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17

掐点投更 并没有玩狗2玩的差点忘记日更  然而明天是虐狗日






17.


何晓玉和一个漂亮姐姐约会的话题并没有勾起冯薪朵太多的兴趣。聊了一会儿她就和黄婷婷说起了去年红白歌会上的演出曲目。陆婷发了微信问她吃没吃饭的时候,黄婷婷正因为和她据理力争而要翻B站cut来验证。

冯薪朵坦然的回了两个字没吃,让陆婷看到之后差点气急攻心。



“不是说了既然工作不忙要按时吃饭吗?”陆婷对于冯薪朵面对规劝熟视无睹生气又无奈,气是因为她总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造成无法按时就餐影响身体健康,无奈则是因为自己有时候也确实没什么立场说她,毕竟已经好几次都被小钱和戴萌给抓到食堂吃错过午餐时间的午餐了。

“谁也别说谁。最应该检讨的不是外卖的问题吗?”戴萌去10楼找曾艳芬借备用车钥匙,途经陆婷的办公室进去串了会儿门,被陆婷逮着控诉冯薪朵昨晚的恶行。

听完戴萌的话,陆婷沉默以对。果然一个人的时候问题还不明显,两个人一起生活久了,才发现恶习是会互相影响的。

“你也不用这么郁闷,改变一下生活习惯就能解决的。从你做起。”戴萌手里转着车钥匙环,“比如说减少外卖订单……”

“宝山这边有没有烹饪教室啊?不知道过年休息不休息。”

陆婷根本没听见戴萌后面那句,直接打开电脑搜假期烹饪培训班的讯息。

“你也太过了吧!”戴萌忙拦住她,“这个时候用不着体现你超绝的行动力好伐?”

“不是你说的让我们别点外卖吗?”

“那你也不用就立刻报一个烹饪班啊。”

归根结底不是两个人一点都不会做饭,而是懒。

“总不能天天煮饺子煮面条吧。”陆婷冷抬手扶额,“她也就会那么几个菜。难不成要天天吃火锅吗。”

“别说天天吃,不出一个礼拜你们以后都不会进河底捞的大门。”

两个人你来我往,从楼上办公室一直讨论到楼下食堂。钱蓓婷和孙芮上午开完部门会议去食堂吃饭时就看到戴萌和陆婷面对而坐,边吃饭边与对方唇枪舌剑讨论什么。

钱蓓婷扭头问孙芮,“她俩报节目了是吗?主持个年会而已用得着这么锻炼嘴皮子吗?还是她们想挑战年会上说相声?来段报菜名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孙芮翻了个白眼,“憋瞎琢磨了。她俩不定又想什么幺蛾子了。”

“幺蛾子这种歌去年咱俩已经献身过一次了,今年不需要她们再超越我们。不如还是来首别的,比如爱的炸鸡?”

孙芮拉着钱蓓婷直奔点餐的柜台,可钱蓓婷的眼神还使劲的往戴萌陆婷那桌瞟。孙芮没办法,右手直接勒住钱蓓婷的脖子拖着她走。

“你饿昏了头了是吧。赶紧打饭去吧。又幺蛾子又炸鸡的,待会儿面包奶油火锅冒菜全出来了。”



陆婷因为要监督明天年会的布置与衔接还有很多闲七杂八的事,实在脱不开身 ,戴萌只好和冯薪朵先去超市,之后再回来接陆婷。

因为莫寒过来要待几天,冯薪朵安排了住处和行程,对于生活用品也一一选购新的。毕竟莫寒爱干净到有些洁癖,身为好友也要适当的体贴一些。

戴萌推着车跟在冯薪朵身后,车里的购物篮准备放生活用品,购物篮之外的位置放火锅食品。因为按照惯例,她们身边一切事情的解决方式,都是一顿火锅就能应对。

“毛巾拖鞋。床单和被罩待会儿去家居店买。”冯薪朵拿着陆婷列的单子一项一项核对,“火锅那边还差什么?”

“你不喝酒对吧?”冯薪朵回头看戴萌推着车站在酒水区,手里拿着一瓶进口干红。她走过去,看了看戴萌手里的那瓶的牌子。

冯薪朵推了下眼镜,说了句莫莫可以喝。


戴萌其实没别的意思,她们平时吃饭也会偶尔小酌。通常都是她或者陆婷出差,从国外托运回来的,给孙芮和钱蓓婷换换口味。从来没有过哪次不要命的猛灌死拼。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孔肖吟开始加入她们的聚餐。好在孔肖吟只是喜欢闹一闹,尤其是以看戴萌陆婷钱蓓婷这三个上海人被呛喝酒的样子,并没有太恶劣性质的强灌。如果真的这样,再加上一个同样东北出身的孙芮,以及酒精过敏只劝不喝的冯薪朵,她们仨大概每次都只有趴桌子底下的份儿。

天知道冯薪朵这么一说,戴萌能不多想万一莫寒是海量,她们仨绝对玩完。

“还是买果汁吧。”戴萌把酒放回去,推着车赶紧大步流星的离开酒水区。



戴萌和冯薪朵回公司打算接陆婷的时候,她正在和技术部的徐子轩确认明天整个舞台的节目流程以及节目音乐顺序。接到戴萌的电话得知在楼下停车场,陆婷应完刚准备挂徐子轩在旁边热切呼喊起戴萌的名字。

“怎么了络络?”戴萌让冯薪朵待在车里,自己把后座的东西收拾进后备箱,“有什么事跟你戴叔叔说?”

因为去年年会表演节目,徐子轩饰演行吴哲晗的儿子,那之后两人还真的爹儿子的叫了起来。戴萌和吴哲晗交好,平时工作有诸多合作,徐子轩也就顺着叫了戴叔叔。

“戴叔叔你年会之后有时间吗?一起出去玩啊?”虽然个头不矮,但是脾气秉性还是个小孩子的徐子轩意外的很粘戴萌和吴哲晗。

戴萌估计了莫寒来自己总要尽一尽地主之谊,不能让第二印象再糟糕下去。就没有答应徐子轩。只说因为有朋友来要招待。并向徐子轩承诺,过年时会补一个大红包以慰藉小孩子被拒绝的玻璃心。




——————————

络仔你说你这么苦要不...

评论(6)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