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29

更文更文,昨天溜了一下果然今天感冒加重了。上午淋雨下午干活晚上果然就就撑不住了,于是刷了一下微博,于是更新





29.


“这个要带吗?”莫寒临走的前一晚收拾行李,戴萌坐在旁边帮忙,把东西一样一样的递给莫寒,“带一点吃的吧?”

莫寒有点想拒绝戴萌的好意,毕竟自己行李不少,再带那么多特产回去实在不好拿。

“啊,兔子玩偶。”眼见莫寒要装箱,戴萌把莫寒床头的玩偶伸手抄过来要往箱子里塞。莫寒赶紧拦下。

“不要,我放背包里。箱子里会压扁的。”莫寒接过玩偶抱在怀里,“兔子会很可怜的。”


偶尔莫寒会在喜欢的东西面前流露出这种小女孩的心态,挺可爱的。戴萌想了想,便也随她。


“还有这个,给你。”之前在田子坊用拍立得拍的相片,当时相机挂在戴萌脖子上,回来也一直忘记给她,“都蛮好看的。”

莫寒从中抽出四人合照放下,又翻找出和戴萌的合影,一股脑都推给他,“给你留着。”

“我回来贴冰箱上!”

看到戴萌保证的表情,莫寒笑起来。

“好啊。”



莫寒的飞机早,怕年前不好抢票,来上海之前就一起定好。戴萌送莫寒上飞机后有点颓废的往机场星巴克走,冯薪朵和陆婷在里面吃早餐。

“怎么萌仔,”陆婷笑的肆意,修长食指戳戴萌肩膀,“一副感觉身体被掏空的颓废样?”

戴萌八字眉撇嘴,感慨没有莫寒,生活水平肯定急速下降。对此冯薪朵深表认同。

“不过没关系,我马上就要回家了!”冯薪朵得意的晃着脑袋,看得陆婷又气又恨,“剩下你们和小钱相依为gay。”

“让你得意。”陆婷怕冯薪朵听见,小声的诅咒,“回家胖三斤!三十斤!”

下午的时候,和钱蓓婷汇合,一起送走了同一航班的孔肖吟与徐子轩,并在晚餐前,最后送走了孙芮。


三人坐地铁回家,一路上气氛有点沉闷。

钱蓓婷是觉得孙芮走了没人和她玩游戏了,而且没有孔肖吟和自己互怼了。嘴皮子没地方锻炼去,时间久了业务生疏了怎么办。

“今年过年你回家吗?”戴萌问刷热门微博的陆婷,旁边的钱蓓婷也因为无聊开始了欢乐斗地主。

“三十肯定得回啊。我外婆年纪大了,我不回去我妈也得叫我回去。不过之后的家庭聚会不想去。每次都是老生常谈,不是结婚就是工作,然后就是小孩,烦死了。”

陆婷的烦恼戴萌能够体会,虽然她家还算开明父母没有怎么催,但是架不住七大姑八大姨的热心帮倒忙。

“这些个阿姨们啊,就是吃饱了没事干。闲的!”陆婷厌恶的吐槽,钱蓓婷边打牌边点头,“但是不回去也没事干啊。一个人在宝山?那不凄凉死。大过年的。”

戴萌叹息一声。去年就是因为太烦过年家里姑妈姨妈各种长辈的花式催婚,撺叨父亲,伙同母亲,一家三口奔往南京玩去了。

“要不,咱们也来个短途吧。”

话一出,陆婷和钱蓓婷默不作声,但是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打开了旅游软件。



上海这几年的春节气温还算好,虽然比不上热带地区的夏日温度,但至少没东北那种白雪皑皑寒风刺骨。

“你快得了吧。我们在家穿了可少了,都短裤短袖,比上海还暖和呢。”

孙芮和远在上海的三人开视频,给她们比划着自己新买的睡衣T恤,“可爱不?”

“丑死了。”钱蓓婷一贯讽刺评价,“我跟你说,你这衣服就像冯薪朵她们家的洗碗布。”

孙芮那句“你才像洗碗布呢!”还没来得及喊,在旁边用电脑查攻略的陆婷声音出镜,“我家可没有这么丑的洗碗布。”

“大哥~”孙芮委屈,但还不忘翻白眼以示抗议,“被大哥说也就算了,被小钱说我实在不能忍!”

“我告诉你,洗碗布算好的了。没说洗脚布就不错了。”

“钱蓓婷!你给我等着!我跟你说,你就是摆不清楚自己的位置,跟你三哥互怼找削呐!”

“这怎么才回去几天,立刻黑社会扒蒜大姐上身了。”

戴萌翻出来三个苹果洗了,皮也没削就给了钱蓓婷和陆婷,剩下一个自己解决。

“洗干净了吗?”陆婷回头上线目朝戴萌斜眼,戴萌摊手表示无辜,“凑合吃吧。孤家寡人三个,就不要要求这么多了。”



“你们要去旅行?”

收到戴萌微信的时候莫寒正在和朋友吃饭。今天难得有空天气有不错,起床梳洗后老老实实的化了妆才肯出门。被请客的朋友嘲笑偶像包袱太重后,于是莫寒在点餐时多点了两道招牌菜。

“对。不过还没定好去哪里。我们正在等钱蓓婷把签做好,抽到哪个地方就去哪。”

好随意的行程计划啊。如果抽到超级贵的地方也这么任性吗?果然高薪白领的世界无法理解。

莫寒刚想客套的祝愿她们有一个愉快的旅行,戴萌的第二条微信又进来了。

“我会带礼物回来给你的!”来自附带一个卖萌元气表情的戴萌。

莫寒嘴角微翘,心情愉悦的回了一个字,“好~”


刚放下手机,和朋友聊了几句,微信提醒连续响起。莫寒以为戴萌又发来什么消息,结果一看是冯薪朵,还是连着好几条。

“莫莫!她们这群没良心的居然去玩了!”

“还给我晒计划晒酒店照片!”

“还嘲笑我朋友圈的照片。说我在家穿的像米其林!那东北街上冷我有什么办法!?”

“最可恨的是还要在玩时给我实时视频!”

“气死我了!”

一时间冯薪朵的怨念恐怕无法平息,莫寒随便的安慰了几句就任其自生自灭。反正到时候哄人的也是她室友陆婷。

莫寒点了锁屏,放下手机拿起筷子,终于可以专心的开始美食品尝事业了。



————————

请大家一定要善待保护wuli喊寒,毕竟世欠莫嘛

评论(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