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22

我唐总发唱吧了,我唐总发唱吧了,我唐总发唱吧了(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本来在外搬砖一天累成狗不打算更,但是我唐总发博了

瞬间充满活力

顺便昨儿晚上的我的妈呀超搞笑







22.


莫寒很是满足,一路看一路吃。戴萌在旁边提着她买的零食和纪念品的袋子,让莫寒能够空出手拿相机和咖啡。冯薪朵走在莫寒身侧,陆婷落后老实的跟着。

戴萌一回头看陆婷沉着脸,忙凑过去笑问大哥怎么了,不疼不痒的语气让陆婷觉得她的笑容有点贱萌的。


不,没有萌,就是贱。


戴萌不知道陆婷的腹诽,还故意凑近,气的陆婷直接伸手掐她的脸,让戴萌连忙喊疼。

“大哥你下手太重了。”戴萌捂着脸喊冤,才瞧莫寒和冯薪朵根本连头都没回过来,显然对她俩的打闹视而不见。

“冯薪朵又不知道搞什么。”知道冯薪朵不高兴,可又不知道冯薪朵气在哪里。陆婷郁闷的思考自己到底哪里触到了这位一不乐意就爱摆出冷漠脸的人,“狗脾气。”

“你到底说了什么惹她生气了啊?”戴萌还在揉着被掐的地方,“早认错早解脱。”

陆婷怒极反笑,“你倒是明白。我都不知道我错哪。就说了句今天晚上的锅碗我洗……”

“今天晚上?”戴萌一想不对,“昨儿不是说了今天晚上外面吃火锅吗?”


完蛋。给忘了。



莫寒其实感觉到了冯薪朵那边不甚开心的情绪,但她现在更关注美食和美景,暂时没空管冯薪朵。戴萌的服务太到位,又是帮忙提东西又是介绍店铺,虽然是看着传单念;还帮忙指路,虽然也是看着地图并且没一次指对。


至少心意是美好的。嗯,也就剩下心意了。


像冯薪朵这样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全程无语音陪伴,对任何美食的评价都是好吃还行,一点电视直销的感染力都没有,怎么能算个合格的地陪。还不如自己查攻略一个人行动呢。

莫寒有了退货的想法。

趁冯薪朵去洗手间,陆婷在外面接电话的间隙,莫寒慢吞吞凑到戴萌身旁,“明天去时光隧道,不用那么多人吧。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戴萌侧目,看莫寒略低头语气平淡,以为她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忙回答不要紧。

“我们也放假的。你不用介意。你难得来,我们总该尽一下地主之谊。”

之前莫寒出差过来行程匆忙,见冯薪朵也是找休息空隙。戴萌回想起上次,总觉得这回得好好表现一下。

“真的不用麻烦。我习惯一个人了。”莫寒其实除了出差因为私人行程来过几次上海,但都是为了看LPL,而且每次都是下了车就直奔会场,看完就回去。为此同事还打趣说她积极为城际高铁航空线路做贡献。

“那我陪着你吧。”戴萌最后说,“让大哥和朵朵回去休息。”顺便处理一下关于洗碗洗锅的问题。

莫寒只好点头。毕竟再拒绝下去,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晚饭时陆婷一直殷勤的照顾冯薪朵,惹得钱蓓婷和孙芮一个劲儿指责陆婷偏心不雨露均沾,冯薪朵似乎情绪好了一些,至少没拒绝陆婷谄媚的示好,这就是缓和。孔肖吟边吃边抱怨钱蓓婷和孙芮每天在客厅打游戏边打边嚎叫,弄得邻居黄婷婷过来敲门让她们安静点。

“玩什么游戏啊。”莫寒一听来了好奇劲儿,戴萌问完就便端起果汁竖着耳朵听。

“黎明杀机。”孙芮下箸如飞,还能回话,“你可憋说了,玩这个游戏可愁死我了。小钱简直就是猪队友。”

“你说谁是猪队友?你才是猪队友!你说你一个鬼,还问我躲柜子里行不行?你是个鬼诶!躲柜子里玩恋爱捉迷藏吗?”

“黎明杀鸡?”戴萌一脸黑人问号,“为什么要在黎明?是因为杀掉鸡就不叫了吗?”

莫寒喝到嘴里的果汁差点没喷出去。

“因为鸡在清晨叫,很吵。所以要杀掉。”陆婷伺候完冯薪朵,开始给自己碗里夹肉。

时至今日,智商是硬伤这句话在这群人中依旧是形容贴切。

“你们这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还杀鸡!是机会的机!杀掉你们的机会!”钱蓓婷睥睨的瞧着今天已经被莫寒碾压过的陆婷和戴萌,“那天让本钱少带你俩飞一把!”

“你可拉倒吧!也不知道是谁天天一玩人被就吓的要死,大气都不敢喘。”孔肖吟毫不客气的拆台,悉数把钱蓓婷玩游戏的那些糗事给戴萌和陆婷举了个遍。

“那真是没什么值得骄傲的。”陆婷总结,“战斗力不行啊小钱。”

“大哥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来一回!”

“大哥只玩赛车游戏。”眼看孙芮马上要重复经典台词,陆婷筷子都扔了斜着身子过去死捂孙芮的嘴,钱蓓婷条件反射的往旁边孔肖吟身边躲,戴萌在对面笑的差点岔气。

到底什么梗?莫寒咬着筷子看冯薪朵。回答她的是一个摊手的姿势。这是连孔肖吟都不知道的典故。

“这就说来话长了。”

“那就长话短说。”冯薪朵每次一听人家说什么说来话长就觉得烦,为什么不能直奔主题,说那么多没用的浪费生命。而莫寒则正相反,比较喜欢从头到尾把来龙去脉弄个明白。东北暴躁直男性格遇上贵州缜密少女心思,两人关于这点批斗过对方多少次,每次只能以矫情来互相评价性格缺陷。

“那你就记住一句话就够了。”因为有钱蓓婷帮忙拖住陆婷,孙芮钻了个空朝冯薪朵和莫寒挤眉弄眼,“这句话大哥说的老带感了呢。”

“Come on,yeah!”

在孙芮用着东北口音喊出这句的时候,陆婷觉得自己的人生一辈子恐怕都无法逃脱这个阴影了。


——————

自打TAG莫狗

评论(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