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37

莫名其妙超字数的一节,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删来删去也觉得断的不好,就保持原状。

另外大家番外狗粮看得开心就好。因为我晚上九点多才开始写,两个小时的拙作,实在有点粗糙。

不过就算那样,你们也没办法把我怎样┑( ̄Д  ̄)┍







37.


冯薪朵一手一个番茄酱,眯起眼望向斜前方的货架处沉默不语。陆婷在旁边选好拌面的酱料包,扭头就看见冯薪朵眯着眼不知道看什么,“你举着这两包番茄酱是要当自由女神像吗?”未等冯薪朵辩白什么,陆婷也跟着看过去。

“大哥,你不觉得这很不公平吗?”冯薪朵没转回头,只是把两包番茄酱都扔购物车里,“明明莫莫是我的朋友,现在去在研究给戴萌做什么好吃的。”

陆婷深感自己不幸,遇上个这么智商堪忧的室友。趁冯薪朵还在看远处货架旁讨论什么的戴萌和莫寒,偷偷把冯薪朵刚才丢进去的那两包番茄酱放回原处。此时冯薪朵转回身,刚毁尸灭迹的陆婷一个挺腰,差点以为暴露了,哪知冯薪朵似乎并没发现,只是拽着她的衣袖继续表示生气。

“朵朵很气,晚上要吃部队锅。”


这是什么鬼逻辑。陆婷忍住了想翻白眼的冲动,露出一个关爱的微笑来安抚冯薪朵莫名其妙的吃醋情绪。


“让萌仔请客吧。”突然想到了背锅的人,陆婷为自己灵活的思维点赞。然后和冯薪朵心安理得的去冷冻柜台开心的选肉,一直到结账时发现车里又莫名其妙的多了两包番茄酱。



“为什么要我付账?”在结账口柜台堵着戴萌的陆婷和冯薪朵仿佛旅游景点强买强卖的无良商家与碰瓷人士。戴萌委屈的撇了一眼旁边低头整理东西的莫寒,乖乖的掏钱包把卡递给收银员。

回去的路上在后面提着袋子的陆婷给戴萌解释,把冯薪朵的情绪变化归结于小孩子的占有欲以及更年期提前的无理取闹。

“大哥,你这么形容朵朵她知道吗?”戴萌对陆婷的说辞表示怀疑,“你确定她不会打击报复你?”

“你以为我是你?我才没那么怂好伐。”陆婷一甩头,得意的用没提袋子的手撩刘海。

“我哪里怂了。”戴萌小小声嘟囔,“你们都欺负萌仔。”

“得了吧,一把年纪不要装嫩。”

面对陆婷的揭露戴萌也不甘示弱,“不要紧,反正你比我年纪大。”



等进了家门把东西分门别类之后,冯薪朵被拽进厨房帮忙切东西。莫寒给戴萌、陆婷以及在楼下碰见的钱蓓婷和孙芮分别安排了工作。戴萌负责给土豆剥皮,陆婷扒蒜,孙芮洗锅,钱蓓婷洗菜,孔肖吟坐在沙发上监督她们。

围坐在沙发前干活儿的四人都义愤填膺的瞪着孔肖吟,结果换来了孔姐姐的wink连击。

“辣眼睛!”钱蓓婷拉着孙芮陆婷戴萌齐喊精神污染,冯薪朵从厨房里探出头围观后也幸灾乐祸。


席间推杯换盏,除了欢迎莫寒正式入股她们这群老夫聊发少年狂最美不过夕阳红的宝山奋斗青年组织,还迎来一个令人开心的消息。

“C姐要回来了。”孙芮举着钱蓓婷的手机,棒读了她的最新微信消息。


C姐是陆婷和钱蓓婷对徐晨辰的戏称。读书时徐晨辰就经常在各种少女少男刊物投画稿,以CC为笔名,其实就是自己名字的缩写。钱蓓婷和陆婷还曾笑徐晨辰笔名起的太没水平,反被嘲笑二人的QQ名。


“我的就不说了,大哥的是真少女。”钱蓓婷翘着的兰花指在陆婷眼里极为扎眼,以至于冲动之下掰折它的可能性都有,但钱蓓婷毫不畏惧,依旧展现英勇不向恶势力低头爆出了陆婷的网名,“草莓棉花糖!多梦幻的名字啊!哈哈哈!”

