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12

小戴生日快乐!虽然文里叫你老戴但那是剧情需要啊






12.


周二的时候孙芮戴萌坐着陆婷从曾艳芬那借来的车帮钱蓓婷搬家。

对于钱蓓婷突然要搬出来住这件事,戴萌本来没想到会这么迅速。开始大家都以为只是因为和家里闹了矛盾一时兴起,没想到平时嚷嚷着离家出走体验生活的小钱终于要彻底搬离一直过度保护她的那座小城堡了。

“终于要开始我走向人生巅峰的道路的第一步了!”钱蓓婷的慷慨激昂得到了是三个人的冷漠回应。

“恭喜!祝你早日成为钱云爸爸!”孙芮不走心的祝福还伴随着手机游戏的声音。戴萌戴着耳机,假装自己并没有听见钱蓓婷的伟大目标。陆婷开着车,沉默的表达自己很忙。

和钱蓓婷相比,孔肖吟就潇洒的多了,一个人轻装上阵的拉着一个箱子,背着一个双肩包,长腿一迈,开门进屋。

但是谁也没想到,第二天钱蓓婷继续离家出走了。


戴萌在茶水间和忙里偷闲的曾艳芬正讨教关于理财的问题时,孙芮风一样的窜进来抱住戴萌的腰直嚷嚷要躲起来。不明所以的戴萌和曾艳芬茫然的看着孙芮急的要往沙发后面钻,一分钟后,钱蓓婷脸色沉重的进来。在视线扫了一圈之后,看都不看一旁的两人,直奔沙发而去。

“孙芮,别以为你躲在沙发后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那!出来!”钱蓓婷一个箭步过去就把比她高半个头的孙芮扯出来,换来的是孙芮的死命反抗,以及对戴萌和曾艳芬的呼救。

“撍么回似?”曾艳芬没见过这阵势,“似欠钱了吗?”

“她们俩昨儿还一起搭伙扫荡了我的冰箱。”戴萌也是莫名其妙。



陆婷在餐厅喝着汤时听戴萌叙述了过程,联想起冯薪朵早上发给自己的微信,不禁哑然。

“阿黄早上刚和朵朵说小钱和她室友吵架的事。大清早就开始了,整个楼道里都听得见。”陆婷顿了一下,“不过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还有人能让小钱这么.......”

陆婷后面的话没说,戴萌已经知道。

钱蓓婷是她们这几人中嘴皮子最快的,虽然偶尔会因为太过相信社会美好而导致被骗,但本性纯良,待人亲切;可是面对厌恶的,损起人来也是毫不含糊。这次这么持之以恒的和孔肖吟各种互看不顺眼,绝对有问题。

“大概是青春期躁动造成的吧。”戴萌总结。陆婷就表示无法苟同。

“一把年纪了还青春期?都快更年期了好伐?”

“不!我不承认!我才十三岁!我还是宝宝!”

戴萌摇着头全身透露出拒绝,陆婷语重心长的教导她早就应该认清现实,“前些天去超市被人叫做阿姨难道忘了吗?”

戴萌马上回击,“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被叫阿姨。”

是的,那天她下班和陆婷一起去的超市。



下班不想回家的钱蓓婷拉着不情愿的孙芮和戴萌要一起去吃饭,陆婷说答应了冯薪朵回家煮饺子就不去了,孙芮眼见陆婷要跑路,忙拉着她的手对钱蓓婷说我们不介意大家一起吃。

我介意。陆婷翻着白眼看她们在离家不远的超市门口洗劫零食和几包速冻水饺。

休假在家的冯薪朵穿的很清凉。陆婷怕她不习惯南方的冬天,家里的空调几乎快要24小时运作,还特意买了电暖器。冯薪朵也十分感动的给陆婷准备了一大袋子暖身贴,被陆婷抱怨这一吨重的玩意你是打算让我用到什么时候去?

“大哥,你家里也太暖和了吧。我都热出汗了快。”钱蓓婷脱完外套摘围巾,旁边孙芮直接去翻冰箱看有没有冰激凌。

“没办法,朵朵在家穿的少,只好弄暖和一点。”陆婷收拾她们乱扔在沙发上的外套放到一边,最近和冯薪朵一起住,收拾房间的技能直线上升,“围巾别乱扔,给我。”

“你瞧瞧人家!”从厨房回来的孙芮立刻控诉戴萌,“老戴!我每次去你那都不见你给我开空调!”然后又转回身对已经坐在沙发上的钱蓓婷斥责,“还有你!”

戴萌气急攻心的捂住心口倒在沙发上,“你个没良心的!昨天才扫荡了我,你还好意思说!”

孙芮马上正义脸,“憋装了。你冰箱里也没啥可以抢劫的。我就拿了两包面膜。小钱拿的最多。”

“那还不行吗?”戴萌无语,“好歹我出差总给你们带特产,还来打劫我。有本事来大哥这啊!”

“NO,NO,NO!”旁边的钱蓓婷摇了摇手指,“她们的房间进不得。外有恶龙,内有恶犬。”

陆婷正和冯薪朵从袋子里拿出她们刚才买的速冻水饺,听到钱蓓婷的解释,抄起手里的速冻包装作势要扔。

“反了你们的!”陆恶龙撂下句狠话。



吃完饺子陆婷让三人去洗碗,孙芮和戴萌猜拳三局两胜,冯薪朵站起来要去被陆婷给按回来。

“你陪小钱待一会儿,我去切水果。”陆婷把还在一边垂死挣扎的戴萌和孙芮拉走。

钱蓓婷看冯薪朵盘腿坐在沙发上,抱枕挡住她半张脸,就露出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

“干嘛?大哥让你来给我灌鸡汤?”

冯薪朵摇了摇头表示嫌弃,“她哪儿会熬鸡汤啊?熬出来的都是毒鸡汤。再说我们那儿都不流行灌鸡汤的。”

“那流行什么?”

“当然是假酒和清凉油啊。”

“不得了,”钱蓓婷笑的意味深长,“口味很重哦你们俩。”

“那也比不上你和大BB。每天在房间里相爱相杀,阿黄她们现在已经每天听着你们的呛声入睡和醒来。”

“这不是省的她再上闹钟了吗。”钱蓓婷故作哀伤的一撩刘海,“唉,谁让我舍己为人,和这么一只聒噪的鹅住在了一起。”

“咋了小钱,听你这口气,你是要出家还是要羽化啊?”孙芮端着水果盘子过来,东北口音瞬间就把钱蓓婷给营造的悲凉遗世的气氛给破坏殆尽。后面跟着的戴萌和陆婷捂着嘴笑的不行。

“闭嘴,你这只就爱吵吵的马。”

“说谁呢你这只可达鸭。”



评论(7)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