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38

偏不六一更



搬家的第一晚,在码字的陪伴中,我要去奔向我的床了。

然后,迟到的六一祝福


今天有新人物登场




38.


冯薪朵的听墙角事业没进行多久就被陆婷拽去吃水果而宣告腰斩。而戴萌和莫寒也结束对话一起出来。孔肖吟是此次聚会的最大受害者,她要求孙芮和钱蓓婷用哈哈镜补偿她得到了两人的一致嘲讽拒绝后,转天中午在食堂吃饭时钱蓓婷才透露昨晚被孔肖吟抢走手机定了宵夜。

“像个霸王龙一样冲过来抢我的手机。我感觉我的手都要被她薅下来了。”钱蓓婷转述这件事时仿佛昨晚的场景历历在目,“吓死我了。”

“你可以对着她念她空间的文艺语录啊。天灵灵,地灵灵,消音姐,快显灵!”陆婷分着戴萌带来的便当里的食物,昨晚莫寒说了让戴萌和她分着吃。

“你快得了吧!我对着她刚念一个字她就冲上来把我压在地上。我到现在腰还很酸呢!”钱蓓婷的话让在场几人露出哲学的微笑,“笑什么笑!”

整个午间闲聊时间都沉浸在钱蓓婷对孔肖吟的控诉中,戴萌和陆婷听的快要睡着了,孙芮耷拉着脑袋刷微博,后来实在坚持不住了,伸胳膊把钱蓓婷的嘴捂住,众人才鸟兽散赶紧结束话题。



冯薪朵依然对昨天戴萌和莫寒的对话有些耿耿于怀。大抵是与莫寒的关系近,再加上自己和陆婷也是室友,难免有点别扭。觉得莫寒孤身一人来上海自己没能照顾,托付给戴萌却低估了她的撩妹技能。


“我把她当兄弟,她却想泡我的妹纸!”冯薪朵的愤慨在黄婷婷的办公室释放,惹得黄婷婷强烈抗议。

“我把你当工作伙伴,你却把我当出气筒!”黄婷婷也跟着敲桌子。李艺彤缩在黄婷婷办公桌对面的转椅上瑟瑟发抖。

“你俩吵架发泄能不殃及池鱼?小萌新很瑟瑟发抖啊。”李艺彤睁大眼睛瞪着她俩,以企图唤回两人的良知。

黄婷婷一个作呕状,嫌弃的瞥了李艺彤一眼,冯薪朵则更是直接无视她。

“你俩不能这样对我,好歹我也是投资人之一!”

“你可拉倒吧!法人代表写的可不是你的名字!再说了,我还是投资人的姐姐呢!”

黄婷婷没理她俩矫情,“你们当我这个法人代表是死的吗?安静点,都给我干活去。”

冯薪朵跟在李艺彤身后,待她前脚走出办公室,后手直接就把门关了,留李艺彤一个人站在门口一脸懵逼。


“我觉得你有点小题大做。”矫情病犯完冯薪朵就冷静下来,听黄婷婷沉稳的语调开导自己,“莫莫都没在意,你这么激动,这不对劲。我问你——”

冯薪朵抬手制止她接下来的话,“别说了,没爱过。我们只是普通闺蜜。”

黄婷婷无语白眼,“你不说我都没看出来你们是闺蜜。从头到脚哪里像闺蜜了?”

冯薪朵立刻反驳,“怎么不像了?难道一定让别人看出来我们像就是吗?我和你出门也没人说我们是工作伙伴事实上我们关系密切甚至曾经同穿一条裙子……”

“谁跟你同穿一条裙子!我才不喜欢你的黑裙子!丑死啦!”

“你个小黄雨衣还敢嘲笑我黑裙子!”

“那也你比你的圣诞树外套好!”

“闭嘴你这个秃头!”

“说谁呢平胸!”

“里面吵啥呢?”何晓玉叼着奶昔的吸管慢吞吞的走来,李艺彤背向着门口蹲着玩手机。

“日常互怼。”李艺彤抓了抓刘海,朝不远处的张雨鑫喊,“叉总,快看微博那个段子手大V,更新喽!”



莫寒在菜市场转悠,边看边给戴萌发微信。

“鱼挺新鲜,要不买一条?”

“太麻烦了吧。腥味也难去。你找点操作简单的。”

“还行吧,也不算太麻烦。”不过腥味确实不太好去掉,莫寒想了一下,“那我再看看别的。你有什么想吃的?”

“什么都行。你做的我都爱吃。”

“好~那我看着买了。”

“嗯。”

来戴萌办公室串门的陆婷听着戴萌给莫寒发语音,连连咋舌,“油腻死了。还你做的我都爱吃。看不出来了啊萌仔,原来你也这么会撩。”

“撩什么撩!我那是发自肺腑的感恩!你敢说莫莫做饭你没受惠?”


这点陆婷承认。莫寒搬到楼上住之后她们的生活水平又恢复到之前超高享受的级别。如果冯薪朵再学会收拾房间不乱扔东西的话那生活就更美好了。


“这怪谁?怪你!你宠着她,事事替她料理妥当,要是我我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是残疾人吧!真要那样我还活的了吗?”面对戴萌的剖析陆婷立刻意识到问题的关键,“不行,晚上回去我得锻炼一下冯薪朵的生活能力。”

戴萌回想起之前陆婷的生活习惯,“其实也还好吧。毕竟你学会自立了。以前都是我下班回给你拿外卖,现在你都自己动手了。”

陆婷有点赧然,“其实现在也不是我,都是我点了冯薪朵下班拿上来。”

“你还说别人?你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好吗?”

“切!我没拿个饼挂脖子上就不错了。”



临下班钱蓓婷和孙芮说天气晴朗不如约个火锅饭局。陆婷说前几天刚和冯薪朵吃过,立刻引来钱蓓婷和孙芮的吃独食攻击。最后孔肖吟一锤定音,小龙虾的开路。

戴萌给莫寒发语音说先回家接她再去小龙虾店,莫寒回不用,冯薪朵要回家,然后她们一起过去。

陆婷在旁边也鼓捣着手机,听到莫寒回复,纳闷冯薪朵回去干什么。

“她不会又犯什么错怕我知道吧?”

“你是她监护人还是家长?也许只是回去换衣服吧。”

陆婷可不信冯薪朵回家只是换衣服。难道她打算盛装出席路边摊的小龙虾店啊。


————————

自打TAG:朵卡黄


我在想,是不是也不能总这么顺当。毕竟现实生活,不如意之事七七四十九真是太多了。有绊子有乐子甜咸混搭生活才有味道嘛。

评论(18)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