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25

计算错误,唐小姐下集才杀青

话说你们没人感兴趣SN人妻CP吗





25.


陆婷端图躲在卫生间隐身的计划中途夭折,原因无外乎冯薪朵从客厅进来找她。

“总算老天有眼还有人记得可怜的我。”陆婷摸着眼角的空气眼泪,得来冯薪朵的睥睨,“命苦!”

“身为主人你不在外面迎客跑屋子里待着干啥啊。”冯薪朵双手叉腰指着陆婷把她一个人丢在外面应付,以一敌N寡不敌众。

“不是还有萌仔和莫莫吗?”陆婷拉着冯薪朵躲进卧室,还小心翼翼的关上门,让冯薪朵更加起疑。

“你要做对我什么!?”冯薪朵惊吓状抱住自己,“我可喊了啊!”

陆婷看着冯薪朵浮夸的表情实在忍不住不翻白眼。听到她说那句要喊人,就忍不住接“你叫破喉咙也是没用的”经典台词。

“谁说我要叫的。要叫也是你叫。”松开环抱自己的手,冯薪朵在床边伸直腿,手臂后撑,上线目瞥站在她面前的陆婷,“老娘可是你姐姐。”


这有什么关联?陆婷一脑门黑人问号。


近来冯薪朵气焰见长,刚见面初做室友时的恬静稳重属性早不见了。陆婷一直觉得纳闷,自己到底哪个步骤错了,怎么好端端一个温柔娴淑端庄大方的室友给养成了任性中二偶尔东北直男病发的模样。

“姐姐?我以为你能够称得上作为姐姐也就只有买单的时候。”

“外卖拼单的钱你不都在房租里扣除去了嘛。”

“我也就是说说,哪次真扣过你?啊,对了,你这个月房租还没交呢!”

“放屁!老娘交三押一,春节前没有房租的事!”

“抓紧把下个季度的房租交上,避免发生纠纷。毕竟我们是房东租客的关系。”

“哼!谁跟你房东租客!明明就只是单纯的金钱关系!”

两个人都梗着脖子互瞪对方,谁也不服输。直到戴萌在门外敲了敲,“别在屋里矫情了,人到齐开饭了。”



从房间出来第一个迎接她们的是来自好奇宝宝曾艳芬的八卦,“你们在屋子里干森么则么久都不粗来。”

然后是钱蓓婷孔肖吟的快速摇食指并伴随啧啧的揶揄注视。还有莫寒和徐子轩意味深长的笑容,以及孙芮和陈佳莹不明所以的纳闷。

最后是一个突如其来的熊抱,吓得陆婷后退一步躲在了冯薪朵身后,才没让对方得逞。

“欧尼~”来自陆婷的真·小姐姐唐安琪的哀怨。



如果说陈佳莹和陆婷是前女友关系,那唐安琪就是防火防盗放隔壁老唐的三角纠葛,以上来自钱蓓婷的非官方解释。

说起和唐安琪孽缘,陆婷觉得大概是自己误入歧途从此走上冷漠白眼形象不归路的罪魁祸首。大学时两人同班同宿,刚开始的相敬如宾从一个偶然的时尚point切入,迅速就拉近了友好的关系。而喜爱干练简洁风格的陆婷和喜爱甜美小恶魔风格的唐安琪走在一起结伴去上课,无疑是当年艺术系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两人大学生涯规划不同,陆婷在学期间热衷于累积实践经验,各种设计公司兼职学习,顺道参加一下各类比赛;而唐安琪,对本专业的兴趣聊胜于无,倒是常去别的系的专业科目旁听,杂学不少。两人见面的时间经常错开,所以一有机会在一起,唐安琪总是喜欢对陆婷施展肢体骚扰,按陆婷语。但唐安琪只承认这是表达亲密的一种方式,在外人看来似乎如此,如果她不把经常小鸟依人陆婷的照片传到朋友圈,并对外宣称这是自己的女朋友的话。


“这叫诽谤!知道吗!”陆婷的深刻教育并没有对唐安琪起什么作用,反而变本加厉。陆婷苦不堪言,窜逃到了钱蓓婷家诉苦反被嘲讽,还促进了钱蓓婷和唐安琪关于交换游戏卡的友谊。

这些年工作忙了不常见面,唐安琪和陆婷也因为工作时间的关系总碰不到一起。骚扰的次数虽然少了,但是每次骚扰的级别可是上去了。戴萌和孙芮也都眼见过几次唐安琪对陆婷所谓“想念已久”的肢体接触,那简直是一个字,没眼看。

就更不要提陆婷被追的满屋子乱窜爬窗钻桌底什么都干了。



“你我无冤无仇,何以苦苦相逼?”陆婷泪眼婆娑的躲在戴萌身后。主要是冯薪朵那个小身板,估计扛不住唐安琪的魔爪侵蚀。

“你自己的风流债,还用我为你一一列举吗?”

唐安琪气定神闲的看着她,旁边的陈佳莹淡定如故,看都不看她俩一眼。当年陆婷也和她说过,陈佳莹一拍桌子说要会会此人,竟敢这么欺负我家囡囡,带着钱蓓婷和当时还在读高三可是已经一米七的孙歆闻杀去了陆婷宿舍。

“结果呢?”徐子轩眨着眼睛兴致盎然。

“结果?”陈佳莹看了眼陆婷,后者哀怨的叹气,钱蓓婷一副无语望天的悲怆表情,“就是大哥被撩的更加猖狂了。这就是报复的后果。”

“感觉get到了什么奇怪的点。”

戴萌看徐子轩摸了摸下巴,似乎懂了点什么,赶紧敲她的碗,“别瞎想,快吃。”

莫寒也挺同情陆婷的,看她的眼神也带了几分惋惜,然后转眼就被戴萌夹到碗里的虾滑和蟹肉吸引走了注意。

“想不到黑涩会的大哥还有则么一段不堪回叟的往似。”曾艳芬摇了摇头,“撍似天道好轮回啊!”

伴随着众人的爆笑,气的拿筷子的手都在抖,陆婷恶狠狠的咬牙切齿,“曾艳芬!你给我等着!还有你!笑屁啊!”

本来差点喷饮料的冯薪朵正让莫寒帮忙拿纸巾擦脸,听陆婷凶自己心里不服,口出狂言的要陆婷等着晚上自己收拾她。得到了陆婷有本事你就来的挑衅。

戴萌贼兮兮的端着碗往莫寒的方向靠,“要不今晚我们在楼下住,顺便围观一下?”

莫寒斜眼瞧她,“要住你自己住,我还得上去看LSPL录播呢。”



——————

昨晚报纸哥哥蛮帅,果然白衬衫是继死库水之后又一杀器

评论(1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