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19

5点多起床出门工作到现在酒局才回家的废狗累趴在床上

还没补余震生诞祭,据说错过三哥修罗场,残念






19.


“简直难以置信!这样拙劣毫无章法的演出居然还能夺得最优秀节目奖!”

钱蓓婷忿忿不平的咬碎手里的小龙虾,旁边的孙芮也跟着猛点头,“就是,我们白努力这么久了!”

“你们有努力?不是每天怼来怼去吗?”陆婷回想起每次去看排练时的光景,“乱改台词就不说了,连人寿都出来,你知道我们在下面看的我们的心情吗?”

冯薪朵给莫寒倒了一杯果汁,“这个时候就需要弹幕护体了。狂刷中国人寿保险什么的。”

“吓人!”孙芮模仿钱蓓婷的兰花指,“小钱说出来时我都要吓死了!吓得我们络络当时都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才要吓死好吗?你没看到老戴在下面的眼神都要戳死我了。”陆婷身为节目监督,听到这句简直要晕过去。不要说节目获得评奖,不被扣钱就不错了。

“谁想到你们尺度这么大啊。”戴萌无语的喝着饮料。


年会结束后,按照先前的计划,几人移动至陆婷和冯薪朵家集体小龙虾二趴,顺便继续迎接莫寒。

“小孔你憋在那吃了。说一说你参演的感受。”冯薪朵当时在下面看的时候简直要被几个老戏骨的表演笑死,全程跌宕起伏,这剧本拿去改变绝对是天涯一流撕逼爆贴。

“她有了小龙虾就顾不上别的了。”钱蓓婷嫌弃的看了一眼一直闷头进食的孔肖吟,“演到一半演累去旁边坐着也是服了。”

“最后不还是又上场了?虽然只是把场面弄的更加狗血。”陆婷和戴萌都对此次演出表示了无语以及捂脸,顺便不太想承认这几位在年会现场呈现出杰出表演贾嬛传改编小品的演员是自己的好友。

“我们演的怎么演不需要你们这群人评价。真正的观众是客观的。”孔肖吟终于告了一个段落,把眼前盛小龙虾外壳的盆子推远一点,“明眼人都看得出我们此次表演是多么优秀。”

于是也一直在闷头吃的莫寒被推上风口浪尖。所有人都盯着她,等待她对孔肖吟她们年会表演的评价。

莫寒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违心的吐出一句“挺好的。”

“看吧!”孔肖吟马上得意,“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

钱蓓婷则毫不留情的批判孔肖吟的以偏概全,“就一个群众你想代表什么?你这毫无逻辑的自信心从何而来?”

然而孔肖吟根本不在乎钱蓓婷的嘲讽,淡定的继续开始第二轮小龙虾消灭战。

“我的世界没有逻辑。我高兴就好。”



小龙虾二趴基本结束时,冯薪朵陪莫寒和孔肖吟坐在沙发上聊天,年纪小的孙芮去收拾餐桌残局,陆婷则拉着戴萌和钱蓓婷去洗碗。

“这不公平。”钱蓓婷抗议,“我也年纪小。”然而并没什么用,还是被拽走了。

冯薪朵和孔肖吟用东北话讨论沈阳和长春略微差异的春节习俗,莫寒听的有些无聊,看到陆婷和戴萌端着水果盘过来,眼神终于变得亮了些。

“大哥,生日打算怎么过?”孙芮最关心就这事,作为陆婷头号迷妹,每年除去自己生日之外又可以狠敲陆婷一顿是十分开心的事。而补偿,通常是同样用心准备的给她的生日礼物。

“你生日快到了?”冯薪朵猛然回过神,“几号?”

“18号。已经过了。”陆婷表情自然的坐在冯薪朵旁边,把装着水果的一个盘子递给孔肖吟和莫寒。

本来陆婷生日那天是周末。她打算中午请这几人一起吃饭,晚上回家和父母吃饭。可没想到临时有事去杭州参加一个研讨会,为期两天。刚巧那几日冯薪朵工作室年底收尾。戴萌也在总部开总结会,钱蓓婷和孙芮忙着和孔肖吟排练,陆婷也就没在意这事,搁浅了打算忙过了年会再聚。戴萌钱蓓婷她们和陆婷处久了了解陆婷不愿意给大伙儿添麻烦的脾气,也就顺着她,听从她的安排在年会之后的几日找一天好好吃一顿。

可冯薪朵觉得陆婷没安排甚至都没跟自己提起这事有点小郁闷。一起住室友也有几个月了,生日这种事不应该是很自然的和对方提起吗。就算是工作伙伴,知道了也会送一句生日快乐吧。冯薪朵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气陆婷没说自己生日的事之后也没打断给她补救的机会,还是气根本没想告诉她这件事。虽然不管哪个方向生气的点都不太对,但是她还是生气。

对方既没有认真对待自身的重要日子,也没有把应该帮忙记住重要日子的自己划在亲近范围,这使得自己本以为是会关系亲密的室友,结果并不。

有点不爽。冯薪朵咬着一个苹果。


陆婷似乎没注意到冯薪朵低沉下去的情绪,用纸巾擦干净手上的水,“要不跨年时一起吧。冯薪朵下个月生日,虽然有点早,但正好一起过。”

关于陆婷知道冯薪朵生日的事,是一开始签订租房协议的时候,陆婷偶然间看到了冯薪朵身份证上的生日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第一眼看起来清秀柔弱的女孩其实比自己大将近一岁。事后还和戴萌讨论起此事,结论是没想到年纪大的越显得幼齿,年纪小的则果粉成熟。果不其然得到了比自己还小一岁的戴萌的一个白眼。

“在那之前,莫莫会先过生日。”冯薪朵没有赞同也没有否决陆婷的提议,而是拉了另一个人,“莫莫是1月7号的。”

莫寒微弱的低声说了句“不用了”企图抗拒这件事,过了20岁每次过生日都是种煎熬。关于这一点上,只要过生日都被侄子侄女还有公司后辈们恭贺的陆婷深感其受。

“每一句的生日快乐都好像在骂我又老一岁一样。”这也是陆婷这几年对过生日这件事显得没那么热衷并且开始有点抵触的原因。



——————————

一想起Super Focus二卷没写完就一阵肝疼

评论(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