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36

吃饭前更一发,祝天下的母亲们节日快乐!哦,当然还有五花肉妈啊,纳豆妈,双皮奶妈,那些个CAT48们的妈妈节日快乐!


既然莫莫没养宠物,而是养了队里的孩纸们,那就仅以此文祝莫妈也节日快乐吧!








36.


冯薪朵是在戴萌回来转天才收到莫寒的微信的。


“你说啥?你要来上海发展?”

在工作室的隔间办公室里给正在苏州租房收拾衣物的莫寒打电话,冯薪朵心情难以言语,“是不是上次你和我说的那个秃头老板又给你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你不堪忍受就愤而辞职……”

莫寒歪着脖子夹着手机听冯薪朵在电话那头脑洞大开,“你说点有用的。不要总想有点没的。”不打断她待会儿大概能脑补一出大戏来。

“什么是有用的?”听莫寒的语气看似平缓,不是那种生气的感觉。冯薪朵觉得事情应该不算严重。大概只是个单纯的换工作而已。

“比如我去投奔你,你准备请我吃什么好吃的啊一类的。”

“啊,我最近有点忙啊。什么?阿黄!你要的那个图我马上给你!”

“冯薪朵,不要装了。这个点你们工作室还没到上班点。”

冯薪朵郁卒。莫寒只来过一次,便对她们工作室的作息时间掌握的一清二楚。

“最近加班啦。都是李艺彤莫名其妙的拉来了一个奇怪的活儿,我们所有人都在加班加点。”


对于投资人之一的李小老板,冯薪朵对她又爱又恨。


“你找到工作没?不然你来我们工作室好了。”

莫寒觉得冯薪朵异想天开。尽管自己对工业设计一类的东西蛮感兴趣,但本职工作并不想那么快放弃。

“再说吧。我要先去新公司面试。实在找不到工作会考虑的。”由于辞职的决定有些日子,莫寒早在业内通过关系打探过一些企业。事实上,在戴萌提出可以来上海发展前,她确实有考虑过去上海的公司试一试。


所以,也不是说戴萌一劝自己头脑发热的就要去上海。可以说是经过多方考虑,而偏巧戴萌又在适当的时候提出了这个建议。


“有地方住吗?还是公司会提供?不然你先过来我这边吧。”冯薪朵想着房间里的东西,不行让莫寒住自己的房间,她到陆婷的屋子里挤一挤。

“前几天遇见戴萌了。她房间正空,说会便宜租给我。”说到这,莫寒笑起来,“我觉得蛮合适,就先答应了住一段时间再说。”

戴律师可以啊,下手挺快。冯薪朵摸着下巴琢磨,嘴上随口应答有安排就好。

“你什么时候来?我去接你。”

“不用啦。我东西也不是太多,不用的就丢掉了。年底的时候已经把没用的一些寄回家里了。你们就在家等我就好。”

“没事,我们这就是干力气活的人多。”冯薪朵想着找李艺彤借车去莫寒把行李拉回来。虽然她嘴上说东西不多,但毕竟住了那么久的房子,怎么也得有几箱行李,“让大哥或者戴萌开车去直接拉回来得了。”

这样更方便,单程也就不到两小时,半天就能完事。莫寒是觉得虽然麻烦人,可是比自己坐城际方便多,主要还是行李怎么减少都得几箱。托运费也不便宜,还容易损坏。

“方便吗?”莫寒有点担心,冯薪朵却让她不要担心这种事。



“方便!太方便了!”陆婷一听立刻来了精神,“顺道还可以体验一把自驾游。”上次去西安她们三人租车,都没过瘾。

“我去借李艺彤的车,大哥去找撸力借她的车。戴萌开一辆拉着莫莫和行李,我们开一辆跟着走一趟。”

“我们呢?”钱蓓婷和孔肖吟在旁边齐齐质问自己的位置,被冯薪朵以座位不够拒绝了。

“那为什么孙芮可以去?”钱蓓婷不甘心自己被撂家里,还得和孔肖吟一起准备火锅材料。

“她去扛行李啊。”冯薪朵说的理所当然,以至于标榜自己是弱女子的钱蓓婷无法反驳。

旁边的戴萌拿着iPad上网页感慨,“果然还是买辆车比较方便。”

陆婷凑过去看,随后拍了戴萌的肩膀,“先拍上牌吧。”



莫寒搬家的早上起了个大早,一个人在厨房煎蛋饼和火腿,微波炉热了牛奶,最后一次在这里做早餐,吃的简单满足。然后去楼下早点铺买了青团子和酒酿饼还有蟹壳黄,打算等会儿带给冯薪朵她们吃。

陆婷车开到楼下时,莫寒刚把盘子洗了要擦干。孙芮陪冯薪朵上来按门铃的架势让准备下楼买早饭的邻居们吓了一跳,以为莫寒招来了什么社会人士。

最后研究了一下,留下冯薪朵和陆婷在楼下看车装运,戴萌和孙芮上楼搬东西。莫寒指挥。

“这安排挺好。”坐在车里玩手机的冯薪朵说。


整理好的箱子放进后备箱里。曾艳芬的车小一些放几箱就满,陆婷把李艺彤后备箱的袋子挪开给莫寒放大件行李。

“看起来不多,但是装的时候才发现真不少。”孙芮感慨,上来下去搬运已经让她都出汗了。冯薪朵从包里掏出纸巾给她擦汗,“哎呀妈呀,你都杵我眼睛里了。还是给我我自己擦吧。”

冯薪朵忙着狡辩戳眼睛的是黄婷婷。陆婷在旁边和莫寒指挥戴萌挪箱子看怎么摆最节省空间还平稳。

“行了吧。”安顿好的戴萌也满头是汗。冯薪朵递过来一张纸巾给莫寒,自己就拿着剩下的去找陆婷了。

“擦一下吧。”莫寒把纸巾递给戴萌,趁着这功夫,转头看三楼自己房间的窗户。

“上去看下还有什么东西落下么。”戴萌简单的擦了下,回头嘱咐孙芮车里等她们,和莫寒一起上楼了。



看着房间里空荡荡的样子,莫寒想着三年前自己刚搬进来时一门心思的计划怎么把房间收拾的温馨舒适。物是人非事事休的失落感跃然心头。戴萌进房间里转了一圈,回去看站在窗口的莫寒。

“感觉一下子就变了。”莫寒没有回身,只是和走近她的戴萌诉说,“但是站在这还是能看到窗外的街道,楼下的小吃店招牌,和对面的旧屋顶。”


傍晚邻居们的闲聊,孩子们打闹的跑过,路过的汽车声,跳上矮房顶的猫。一切都没有改变。只是站在这里的人要离开了。


戴萌站在她身后拍着她肩膀,视线也随她望向窗外,“但是新家还有很多需要你决定。床单的颜色,浴室的毛巾和牙刷,厨房需要增添的刀具和电器。超市和宜家都开始打折减价呢。”

听戴萌在身后讲话,莫寒笑着闭上眼,然后睁开。再最后看了一眼房子的门口,拉着戴萌下楼把钥匙还给了房东。


待莫寒上车系好安全带后,戴萌对她说,“走吧,我们回家。”



——————————

你们知道母亲节和生日接近的便利是什么吗?那就是我只给我妈买一份礼物就够了

评论(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