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24

蹭了个网,刷新太慢,公演看得着急死了

为了让寒寒多留几章,煞费苦心只好搬出了唐小姐






24.


莫寒抱着包装漂亮的兔子玩偶进门时得到了冯薪朵的惊呼,“每天睡在兔子图案的床单上还不够?还要再抱只兔子!?”

“你有意见?又没让你睡!你想睡我还不给呢!”莫寒哼了一声躲过冯薪朵朝兔子脑袋伸过来的爪子,把玩偶放回房间,和戴萌收拾从超市买回来的东西。

冯薪朵啧啧了两声,瞧那两人搭配干活默契十足的温馨样,还是觉得自己坐在沙发上看陆婷一个人扒蒜切土豆舒心。

“你那是懒。”钱蓓婷在单人沙发上翻着杂志,“孔肖吟也这样。洗澡连衣服都懒得拿,裹着就出来。”

“我还以为你要说她光着就出来呢。”冯薪朵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挑了个苹果,用水果刀切了一半递给钱蓓婷,遭到了拒绝,接而转投喂给孙芮。

“消音姐要是每天都光着出来,小钱还能在这坐着?早喷血而亡了。”孙芮也是因为有次见到孔肖吟洗完澡裹着个浴巾出来才发现她的好身材的。

“羡慕吗?”冯薪朵歪头问,眼里满是笑意,“你努努力,也是可以的。”

“我还有腿呢。小钱就不好说了。又黑又非。”

钱蓓婷被这两人夹击也不堪所动,依旧淡定的翻着杂志“没事,我牙白。”



陆婷从房间里换了衣服出来,就看到沙发上扭打成一团的钱蓓婷、孙芮和冯薪朵。嗯,两个东北人对一个上海人。钱蓓婷药丸。

果不其然钱蓓婷看到陆婷,忙从孙芮和冯薪朵的禁锢中朝陆婷伸出尔康手,极其哀怨的呼喊着陆婷救我。陆婷也不负所望,走过去把冯薪朵捞出来,留一个孙芮继续和钱蓓婷奋战。

“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在折腾一通之后,钱蓓婷拉直衣角,“大哥!说好的罩着我一辈子呢!?”

“那我也有力不从心的时候啊。”陆婷摊手,身边站着抱胸的冯薪朵,“我已经很努力的给你减少攻击了好吗?”

“哼!下次孙芮再怼你,别指望我会帮你!”钱蓓婷恶毒的诅咒陆婷。

莫寒把洗干净的菜端出来放在餐桌上,不免感慨,“你们的友谊太脆弱了。”

“没事,我们早就习惯了。日常散伙。”戴萌淡定的继续弄火锅调料,“而且有人干活自己就绝对不插手了。”

莫寒看了看认真干活准备的戴萌,和那边拌嘴互怼玩的开心的四人,心想原来还有人跟自己一样都是保姆命。



徐子轩和曾艳芬准时登门,两人各带了礼物——准确的来说,是徐子轩带了礼物,曾艳芬赞助了一个包装袋。

“我谢谢你啊。”陆婷咬牙启齿的说完就揽过曾艳芬的脖子,“待会儿把饭钱结一下。”

“那我先册啦。”曾艳芬因为被陆婷箍住脖子动不了,只好举起手表示投降,“大家呲好喝好。”

还是冯薪朵把她解救出来,然后两个人就时下几个比较热门的投资项目聊了起来。陆婷看到目瞪口呆,“这也能说到一起?她还真是什么人都能聊。”

“羡慕啊?”钱蓓婷挑着眉用胳臂肘对陆婷,“你也去啊。不过人家聊的都是生意经。”

旁边的孙芮也跟着冒出来,“没事大哥!有我迪拜小王子在这给你撑腰!你怕啥!咱有钱!”

“我也谢谢你俩啊!”陆婷懒得理她们,掏手机给陈佳莹打电话,“到哪了?你不是早下班了吗?”

只是没想到接电话的不是正在开车的陈佳莹,而是另一个让陆婷又爱又怕的声音。

“欧尼~想我了吗?”



徐子轩蹿到厨房来看戴萌,结果发现还有个可爱漂亮的小姐姐,当下就忘记原本目的,开始和莫寒搭讪起来。

“姐姐你在做什么啊?味道好香!”

“哇!姐姐你刀工好棒!”

“姐姐你笑起来好可爱哦~”

“姐姐我可以叫你莫莫吗?”

戴萌在一边皱眉听着还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吃了那么多回这个口味的火锅底料一次也没听你说香。切个土豆片而已,你要不要这么惊讶。年会是酒店大厨来表演也没见你欢呼雀跃。连我还没叫过莫莫呢。说了半天你就是想套路人家吧。徐子轩这个小孩太不得了了。


莫寒礼貌应对,手下工作不停,还能游刃有余的和徐子轩聊游戏的话题。莫寒在自己家住了这么多天都没聊过她原来还曾经专门来看什么L的比赛。

戴萌还在郁闷的把准备用的碗洗了,陆婷就冲进厨房把电话像扔烫手山芋的塞给她。

“什么情况啊?”戴萌看着陆婷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喂……”

“小戴律师好啊~”电话那头甜腻的问好让戴萌差点把手机掉洗菜盆里。

“哦哦,你好。啊,那个,陆婷啊?去洗手间了。对。她最近肠胃不好,经常想去洗手间。啊?马上到?好好,我等会儿给你开门。什么?给她准备了惊吓?啊不是,惊喜~我会给她转达让她做好心理准备的。放心吧!”戴萌歪着脖一脸看热闹的表情瞧陆婷,差点笑出声。

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陆婷,戴萌笑她突然间这么怂,“又怎么惹这位姑奶奶了?”

“鬼知道!”陆婷心有余悸的定了定神,“不行。要不我先撤吧。”

戴萌赶紧拉住她,“你走了我们怎么办!?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陆婷抽出手转身要走,“还有你啊!”




评论(2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