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上海boy 81

嗷呜~失踪人口回归

事实上之间出差回来就一直不急不慢的忙,然后又沉迷一段时间对话小说,所以......

不过既然说到对话小说,那就顺带介绍一下。

设定是国民歌姬C妈艺名红牡丹,是当年红极一时的著名歌姬,晚年成了广场舞女王。为了艺术献身终身未嫁,在事业巅峰时期收养了仨上海籍小朋友当闺女,老大小陆,老二小戴,老么小钱。

遵从着老大照书养,老二老大养,老三随便养的原则,三个小朋友顺利长大了。大学时结交了各自的女朋友。

还有小钱的小舅子,热爱和C妈互怼的东北土豪,人称孙三哥的芮妹妹;以及没事就凑过来和C妈一起做广场舞之贼的大哥的小舅子,中二少年发卡;小戴失散多年的表妹许佳琪等等。

一家四口的马鹿、儿女双全的戴莫、万年新婚的肖钱,与C妈的阳光快乐生活。

总的来说就是本地闺女外地媳妇的设定。灵感和初始设定是易九谷童鞋给的👏

http://t.cn/Rd7Qh5a

http://t.cn/Rd19ySt


不过我就说说而已,不会写的。



————————————


81.


年底的日子总是冗杂又漫长,尤其是经常在年末集中总结的工作中度过,难免会让人有种每天都过的很疲惫的错觉。


出差在外的陆婷和冯薪朵视频,从视频窗口看见孔肖吟敷着面膜刷手机,冯薪朵随口说小孔也在啊。陆婷马上和她控诉这几日与孔某人同房间的悲催生活。

孔肖吟反驳你和戴萌都一个口气什么意思?有本仙女陪你们还不满足几个意思?

陆婷忙不迭说我谢谢您啊我现在十分迫切想一个人住。

“呃,”假装思考的孔肖吟低头沉吟,陆婷以为她真生气了,刚要安慰,瞬间变脸的孔肖吟笑得格外灿烂,“你想的美!”

接下来,冯薪朵仿佛看辣鸡网剧一样看着视频里陆婷和孔肖吟互怼了十来分钟。



年底是公司行政部系统惯例忙碌的时段,好在许佳琪在外出差,吴哲晗被忙碌工作拉扯着也没顾不上寂寞空虚冷。于是徐子轩原本准备好要做个体贴关怀阿爸的好孩子一点都没派上用场,不仅如此,还因为小邱总下半年批示的新项目调整,给技术部启动了项目开发亟待完成验收,命苦的她也过上了加班的日子。

和这俩人比起来,早就习惯年底加班的戴萌表示她早就身经百炼无所畏惧了。


当然是指工作,可不包括家务分担。


周六要加半天班的戴萌早上匆匆从冰箱里取了牛奶热完喝了就走,都来不及和刚睡醒的莫寒打招呼。

餐桌上还摆着某人急匆匆、来不及洗干净的玻璃杯,还在迷蒙状态的莫寒慢悠悠的拉开餐椅坐下来。

唔,走的真早啊。



钱蓓婷和孙芮敲门时,冯薪朵还缩在沙发上打游戏。进门后看到猫随主人的纳豆跟冯薪朵一样瘫成一团,立刻批评她怎么能在如此美好的时光里萎靡。

收到批判的冯薪朵不以为意,刚匹配了队友要来一局农药,就被钱蓓婷抢了手机。孙芮拉着冯薪朵要她赶紧回房间换衣服,冯薪朵扒着门框抵死不从。

“我不要出去~”场面很像孙恶霸欺负良家妇女朵,钱蓓婷照片拍的飞起,幸灾乐祸。

“那是你能说了算的吗?”孙恶霸一叉腰,中气十足的吼起来,“快!”


