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上海boy 28

昨晚本来要更的结果却一不小心沉迷辣宝的直播,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又加班忘记了

然后今天又沉迷兔子小姐的舞蹈和照片,顺便把之前落下的番补完。啊,康纳酱可愛い[比心

作为补偿,要不我二更吧





28.


“这话说得。好像你以前没了莫寒活不了似的。”陆婷对戴萌的烦恼表示不屑一顾,“这只能说明你的过度依赖。”

戴萌把烦恼和陆婷说了,得到的是陆婷无情的嘲讽。


“你应该学学我。以前都是陈佳莹给我收拾房间,现在是我给冯薪朵收拾房间。这叫什么?这就叫进步!”最后,陆婷总结,“别说莫寒是因为过来玩住你这。就算你俩是室友,哪天她不租了。你不也玩完?所以说,还是得靠自己。”

戴萌听陆婷的高谈阔论觉得有问题,“你这么说,那冯薪朵不也有一天不租了,你也依然没有任何生活负担?你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吗?”

陆婷反问,“现在也是啊!她的都是我在收拾,我自己的更没问题啊。”看戴萌还没转过弯,陆婷一把搂住戴萌肩膀开始语重心长,“首先你得这样看。两个人一起同居势必要互相照顾。而冯薪朵都是我在伺候吧?那我不在了谁伺候她。她就会怀念我伺候她的日子,一怀念,就没办法走了。”

戴萌狐疑的盯着陆婷,觉得这个成本有点大,“我没觉得是你照顾她啊。再说了,她以前没和你一起住,不也过的挺好的吗。”

“如果和我一起没她以前的日子好,那她早不租了!”

“我觉得她没退租的原因可能只是因为你地段配套比较合理房租略低。”


由于一开始话题的方向错误,两个人不仅没有解决戴萌的困扰,反而把关于室友退租概率的问题摆上台面,以至于一开始打算教导戴萌的陆婷也因为话题的错频导致有点郁闷起来。

“我觉得我们的话题方向有问题。一开始的MC话题是什么来着?”陆婷挠头的样子有点蠢。

“我们为什么要自寻烦恼。”戴萌懊恼的想,“说来说去只会加深「果然世界欠我一个莫寒这样的室友」这种念头。”

不对啊。陆婷听着戴萌的抱怨,想起另一位同样和别人合租的小伙伴,“小钱天天和孔肖吟吵架,她俩还不是合作的好好的?而且也从来没听她们说过关于生活相处的问题。”

这就是差别吧。那两人虽然互看对方不顺眼,可是心都大得很,吵架能吵的上房揭瓦,回家照样踏踏实实的合租生活。


“萌仔,任重而道远。虽然是过来人,但大哥也是个半吊子。在我攻克冯薪朵让她彻底死了退租这条心之后,我再来帮助你寻找一个莫莫这样的好室友。”最后,陆婷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在这方面还是欠缺考虑周全。于是她郑重的拍了拍戴萌的肩膀,力道之大,可见其决心。

“等你攻克了我大概早就忘记室友这个选项和房间融为一体了。”然而戴萌并不领情,“我还是自己想辙吧。”



钱蓓婷来电话约饭的时候戴萌和陆婷正在客厅沙发上严肃的讨论,冯薪朵跟莫寒去楼下买水果正上楼。

戴萌接过莫寒手里的袋子,陆婷打开酒柜门让冯薪朵选。

“她又不喝酒,你让她选?”戴萌诧异,冯薪朵招手让莫寒过来。

“我选?”莫寒也意外的指着自己,见冯薪朵点头,旁边是陆婷等待的目光,只好回过身拉住戴萌衣袖,请求帮忙,“嗯,你来选嘛。”

一下子就被莫寒上线目以及恳求的语气所击中,戴萌深吸一口气走过去随便点了一瓶。

莫式撒娇太厉害了。事后戴萌和陆婷说。选的什么酒根本没仔细看,眼里全是莫寒那句软软的你来选嘛。


“这只是你对她依赖的借口和假设。如果你和冯薪朵或者孔肖吟住,她们对你撒娇,你也会这样。”戴萌试着用陆婷的假设脑内了一下。冯薪朵还好,平时偶尔对陆婷撒娇的时候戴萌也有亲眼见过,还能接受,孔肖吟就有点……呃,嗯。大概还需要适应适应吧。

“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不是朵朵做你室友,你还能这么说?”

“但是你不觉得莫寒一开始很高冷不容易接触吗?”陆婷回想初次见面,“气场太强大。感觉抵抗性太强。”

还不是因为你自己的气场也大。戴萌暗想。连黄婷婷甚至是孙芮都曾经觉得陆婷初见面一股江湖大哥的气质,谁想到实际上都是自我保护的伪装,本身根本就是个逗比。

“好歹我也是设计总监好伐?总得有点气场,不然怎么镇得住那些刁钻的客户?”这倒是实话,两人都是身兼需要形象气质的身份。有些工作,时间久了,气场自然而然就来了。

“但我觉得莫寒还是挺欣赏你的。”这话倒是不假,莫寒也曾和戴萌说觉得陆婷很直爽,又很会逗女孩笑,确实比较容易赢得好感。但我也会逗你笑啊。怎么没见被夸,还总被说笨找不到路。

“没办法,个人魅力。”陆婷一甩头发,得意的扬起嘴角,看得戴萌翻白眼表示抗议,“我跟你说,冯薪朵也是被我的个人魅力所折服。”

戴萌摇头,“没觉得。我看她制服你倒是挺绰绰有余的。”

“我那是让着她!不跟她计较。毕竟我们只是单纯的金钱关系。”

“单纯的金钱关系还睡一张床。引人深思啊。”

“那都是不可抗因素。”陆婷的解释怎么看都觉得很苍白,没有什么信服力,“再说那只是临时性的。主要还是孙芮的东西太多没地方放。”

戴萌不欲和她再争辩,拢了围巾,“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不,萌仔,你听我解释。”陆婷拉住她的手,觉得应该在这个问题上正名,“关于这个问题,我要解释一下。”

“我是不是得配合表演甩双手捂耳甩头并说我不听。”

“这位女主角走心就可以了。不需要多余的加戏。”

两个人在路边站定讨论,走前面的冯薪朵忍不住回头,“你俩干啥呢?大马路上拉拉扯扯的,辣眼睛!”

莫寒在旁边笑的眯起眼,和其他路过的行人一起,围观了戴萌和陆婷的两脸懵逼。冯薪朵走过去拉开陆婷攥着戴萌的手,把人直接拽走。戴萌慢吞吞的跟上去走在莫寒旁边。前面是有点不耐烦的冯薪朵的抱怨,“快走。二十分钟内吃不到火锅我会发狂。莫莫也会发狂。孔肖吟会把东西都吃光。去晚了就只能结账了。”话音刚落,四个人默契的迈开步子大步流星的朝钱蓓婷预定的火锅店走去。



——————————

说说而已,你以为我真的会二更吗

话说大哥和芬姐去极速前进好期待啊,大力出血迹组合的世界征途!

评论(1)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