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34

知道为什么今儿更新吗?因为这样就可以五一不更新了啊

前两天看大哥一日三次直播正开心,然后前天看三哥直播真是要笑死了。经典语句层出不穷。最经典的当属那句——

大C:三哥你想听什么?(此时C姐正在施展油腻宠属性)

三哥:我想听你闭嘴!

还有大哥现场表演FLAG是FLAG,拔不拔就难说了。

另外有件事一直很好奇,虽然说中心隔音不好大家通讯基本靠吼,但这么直接的喊起来隔壁的人真的受得了吗?






34.


吴哲晗敲开戴萌办公室的时候,她刚结束例会,把手头的合同范本放好,抽的空闲查看一下昨天曾艳芬跟她说的那只潜力股。

“怎么了?”吴哲晗向来很少因为工作的原因来她办公室,平时都是在茶水间碰头。为此还被陆婷她们说像地下接头的作风。

“最近有时间吗?跟我出趟差。”吴哲晗风风火火的进来,现在才结束会议,脸上的兴奋劲还没散,一副打了鸡血的样子。

戴萌收回视线,鸵鸟状缩回显示器前,“我才回来没多久。又干什么啊。”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出差的工作。连孙芮在的市场部都开始外派出差了。

“高层刚开了会,和人事部还有市场部的人研究后,有几个人惦记着要高薪挖角。”吴哲晗少有的眼神明亮,显然对这种事十分感兴趣,“你嘴皮子溜,跟我去呗。”

“这种事不是该人事部或者你们行政部出马吗?嘴皮子溜也没什么作用啊。”戴萌最近有点节后综合症加五月病提前爆发,整个人慵懒没干劲。不知道是因为春困秋乏夏打盹的自然影响,还是生活质量回到原始状态有点不太适应。


反正总是感觉身体被掏空。


“人事部也去啊。部长亲自出马。我也去,你也去呗。”吴哲晗摇着戴萌撑在桌子上的手,“多一人多一份成功的概率。”

戴萌不知道为什么吴哲晗这次为什么仿佛改了性一样,如此热衷挖墙脚事业。

“我深深的怀疑你是喝了假酒。”

“不,人事部长说我是喝多了清凉油。”虽然被人事部长吐槽了,但是吴哲晗没觉得一丝丝不对劲,甚至欣然接受。

“这个人事部长的形容很有个性。”



一下子两人出差,陆婷和钱蓓婷含泪送别了戴萌。

“我就是去出差,而且很近。隔壁苏州市,几小时高铁就到。”戴萌看着那俩人吃得欢快,“你俩就是想趁机吃一顿吧。”

“被你发现了,哎嘿~”钱蓓婷模仿前几日在B站里看得新番人物动作,惹来戴萌和陆婷的W白眼。

“萌仔,干了这婉参鸡汤,勇敢的去吧!”陆婷把碗推近戴萌,“家里有大哥呢,放心!”

“这才是我最不放心的一点了。”


吃完饭,陆婷打包了外卖给冯薪朵带回去。

“朵朵最近又开始加班了?”近来她们吃饭总是不见冯薪朵和孔肖吟。孔肖吟是因为经常有工作性质的聚餐,和客户碰面什么的;冯薪朵则是真加班。

“说是有个案子要赶。她们全工作室都在忙。”陆婷仔细包好外卖袋子,“已经好几天了。”

“那还真辛苦啊。”戴萌想冯薪朵那小身板,这么拼也不知道熬不熬得住,尤其又是费脑子的活儿,“那你一会儿还得给她送宵夜去啊?”见陆婷点头,戴萌感慨还是钱蓓婷生活的轻松。

“轻松个屁!”说到这就气不打一处来,钱蓓婷苦于孙芮不在家,自己没处倾诉,“每天都得伺候孔姐姐。”


最近公司开始事多,市场部一向需要跟各方面的客户联系。孔肖吟身为部长,也得经常出入宴请酒会坐镇。一来二去难免有时候会喝的过了些,再加上某些难缠的客户更甚。通常钱蓓婷在家就会备好解酒茶柠檬水,等孔肖吟回来再帮她放水泡澡解乏。有时候甚至要直接去把人接回来。虽然嘴上说着厌烦,同样身为市场部的钱蓓婷明白,很多时候都是在所难免。工作的原因经常总是难以拒绝,甚至无法拒绝。在其位谋其政,在这种体制健全人数众多的大公司,你不尽职尽责想尽办法,就会被淘汰。

也是这样,钱蓓婷理解孔肖吟的辛苦。虽然出于室友和同事的立场,对她偶尔喝醉的行为有些生气和心疼,但更多的时候不说过多的话,只帮她安排好生活,能够让她回来得以休息。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

“说多了都是辛酸泪。”钱蓓婷假装抹眼泪,对戴萌和陆婷挥挥手要走,“赶紧回家各干各事吧。”

于是,钱蓓婷回家等孔肖吟,陆婷去给冯薪朵送宵夜,戴萌回去收拾行李准备出差。



去苏州市之前吴哲晗跟她描述了一大段的困难。比如对方公司的人很难缠,比如这个要被挖走的人才是多么的优秀。总之一句话,三人成虎,这次来挖墙脚,不成功便成仁。

“这么严重?那早知道我不来了。”戴萌不知道吴哲晗在高层会上立了军令状,势必要完成猎头任务。

“哎呀老戴,你就帮我一把呗。”吴哲晗摇着她的手臂,和徐子轩一样,一米七几的个头和比自己矮的人撒娇场面看起来总是怪怪的。

旁边人事部长一直在看手机,对她俩的对话视若罔闻。戴萌无语,只得安抚吴哲晗,先看看再说。

“这么大张旗鼓,是有多厉害的人啊。”三人到酒店楼下的餐厅吃自助餐,戴萌选好后端着盘子坐到了人事部长对面。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人事部长看起来冷漠的让人害怕。尤其是她盯着人看的时候,总觉得下一秒,她就要对那个人出手挖眼珠子什么的。

“很厉害很厉害。”吴哲晗毫无特点的总结,“总之见到面你就知道了。”

因为按照职衔级别和出差标准定的是两个商务双人间,在分房间的时候戴萌毫不犹豫的把另一间房的钥匙给了人事部长,自己和吴哲晗一间,直接把可能和人事部长一间房的概率扼杀到最低。

“怎么老戴,你很怕她?”吴哲晗发现了这一点,觉得挺好笑想逗戴萌,“芸姐虽然不太爱笑,但人还是挺不错的。”

戴萌和人事部长蒋芸接触不多,不甚了解的情况下还是避免冲突发生。对于吴哲晗的调侃,戴萌不置可否。

“觉得她蛮冷的。和某个朋友初见时有点像。”戴萌想起莫寒出差来上海看冯薪朵,第一次见面自己就被形容很社会,而自己则觉得莫寒很高冷。

“哎呦,你接触多了就会发现芸姐的好了。上次我咳嗽,芸姐还送了梨水给我润喉。”吴哲晗开导戴萌,“你不能一门心思在工作上,得多接触接触新鲜事物和人。不要上班时熟女下班时宅女。”

面对吴哲晗的言论,戴萌第一次觉得原来这个平时有点呆呆的人还会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词语。

“吴哲晗,你都跟谁学的这些个词啊!”




——————————

你芸姐还是你芸姐


评论(1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