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上海boy 31

先祝昨天小四生日,本来打算昨儿发,结果......忘记了

怪只能怪看三哥瞎掰呼然后去小四那里一个不小心还啃了狗粮总之非常愉快的汪汪汪

话说前几日趁着活动买了戴森的吸尘器我也这回也算体验一把和莫莫同款了吧

就是肾有点疼





31.

“iPad Air何苦为难iPad mini。”钱蓓婷摇头晃脑的啃苹果,旁边看电视的戴萌跟着接茬没事还有iPad Pro殿后呢。

陆婷对事业线遭到嘲笑很不满,手里的两个枕头准确无误的砸中了双人沙发上看热闹的两人。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戴萌反抗的都开始念诗,仍然受到了陆婷毫不留情的攻击。

钱蓓婷坐上观壁,远离战场中心,并对戴萌陆婷幼稚的互怼行为表示唾弃。

“说好的成熟御姐律师和冷艳霸气总监呢?”



临近旅行的末尾,因为要准备回去上班,还要整理家里打扫等等,权衡之后陆婷定了傍晚的飞机回上海。早上三人起床后收拾好行李,准备利用最后的时间去买点特产和礼物回去堵东北三人组的嘴。之前在回民街的时候有一些小的店铺有卖些很有特色的纪念品,今天有时间打算去当地的超市买食品特产。


“明明这些东西某宝就有得卖,为什么还要背来背去?”钱蓓婷把自己形容成一个仿佛进城务工人员趁着过年回家带些土产回城里分享给自己的搬砖队友。

“彰显诚意啊。”戴萌看着之前陆婷列的单子,“这些吃的单独放一个箱子里差不多刚好。”

“我还是觉得我们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看见什么都新鲜。”钱蓓婷觉得陆婷和戴萌关于要专门买一个箱子来放特产纪念品很不能理解,虽然她也是其中的主力购买人员之一。

“买吧,难得来一回。”陆婷头也不回的在摊位寻找单子上的特产,“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想来了。”


直到今日,陆婷依然对没有能去成巴厘岛啊普吉岛啊能看到大海沙滩比基尼美女耿耿于怀。


在一顿疯狂采购之后,跟着导航开车到湘子庙,吃了一顿铜锅火锅后,终于满足的回酒店整理东西准备回家。

当然,三人在火锅店嘚瑟的合影免不了遭到了群里其他人的诟病。孙芮更是放话,回上海双倍吃回来。



初六晚上回来的三人在飞机上凑合了一顿飞机餐,拿了行李出机场第一件事就是开APP定外卖,然后回家继续凑合了一顿宵夜洗澡睡觉。转天一早把家里收拾一下就接着躺着休息。


“感觉旅行比上班还累。”钱蓓婷躺在沙发上看陆婷在旁边订晚餐,戴萌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里去厨房找锅煮面。

“节后综合症。”陆婷订好烧烤,查看手机里助理发给自己的工作预定邮件,“唉,明天上班一大堆事。”

戴萌想起自己也还没看工作邮箱,忙打开手机,“唉,又出差。”

年后工作一开始就是繁忙进程,戴萌和陆婷都十分羡慕钱蓓婷。

“不要羡慕姐,姐就是这么好运~”钱蓓婷嘚瑟的挑眉加甩头,惹来戴萌和陆婷齐齐呕吐。



冯薪朵在家待到初十才回来。以往她们都是过完十五才开始上班。黄婷婷来了电话,因为一个企划案要的着急,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订机票回上海。冯薪朵心有不甘,翻开电话簿挨着个的给工作室每个人打电话。


哼!老娘不能休假,你们也不行!


群里怨声载道,纷纷感慨领导压榨劳动力。冯薪朵甩了一个红包丢群里,大伙儿立刻就都乖乖噤声了。


冯薪朵回来之前给陆婷发航班消息,偏偏陆婷当天开会,戴萌又出差不在上海。接机的活只好落到了钱蓓婷身上。

“我拒绝。”钱蓓婷说,随机被陆婷借以微弱的身高优势压制了,“大哥,你今天垫了几个鞋垫?”

“小钱,说这么多也没有用。你去不去吧!”陆婷瞪她,用着被曾艳芬评价黑社会逼良为娼的表情,“回来我请火锅。”

“成交!”钱蓓婷回答的比支付宝扣款的速度还快。



冯薪朵拖着沉重的箱子,里面装载着冯母强塞进去的特产,说是要感谢一下室友小陆对自家女儿的照顾。冯薪朵翻着白眼看她妈热切的语气,感觉自己像被转手倒卖成为偏远地区童养媳一样。

“你怎么也这么多东西?”钱蓓婷穿着厚重的黑色大衣,全身上下裹得严实,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里,“感觉和我们旅游回来时一样。”

“你怎么穿成这样?上海有这么冷吗?”冯薪朵诧异的看着钱蓓婷与整个机场大厅里格格不入的styal,有点想离远点表示自己和这个人不熟。

“衣服洗了没得穿。随便找了件孙芮的。没想到这外套这么长。”钱蓓婷穿上那外套的一刹那就切身体会到腿短的痛处。

两人打车回家。反正陆婷报销,钱蓓婷也没力气扛着冯薪朵那重重的行李挤地铁。到家冯薪朵把行李箱往客厅一扔就进房间洗澡,以至于回家的陆婷一进门就差点被箱子绊倒扑街。


“你箱子理理好。扔这里很危险。”陆婷抱怨的声音不清楚的传进屋里面,冯薪朵只听了个大概,盖着毛巾裹着从陆婷房间刨来的浴袍从卫生间里出来。

陆婷回头一看,好么,浴袍没穿好带子随便系也就算了,湿着头发盖个毛巾还滴着水就出来了。陆婷叹气她一回来自己就从单身贵族变成管家保姆,幸福的生活怎么总是这么的短暂。

上前将冯薪朵浴袍的带子解开打算重新系好,哪知道冯薪朵死命抓着她的手和衣服领口,脸红的不行,眼睛瞪大盯着陆婷,表情不甚友好,“强抢民女啦!”

“叫什么叫!”陆婷也不甘示弱的瞪她,用力掰开冯薪朵的手,才发现她里面只穿了内衣,惊讶的叫出来,“你就这样子出来了?也不穿一件衣服!”

“你洗澡穿那么多啊!”冯薪朵也跟着叫。平时洗澡两人都错开。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陆婷实在是有点不知所措的害羞。

“我去给你找吹风机。”松了手陆婷快步进房间。冯薪朵嫌弃的撇嘴,自己把浴袍带子系好。



————————

其实我觉得,大哥看到朵朵穿着清凉的第一反应应该是衣服太大有点晃吧

评论(1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