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49

上一章的数字刚好,弄得我都不想打破了,所以趁着溜去北京逃亡前的空闲,来还更吧。

昨天整理了水碾河的稿,然后看看当时的设定和现在河里的人设,差的有点大啊,苦恼,唉!

不过今天上INS翻了莫莫的美食图鉴后,瞬间就忘记了这个苦恼,就是报社太痛苦了!

万恶的美食博主小偶像,羡慕嫉妒恨使我丑陋🤑










49.


陆婷和曾艳芬确认好二稿方案后就让她继续盯着标书的内容再微调一下。助理周怡过来提醒她到时间去12楼开会。陆婷微一叹气,曾艳芬马上反应的往她后背一拍,吓了陆婷一跳。

“你活腻味了!”陆婷正运气呢,猛一下被曾艳芬一掌击中,差点急气攻心。

“加油!似祸躲不过!再缩,似在不行,逃避也似管用的。我资道你不在乎面子的问题……”

“你闭嘴!”陆婷打断她,“我走了。盯着找他们要图知道吗?”

“资道!大哥快滚吧、啊不是!口误!口误!”曾艳芬谄媚的把陆婷的拳头拉下来,“要辞到啦!”



陆婷到12楼的大全景会议室时戴萌和陈思已经落座,吴哲晗跟自己前后脚进来,蒋芸正在安排部门秘书准备好会议材料。

蹭到戴萌身后,吴哲晗见状挪开一个位置,陆婷直接从后面那排拽了个椅子过来夹俩人中间坐下,“有内部消息伐?先说来听听。”

“你这是要改行当狗仔么。”戴萌和吴哲晗都默默摇头,“就指望他们别折腾就行。”

正说着,马总监推门进来,和张总一起,还有其他各个总裁都开始落座。

“好了各位,人到齐了我们就开始。把远程打开,总部那边要过来连线。会议开始。”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这么一个空降的人做了老总,叶总和陶总白折腾了。”钱蓓婷摇头晃脑的念了句,孙芮斜眼不屑。

“不知道就憋瞎说。啥呀。那叫竹篮打水一场空!”

钱蓓婷回一个就你文化高的眼神,继续夹一筷子饭菜,“你说老戴和大哥开个会也太久了吧。午饭都不吃了?不会都完事了么。”

“说是开完会高层聚餐,给新来的执行总裁开欢迎会。直系的部长级都去了。”临时搭伙的温晶婕因为不用参与这种费脑仁的权力斗争,拽着近来总算忙过一阵的徐子轩一起过来吃饭。

“我阿爸说应该就这回不变了。前段时间戴叔叔她们不总是一天到晚的各种开会么。”徐子轩吃相极其优雅,人又长的高挑穿衣服风格又十分玛丽苏,公司里面遍布她的小迷妹。为此她甚少来公司食堂吃饭,通常都是办公室点外卖,绝不是觉得在座位上翘着腿边看新番很爽才这样的。

孙芮和钱蓓婷一抬头看徐子轩边吃饭边和隔了有点距离的那边桌子的女同事眉来眼去,两人就一齐撇嘴。

“不好好吃饭,撩什么妹呢徐子斩同学?”

徐子轩对钱蓓婷的揶揄毫不在意,一撩头发,“你就是嫉妒。再说,你都有了消音姐还不知足?”

“我才不稀罕!”钱蓓婷是谁?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输人输阵,“我可是要成为你们心中的爸爸——钱云的人!”



吃饭的时候戴萌左右分别坐着吴哲晗和陆婷。新空降而来的老总和其一起调任来的总裁助理坐在董事长旁边,另一侧是表情各异的其他各位老总。

陆婷暗中观察,用胳臂肘捅戴萌,“为什么我总觉得邱总旁边的许助理一直对你眉飞色舞?”

戴萌低头整理着餐巾,关注度为零,“那不是对我,是对我旁边的那个。而且你形容的太隐晦了。应该是眉来眼去。”

陆婷一副我勒个去的震惊,“这还没怎样就开始勾搭起来了?亲信派可洗不干净了。”

“亲信派?”戴萌一抬眼,表情凝重,“你应该说我们是垫背派才对。”

陆婷也跟着叹气,“背锅背多了,早就习惯了。”

原本海外总公司集团内部权力变换,国内的分公司局势也跟着变。先前的执行总裁换下来后位置空出来,不知道怎么就空穴来风的有消息说要从余下的分公司总裁里提一位上来。于是各个领导就想方设法的开始变换人力调整人事调动,以求最大范围占领权利范围。于是人事部就收到了各种人员调动令。可没想到各方神仙争了半天却空降一位关系户。让折腾了半天的大伙儿也都无法言喻心中的郁闷。

“听说这位邱总是台湾分区老总的女儿?”陆婷划着手机,不知道和谁在聊微信。

“似乎是。不过台湾分区跟咱们不属于一个系统统管。”菜还没上,戴萌和陆婷一样也划着手机。她们不算高层位置较重,相比较来说年龄资历都算小。除了级别比其他中层高略重要,也没太显露出有多大的阶级地位。因此也不必像其他老总级别的人一样,对着新来的邱总阿谀奉承。

“唉,谁都无所谓。别耽误我的项目就好。”陆婷总结,锁屏了手机,“菜怎么还没上?饿死了。还不如回食堂吃呢。”

“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干什么吗?”侍者终于开始走菜。戴萌和陆婷在转盘转过来时赶紧夹一筷子,“吃牛肉火锅。”

陆婷见戴萌有点委屈,想这几天自己也是又加班又开会累得半死,“没事,晚上回去吃个够!待会儿我给冯薪朵发微信让她去超市买底料。”


冯薪朵最近作息时间正常,偶尔加班也可以带回来做。陆婷忙的不着家,冯薪朵大度的表示家里有她照顾让陆婷放心。每天回家肯定有吃有喝。陆婷在她说完之后一分多钟都没讲话,深感自己极有可能会受到人身伤害。

“别了,我还是定外卖吧。”陆婷想就算难吃也比被冯薪朵一顿饭干掉好,“要不我还是给莫莫集资一下饭钱,添副碗筷总是成本小一些吧。”

冯薪朵气她不够义气,“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不够好吗?”

你够好,只是我的胃不好。陆婷无奈,迫于压力也没法直说。冯薪朵还不依不饶,“再说,一副怎么够!还有我呢!”



————————

噹噹噹,社會你灣總上線了,字體自動變繁體。

然後KIKI也跟著滑步出場!

评论(1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