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06

让谁不出场也不能不让莫莫出场啊,毕竟是仙女~

终于可以打新的TAG了






6.



戴萌是睡到午时快11点才醒的,躺在床上模糊的看了看表,放回去又眷恋的挺尸几分钟,才被吴哲晗的微信再次叫醒。因为两人都是有休假,就约了一起吃午饭。吴哲晗下午有约,戴萌吃了一顿意大利面后打算先去超市再去接人。陆婷在群里列了个单子让戴萌带回来,钱蓓婷和孙芮也跟着趁火打劫蹭几包辣条和泡面。

结果戴萌刚到超市看到柜台结账的人可以从门口排到货架里面去,就想打道回府了。拍了一张人山人海的结账群体传朋友圈,戴萌此次唯一的战利品就是一杯超市旁边门店的星冰乐。

在星巴克消耗了会儿时间,戴萌坐地铁去机场。这个时候就再次深深的感觉到了车的重要,尽管上次陆婷带给她的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车的话题在群里再次聊起来,钱蓓婷和陆婷的观点一致,觉得首要是车牌;孙芮出身东北,对上海车牌的了解不甚明了,觉得啥都不用管,先把车买了再说,哪知道让陆婷一解释,才明白上海的车牌这么难搞。

“还是我们大东北好!房价便宜!地势宽广!车牌好搞!”

陆婷想起陈佳莹的车牌也是拍了很久,老费劲了,然后就说到养车的费用。钱蓓婷马上指了条路,“那你弄辆出租车开吧!可以当做副业,还有钱赚!”

戴萌回了句“我还是乖乖坐地铁吧。”就出了站上楼往机场走。



在出闸口和一众接机人群挤在一起的戴萌,实在羞于拿张纸写个名字举着仿佛火车站门口私人大巴司机揽客的方式,便问冯薪朵对方的穿着样貌。却没想冯薪朵秒回,“你先发张半身自拍。”

戴萌不明所以,走道旁边镜面墙的位置对着拍了张发给冯薪朵,等了一会儿冯薪朵回,“我把你照片发她了,原地待命,等她找你吧。”

戴萌简直崩溃。因为今天休假,觉得只是接人就随意穿的比较休闲,头发也梳了起来,因为懒就打了个地没仔细化妆,架副墨镜就出门了。这照片一拍,戴顾问干练飒爽的形象瞬间有些动摇。就在戴萌感慨自己是找冯薪朵单聊没在群里发的时候,陆婷在群里发的一张照片让孙芮和钱蓓婷连刷了几个表情包。

陆婷发的就是戴萌传给冯薪朵的自拍,虽然自己觉得整个人看起来很酷,但是在陆婷、钱蓓婷和孙芮眼里,就觉得很土。

“老戴,接人而已,黑帽衫黑裤子黑墨镜,你是要接替大哥嘉兴路黑帮一哥的位置吗?”钱蓓婷率先出击。

“唉呀妈呀,老戴,你老帅了!太带感了哈哈哈哈哈哈!”接着是孙芮浓厚东北口音的嘲笑。

“没事,萌仔,放心!大哥永远在你身后!带你装[哔—]带你飞!”最后是陆婷重重的一拳。

面对三人连番攻击,力不从心的戴萌只好装死表示对她们的不屑,并且给冯薪朵发一个哭泣的表情。

就在她翻着其他三人的嘲笑正无语的时候,有一个人从身后拉了一下她的衣角。戴萌回身,刚刚因为在微信群里互怼的气场还在,给对方一个不算温柔、后来被当事人形容成凶神恶煞社会气息浓厚的表情,和一句简短并且差点给对方留下心里印象的冷淡回应,“什么事?”

来人后退一步,拉开安全距离,才仿佛心有余悸的开口,“你好,我是莫寒。请问你是戴萌吗?”


时隔多年之后,戴萌回想起与莫寒的相遇仍觉得自己当时虽然不够和蔼可期如沐春风,但也不至于像刚从网吧狂刷几遍社会摇出来的有志青年。

但莫寒却觉得两人当时仿佛地下组织在公共场合掩人耳目接头一般。

和莫寒坐上出租车往冯薪朵的工作室去,戴萌刷着微博以分散注意力,莫寒则掏出iPad查邮件。两人互不打扰,安静出奇。倒是前面的司机师傅可能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上路五分钟就打开了音响,放了一路网络爱情歌曲“错错错,是我的错~”,听得戴萌下车的时候都会唱几句了。



冯薪朵的工作室在距离她们公寓不太远的地方,在宝山来说,算是地段略贵了。戴萌和莫寒到的时候,冯薪朵刚好完成今天的工作打算喝杯水缓口气,就看到莫寒故作镇定的快步向自己走来,后面跟着个不明所以的戴萌。

气氛有点尴尬,冯薪朵准确的读出了莫寒眼里传达而来的求助信号,正想着发生了什么事,戴萌略显低沉又毫无说服力的声音传来,“人安全送达了。”

冯薪朵想起昨晚陆婷的抱怨,手伸进衣服口袋里掏手机,“一块儿吃饭吧!正好叫上大哥。”

莫寒攥着冯薪朵的衣袖,拒绝的心情溢于言表,冯薪朵发着微信没意识到,戴萌可是看出了些端倪。心下郁闷,果然第一印象比较重要,尤其是面对素未谋面的女孩子。



——————————

莫莫:社会女孩就是你,戴萌就站在这里

评论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