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上海boy 73

风暴式更新最后的机会——这两天都是一天两章的进度连我自己都惊讶了,人果然不能闲下来。

接着我今早就落枕脖子动不了疼醒了。

心情复杂。

说两点,关于进度问题,我个人是觉得下半年不忙的话年底应该没问题。也许进度快的等不到?但这也不好说,毕竟拖延我的强项。

另外出本的事有人问过来着。我是嫌麻烦,一没时间弄这些,二各种校对排版什么也不专业。如果有机会应该会找专业的工作室直接全程包出去;如果没机会,就自己做一本留个纪念罢。

虽然算不上青春,但是也是些美好的时光回忆。

当然这过程中能得到大家的回复与支持是非常感谢的。

写这篇的初衷就是觉得有这么个设定有趣,想构划一下没有塞纳河大背景下的小偶像们是怎样一种生活状态。当然我也说了,既然做梦,就让梦好一点。所以很多事情并没有太过矫情与残酷。可能会让人觉得美好的没有真实。毕竟生活已经很艰难了,写文的和看文的都能轻松一点不是更好吗?

梦继续做,生活也得继续过。能开心就好。


——————————————————————


73.


一大早忙忙碌碌,开完例行月会之后,陆婷喘了口气又进小邱总办公室旁边、被戴萌和吴哲晗形容像审讯室的私人会议室。

会议的主要内容还是讨论之前新开发的项目。上次由戴萌孔肖吟协同第三方公司的莫寒已经打了头阵,接下来项目组要继续开展工作。陆婷预计自己大概得出差些天,等之后方案去定好后,又要开始漫长的往返出差工作。

项目的承建商还在遴选,小邱总的意思是成本的预算可以略微调整,但是质量一定得过硬。之前停掉的项目就因为涉及到安全标准的审核不通过反而采取非常手段的原因。这种规避风险的事按照业内不成文的行规也不算是少见多怪。可一向不care国内那种你好我好大家好的行为方式,处处按照标准规范的西式准则,才是小邱总的作风。

这回各个部门对新项目都比较上心,除去某些为了看热闹或者等着落井下石的人之外,要职位置诸如陆婷、戴萌、吴哲晗等人,可都是严阵以待,真打算撸起袖子大干一场给其他人看看的架势和心思。

小邱总安排了许佳琪和陆婷一起二次勘察,顺便市场组的孔肖吟也跟着一起。她这回要是干的好,年末升职大抵没什么问题。

本来前期调度组是戴萌在跟,不过眼下另一单项目的合作方变更需要修改条款,以防万一小邱总还是把更经验老道的戴萌调过去,让许佳琪顶替进项目调度组。


吴哲晗只好跟戴萌和陆婷哭诉:这好不容易结束异地恋能天天看着浪来浪去的许勾勾,被窝还没捂热乎呢,又把人给放跑了!

法务组的戴主管只好代表组织给行政部的吴主管猛灌鸡汤,宣传公司是你家,建设靠大家。只有努力赚钱,才能尽情潇洒。孩子的抚养权还没确定,岸边的海景房正在招手……

吴哲晗对戴萌的劝说表示我先听着吧,反正你也单身又不能感同身我的郁闷,你们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对此戴萌不厚道的笑了。那可不,毕竟这回咨询公司也不用去,要到之后整个区域主体建成她们才需加入建筑群体内部园林规划与设施配比的核算。那也就是说,莫寒暂时不用出差扔下她不管。


开完会陆婷去蒋芸那问设计部下一季度的人员培训计划,结果陈思刚把新进员工考核表交上去。陆婷一瞧这不赵粤的考核表么。瞄了半天看来评价还不错。她也觉得不错,赵粤人挺好,又能和她聊到一起去。还从运动会发展了神奇一般的革命友谊。


蒋芸还是那副冷清样,完全就像副业写小说的张雨鑫书里的那种高冷御姐型人物。陆婷想起冯薪朵曾跟她说何晓玉常年标榜自己是冷艳美女,这和蒋芸比起来,何晓玉就是一逗比啊。

不过平时不讲话的何晓玉确实看着酷酷的,可一开口,nl不分不说,和黄婷婷俩人一唱一和的捧哏逗哏形式哪里像个冷艳御姐了?


蒋芸等半天看陆婷不说话就站在那发愣,心说这人都怎么了,开会开傻了吗?

她和陆婷也同事些年了。她们这一期,连曾艳芬、孙芮都是同期进公司的。不过几个人方向不一样,而且进公司时起步点也不同,如今职业也不同。到不能说孰高孰低,只不过大家各有千秋罢了。

“回来邮件里说?我要先去看档案组的文件。”最后蒋芸先开口,拉回陆婷的意识。陆婷也赶紧点头,看她忙的要走,想起自己部门还有方案要确认,也赶紧回去。



这一上午就这么折腾完了。中午在食堂只有钱蓓婷和孙芮。孔肖吟是被拉过来的,因为实在想不出吃什么外卖,又不愿出去,权衡半天也没个主意,孙芮等得不耐烦,招呼钱蓓婷直接架起孔肖吟往食堂走。

陆婷在设计组,和曾艳芬一起在部门叫外卖为了节省时间;戴萌外出去合作公司,中午商业会餐;许佳琪为了安抚吴哲晗俩人跑出去吃独食。徐子轩只好抱着餐盘过来蹭桌。


“来,络络,坐这边,小心你孔姨饿虎扑食吓着你。”

孙芮拉了徐子轩坐一边,孔肖吟气的一声滚字送出,直让钱蓓婷摇头身为领导没个稳重样。

“就你不吓人!就你不稳重!络络,别让你三舅舅钱叔叔给带坏了!”孔肖吟别的可以输嘴上置气不能输。

徐子轩也上道,头点的可乖了,就是对某些问题提出了自己独特的见解,“三舅舅这称呼我觉得没啥,钱叔叔不对吧?按照说我喊你孔姨的话,该喊小钱叫叔叔?不该是姨夫吗?”

钱蓓婷马上反驳,“不要把我和这只鹅相提并论!”

“你闭嘴你这只鸭嘴兽!”

孙芮拍了拍徐子轩的肩膀,语重心长的教育她,“孩子,我早就和你爸说了少让你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啊漫画啊,都啥玩意啊,什么别再把我当朋友,什么啥时候才能够让你拥有。你快醒醒吧,你看这俩除了吃小龙虾时能和平相处,啥时候不呛啊。”

徐子轩拒不认输,“打是亲骂是爱。”

“实在不行用脚踹!”孙芮接的顺嘴,“这俩都天天家暴到公司了。”

“所以你看吧……”

“我看啥玩意啊,赶紧的,憋说话!快吃饭!”

一场莫名其妙的家庭伦理关系教育会伴随着钱蓓婷和孔肖吟的吵闹成了徐子轩午餐时间美好的调味佐料。然而谁也没想到,这被徐子轩随口一提的关系成了真。


评论(1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