陆婷已然习惯性的生无可恋,醉倒般靠在戴萌肩膀。旁边看热闹的孙芮和孔肖吟笑的太过夸张,引起了陆婷的革命反弹,“孙芮!你以为你的网名不酷炫吗?阳光女孩!”

孔肖吟连听两场爆料乐得不行,殊不知钱蓓婷和孙芮联合起来,把她当年非主流时期的黑历史爆个痛快。

“有的人合了,有的人散了,有的人,却丢了~”孙芮字正腔圆的深情朗诵,使用的还是央视播音腔。而钱蓓婷则一副电台听众打进热线电话求助情感问题的语调,深情并茂的现场还原了孔姐姐当年年少无知的青春悸动。

“风这么大,谁带我回家~”



饭后莫寒陪孔肖吟在厨房洗碗收拾,戴萌进来说要帮忙。孔肖吟如获大恩,刚想逃跑被莫寒拉住,“我把水果切好你端出去吧。”

两人分工合作,一个洗碗一个擦。戴萌侧着头看莫寒在水池边,想着要不然回头买个洗碗机回来解放一下双手。

“你明天要上班吗?”莫寒把最后一个碗递给戴萌问她,擦干手后拉着戴萌的衣袖,“我做了便当,你和大哥……”准备回头和她交代,就看到戴萌一副感动宝山的表情。


果然莫寒在,生活水平走向小康轻而易举。


“你们对生活水平的要求也太简单了吧。”莫寒对这种顺手为之的事情不太在意,觉得戴萌有点小题大做,一顿午饭而已,“我正好休息有空嘛。”

“你这么说我都舍不得让你上班了。”想到以后如果莫寒上班那自己的优质午餐又没了戴萌就觉得惋惜,脑子一热平时被钱蓓婷熏陶的撩妹技能就自动开启了。

莫寒一听笑了,“我不上班拿什么交房租?拿什么养活自己啊。”

“我养你啊!”



冯薪朵到厨房想找个碗,刚准备进去就听到了劲爆的对话。于是乎就顺势扒着厨房门缝往里瞧,结果看到莫寒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那表情怎么形容,冯薪朵思考了一下,脑子里蹦出一个词儿:聊胜于无。

这什么情况?冯薪朵顿时八卦之心揭棺而起,赶紧侧一点身子看另一个当事人。只不过对方正貌似心情愉悦的擦干净最后一个碗,完全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无意识的撩都是罪恶的。在冯薪朵的认知里,这种行为可以直接总结为渣男特征。不过比起这些,看后续八卦其实更有意思。


在莫寒安静了一会儿后,戴萌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随口,红着耳朵略窘迫的马上组织语言,并再次使用了陆婷耳濡目染的挽回技能,“呃……你听我解释。”

“嗯,你说。”莫寒点头,表情平静。想必也是明白戴萌只是顺嘴,没别的意思。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因为思维发散的速度与嘴部肌肉的反应不相协调。你也可以理解为下意识接话,或者其他什么的。”

冯薪朵在门外听的直皱眉,这种蹩脚的解释莫莫会信才有鬼。你咋不说你是脑袋跟不上嘴呢!

“总而言之,我没有别的意思!”

这种解释更让人气愤啊。什么叫没别的意思?虽然可以解开误会但还是觉得被瞧不起的感觉啊!莫莫难道不够好到让你有别的意思吗?

莫寒可没冯薪朵在外面边听边生气还要保持平静,听完戴萌的没什么逻辑的胡诌科学理论解释后,反而淡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表示自己都懂。

“我明白的。没事。”莫寒的淡定让戴萌看不太出她的想法,心里有些担忧,“毕竟我们以后还要做室友嘛。”

冯薪朵在外面听着心里接茬,不然呢?你们还想做什么,roommate还是soulmate?


————————

十万字,我会努力的(握拳

评论(25)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