半小时后,正要看会儿LPL录播的莫寒被鱼贯而入的孙芮与钱蓓婷忽悠着换了衣服出门。


首要目的地是商业街的宠物美容店。原本孙芮和钱蓓婷是打算给DuangDuang和胖胖洗澡,临出门时想起纳豆,于是就杀到冯薪朵那,顺便还掠走了企图宅在家的莫寒一起当苦力。

戴萌打微信电话问莫寒起没起床,要不要她打包午饭回来。莫寒坦白被孙芮抓到宠物店来围观胖胖纳豆DuangDuang洗澡。

每到这个时候,戴萌就异常羡慕市场部轻松的年末时光。

莫寒说你要是不来过来找我们啊,吃完饭想去超市。

戴萌点开网页瞥了几眼,忽然说去不去看电影。

莫寒顿了一下,逗弄胖胖的食指在它下巴挠了挠,“怎么突然想去看电影了?”

“最近总加班,有点累。”戴萌托着下巴看院线上映表,鼠标在页面滑来滑去,“你有想看的片吗?”

“累就回家歇着啊。还出去转悠什么。”莫寒虽然反驳她,但心情还算愉悦,顺带抚摸胖胖的动作也更加温柔。

“想和你出去玩嘛。”戴萌撒娇的语气让莫寒笑出来,“莫莫~喊寒~”

“讨厌,别喊了!你不肉麻吗?”嘴上嫌弃着表情却笑开。远处的钱蓓婷用手肘怼孙芮,努嘴让她看玻璃窗前打着电话莫寒。

“啥事啊让莫莫这么开心?”孙芮一脸莫名其妙,单纯的觉得莫寒的反应很奇怪,“又背着我们有小秘密!”


钱蓓婷算是服了她的直男属性,只好白眼一翻,真没救了!


戴萌是最近工作状态持续太久,尽管身体能坚持住,心情却很疲惫,急需一些放松的事情来缓解。再加上室友莫寒年底工作量不大,相较她来说简直轻松,心理上的落差让戴律师宁可放下身段撒娇,也要让莫主管陪着娱乐一下。


“好啦!你先过来一起吃饭啦。吃完我们先去超市。”怕戴萌郁闷不开心,莫寒又说,“时间早,你也不累的话我们再去看电影。”

“嗯!好!地址发我。”


如果此刻许佳琪在此,一定会既嫌弃又无奈的说戴萌为求安慰不择手段,说好的高冷御姐路线呢?


和戴萌约定好,莫寒挂了电话。拎着洗完澡的纳豆和DuangDuang过来,钱蓓婷啧啧了两声,对着莫寒又是挑眉又是谄笑。莫寒瞪她一眼,不说话。倒是孙芮憋不住,十分想知道刚才莫寒到底和谁打电话,笑的那么开心,眼睛都眯成桥了。

“坦白吧。”钱蓓婷双手一摊,表示莫寒没有第二个选择。

什么鬼?莫寒不为所动,对那俩人八卦的表情置之不理。


再说她也没做什么亏心事好吗?不就是和求安慰的戴萌通了一个日常电话吗?对话和她们平时在家时也没什么区别。这俩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你都笑成那样了还告诉我没有什么?”钱蓓婷不信,孙芮也不信,“谈恋爱就直说!笑得那么荡漾!”

莫寒气极反笑,“说谁荡漾呢你俩!”伸手就朝着钱蓓婷都上虚扇两巴掌。“我在和戴萌打电话!”

“老戴?”孙芮很诧异,“那你笑的那么开心,我俩以为你跟哪个暗恋对象谈情说爱呢。”

“滚——”莫寒这个字说的中气十足,咬字清晰,“再胡说八道,小心老娘灭了你俩!”

“是老娘还是老凉?”钱蓓婷眼见八卦说开,忙着嘲笑莫寒口音,却被反嘲笑如果lu果都说不清还有脸嘲笑别人。

孙芮见缝插针,你俩谁也别说谁,都是大舌头何苦互相伤害。


评论(22)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