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上海boy75

这章,可能以后会修吧

另外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我长假休完了。

周一恢复上班了



——————————————————



75.


面对戴萌委屈又可怜的表情,莫寒实在说不出什么命令的话,哪怕是开玩笑的方式。

“你不喜欢吗?”

“也不是。”微仰着头又帮她别好耳边的一缕,莫寒赶紧微笑示好,“只是有点不习惯,看久了也挺好看的。”

“我知道你只是安慰我。”

奈何戴萌认定莫寒对她不过客套的笑容,以避免对她新发型的敷衍。

“没!”立刻否决的莫寒顺势拉住戴萌的衣袖,“我没有。跟你说染回来是觉得颜色太浅了。你们出去见客户不会太张扬吗?”

莫寒说完这句戴萌更觉得她是在敷衍,“我们欧洲总部都是金发!”


要死!怎么忘了她们国际集团,金发外国人标准配备。



因为对戴萌发色和发型的不同意见,觉得被莫寒嫌弃的戴萌暗自委屈懊恼了几天。莫寒一方面解释无果任她自己冷静,另一方面觉得戴萌的行为无异于小孩子撒娇求关注。总而言之就是放置play处理。

事实证明,莫姐姐的办法很管用。戴小朋友没个几天就继续回复以往开心自由皮皮乐的生活。



那天大概是鬼使神差的说了那句话。莫寒其实自己也有反省,对待别人的看法太过敏感。或许那天在商场碰见的几个女孩子只是讨论她们的穿着或者别的,并没有往恶意的评价。戴萌似乎对这方面的意识和知识储备没什么了解,自己也不用这么的惊弓之鸟。



和莫寒的情绪不同,戴萌的同事和朋友对她的新造型都是欣赏与赞扬。这倒越激发她对莫寒反应的好奇。

不过窥探总是不好的,为避免莫寒起疑不悦,她假装忘记这事。心里一直惦记着得好好研究一下。



“有什么好研究的。你一个人自己在那瞎想吧!”陆婷在办公室翻着图纸,对面的戴萌午休后过来串门顺便咨询,“我看你俩是太闲。”

陆婷的回答没什么建设性,戴萌怏怏的回了办公室遇上许佳琪。

“诶?你怎么还没走?”

“你就这么想赶我走?”和戴萌换了项目被迫出差的许佳琪也不甚乐意,“没良心的!”

“我的良心,你不需要。你有五折的就够了。”

“那是!我们小五折多nice!”

随着戴萌一起进她办公室,许佳琪驾轻就熟的从她柜子旁边的储物柜里找出零食——那是莫寒给她准备的。有段时间一直加班饭也不好好吃,莫寒就给她存了点零食放办公室。结果不知道怎么被许佳琪发现,这厮没事就上自己这来蹭吃的。

“KIKI,我有点事想问你。”

“是我有个朋友的系列吗?”

“啊?”


和许佳琪详细的说了这事,开始还嬉皮笑脸听戴萌叙述,到后来反而收起笑容一脸正经的看着她。

“我说,你俩这是……”许佳琪想了想措辞,“要说有什么,其实也没事。但真要想琢磨点什么出来,也不是空穴来风。”

戴萌被她说的云里雾里,口音都变成了不中不洋,“许佳琪,Can you speak 人话?”

“照你这么说那天在商场应该是那几个女孩说什么,你室友才跟你说那话呗。我觉得她大概是听到什么不好的词所以怕你介意才说的?”

“能有什么不好的词啊。我就剪了个短发染了个色!”

“铁T什么的……”许佳琪小心翼翼的轻声说出来。

“啥?”

“不过我们都没这么觉得!”立即摆手表示我们不一样的许佳琪就差指着头顶的吊灯发誓。

“那是什么?”但是显然我们戴律师平时对这方面并不关注,所以根本没懂她们在紧张什么。



晚上回家,戴萌换鞋放下包就往厨房走。莫寒今天回来的早,打算自煮给戴萌做番茄面。顺便试试前几天从戴妈妈那里抄来的煲汤食谱。

“莫莫。”才听见戴萌的声音,身体回了一半就让戴萌给抱住,莫寒瞬间就僵直了身体,“对不起。”

还在震惊于无措中的莫寒一头雾水,反手试探性的拍了拍身后戴萌的手臂,“怎么突然道歉了。”

接着松开了怀抱,一脸诚恳的戴萌面对莫寒而站,“前几天,我不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还跟你闹脾气。今天许佳琪都跟我说了,我明白的。”

啊,那件事啊。其实莫寒自己也心虚,毕竟对面人当时说什么她并没有听太清,只是下意识的以为她们在对戴萌评价不好的话,出于对她的保护。自己的反应要说也有点过。

“不,其实我……嗯,大概是我小题大做。可能并是不那种情况。”

“你关心我才会紧张的嘛!”戴萌给了她一个合理的解释,抓到了所谓的关键点,莫寒赶紧点头。


对!就是这个!对室友的关心!


想到对朋友的揣测戴萌觉得很没礼貌,所以为表达自己诚挚的道歉到家就先回以一个真挚的和解拥抱,接着立刻要解释清楚。



两个人对这件事的过度反应都有点后悔,在坦诚的交换了想法和意见后,回复了平时平淡温馨的生活状态。谁也没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照旧日常。不过作为知情者的许佳琪人在外地出差,还不忘给戴萌打电话询问进度。

“我和莫莫解释了呗。我们和好如初。不对!我们也没吵架,就是说开了。”

“那她有什么反应呀?”

戴萌莫名其妙,“什么反应?还能有什么反应?和平时一样呀。该吃吃该喝喝,该打游戏打游戏。”

许佳琪轻蔑的笑了一声,把电话挂了。


wuli傻老戴,怎么可能一样呢?只是你俩还没意识到,早不一样了吧。




评论(10)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