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上海boy 74

iPad锁死折腾它去了......

相比戴莫,马鹿算进的早了,肖钱我也带了一点。

谁让我们喊寒傲娇又不主动,萌仔又懵懂。

真不怪我故意拖来着

感觉你们都要把我恨的牙痒痒了



74.


晚上吃完饭,戴萌把外卖袋子收拾了去倒垃圾。莫寒去厨房洗水果。回来的时候父亲来了电话说要用戴萌的驾照去消分,戴萌才翻出驾照发现快到换证日了。

从厨房出来的莫寒看戴萌坐在沙发上摆弄驾照,忍不住接过来反转看看。

“要不我也去学一个吧。”

戴萌侧头惊讶,“我记得你说偶尔还会晕车来着?”

放好装水果的盘子,莫寒拿起一个苹果重新倚回沙发里,“不是都说开车的人不晕车吗?再说总得学吧,好歹也算个技能。”

“嗯,倒也是。”戴萌点头认同。自己当初也是想着得学车,那时根本没想过以后一定要买车这种念头。

“不过停车太麻烦,找车位现在都这么难,号也难摇。尤其是北上广这种大城市。我也就是学一下以备不时之需。”莫寒摇头晃脑的给自己寻找合理理由。

戴萌听完笑说,你需要什么不时之需?你连门都不想出,根本就是没需!

莫寒想想也对,能不出门她都不出门。现在买东西都可以网购,远的地方飞机高铁也都能解决。短程地铁出租车共享单车各种选择,她还能有什么不时之需啊。

“那不学了。省钱。”

“哎哎哎,别啊。”

戴萌没想到洗脑这么成功。莫寒一向会纠结很久,除去某些她极端讨厌的事会拒绝的飞快。

“学吧。万一以后出去玩需要你开车,还是能派的上用场的。”

“不是有你吗?”

平时在家一向都是莫寒照顾起居和生活。陡然间被依靠,戴萌的优越感油然而生。立刻晃了晃脑袋,下巴也扬起来表示得意。

莫寒看了边吐槽蠢边笑了起来。


早上吃完饭下楼出门去上班,等楼下的陆婷和冯薪朵进了电梯,戴萌提起想去修修头发。陆婷接茬她也要去修,两人约好下班一起去。莫寒不愿意等,冯薪朵说那咱们去隔壁的游戏厅玩吧。

戴萌和陆婷同时一愣,莫寒则笑答好啊。

那晚餐肯定是商业街里那家比较火的火锅店开路了。

结果晚上在游戏厅完了一通爽,连赢好多游戏币的莫寒和冯薪朵换了飞行棋和大富翁先去火锅店排座。才一会儿陆婷就发微信来问在哪。

给她俩发了定位后,冯薪朵继续翻菜单看配菜,莫寒则简单粗暴,先来五盘肉!

服务员忙说你们两个人吃不完。再说你们还得点菜。莫寒说我们四个人,而且心想我这都点少了好吗?平时四个人起码十盘肉起,要是遇上孔肖吟她们也在,十盘肉点两次可能都不够。

毕竟大家的友谊都是建立在金钱和火锅上面的。

戴萌和陆婷赶过来的时候配餐都送上来,刚起了火放上锅,等水开了就可以下肉了。

“你俩这是咋了?看破红尘要剃度了?”

大远处俩短毛过来,正忙着苟进神七的冯薪朵本没想多注意,奈何这俩人实在太引人瞩目了。

陆婷本来就不是长发,这会剪的更短还染了浅棕色。冯薪朵看了一会儿也就接受了,毕竟变化不算太大。但是戴萌之前长发,这回直接变和陆婷同样短发不说,还染个更浅的金毛,实在出乎意料。

“说说你们的心路历程吧。”莫寒是有火锅就懒得理其他,暂时顾不上别的,对戴萌的头发就瞥了几眼。冯薪朵倒是好奇这俩人早上还说修一修,晚上就直接咔嚓了。

“换换风格。”戴萌自己还有点不习惯这么短。习惯性的摸耳边的碎发。

“换换心情。”陆婷是因为觉得发旋那里长长后打理时总有个弯,嫌麻烦,正好戴萌想剪短她也顺道了。

戴萌把头往莫寒那边凑,企图引起正忙着和美食作战的莫寒的注意。不过这个行为严重干扰了莫寒捞肉夹菜的位置与角度,莫寒换左手拿筷子,右手在戴萌脑后的发尾一摸,敷衍的回了一个“哦。”

因为骚扰莫寒进食是大忌,莫寒嗔怪的拍了她以后,戴萌赶忙讨好的帮忙捞肉捞菜,虽然最后一半都进了自己的碗。

相比之下,冯薪朵对陆婷的短发没什么太多的评价,总之你开心就好。反正剪得不是我头发。当年少不更事,短发烫卷遇上酒瓶底眼镜的颠覆造型,简直像噩梦一样缠绕她多年。

从此变态女教师成了她人生的禁语。


四个人战斗力不同,最先鸣金收兵的冯薪朵转战了水果捞,戴萌和陆婷还坚持了一会儿也真正果腹过瘾后放下筷子,独留莫寒一个人清扫战场。

饭后结完账,陆婷提议去买杯咖啡刮刮油。全票通过手四人坐扶梯移动中。

陆婷冯薪朵在一排,讨论着手机上的星享卡APP的优惠券。戴萌在她俩人身后,侧着半个身子回仰着头和比她更高一阶的莫寒说话。旁边上行的扶手梯上有几个学生装扮的女生激动的对四人热切讨论。莫寒余光发现,并未作声,而是伸手把扶住戴萌肩膀让她转回去。戴萌不明所以,又转了回来。

“站好了,危险。”莫寒只好手放在她肩膀,按着不让她继续转回来。

哪想对面更high了,直接惊呼出声。

这回戴萌也发现了,甚至冯薪朵和陆婷也莫名其妙的回头看。

“怎么了,莫莫?”

“没事。”扶额摇头,莫寒看着眼前这个金灿灿的后脑勺一阵叹息。手在戴萌的脑后摸了摸,捋顺了剪短的金色碎发,莫寒无奈的在她耳边轻声说,“快点染回来。”

——————————


话说明儿个是不是限娱又可以不更新啦?

评论(37)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