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上海boy 71

大哥实力教你如何给女朋友写情书

啥也别说了,给俩橘子打call

好了,我要去看三哥直播了


——————————————


在朦胧的梦境和现实的临界中苏醒,陆婷按掉一直在震动的手机。尚未清醒的大脑导致行动延缓,才没立刻舒展身体坐起来以至于吵到睡在旁边的冯薪朵。

陆婷伸出没被压着的右手按在额头,回想昨天到底什么缘由又和这人混睡在一起。混乱思绪几秒后,觉得事后矫情这些一点意义都没有。睡都睡了,难道还能不承认吗?


再说又没发生什么。

唉,其实要是发生什么也不是不可以。或许,也许发生了可能事情会发展的好些?


陆婷用力按着脑袋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睡糊涂了,什么念头都在清晨懵懂的情绪里乱窜。

破罐破摔的陆婷干脆又盖好被子继续闭眼。极力不在意被冯薪朵抱着的左臂。

一觉解烦恼。



下午终于被饿醒,陆婷一面感慨果然二度寝是万恶之源,一方面又避免了冯薪朵在床上面面相觑的尴尬而庆幸。

真是矛盾。


简单洗漱后走出房间,客厅里抱着抱枕缩在沙发上啃面包的冯薪朵委屈巴巴的回头看她。

“咋了?”因为身边太多东北人,陆婷已经被同化了很多北方口音。但本质还是精致上海小女人这点属性绝对要保持下去,“你几点起来的?”

“刚一会儿,半小时吧。”冯薪朵感受陆婷在她头顶的安抚,伸手拽住她和自己同款不同色的睡衣袖子,“饿了。”

陆婷本来也饿,听她说完更觉得必须补红,“是下楼还是叫外卖?”



“没想到居然还有下楼叫外卖这个选项。”

因为昨天运动会累的虚浮,戴萌回家就嗷嗷叫腰疼腿疼各种疼。转天早上莫寒给她做好早饭,把人挖起来给她贴了各种膏药才去上班。然后戴萌一天的移动范围就是十几平米的房间内,直到陆婷冯薪朵来,才扩大到客厅。

“你们是不是忘了莫莫要上班啊?”单人沙发上戴萌抱着自己的外卖吃的正欢,隔壁三人位的陆婷正盯着冯薪朵多吃一点饭。

陆婷和冯薪朵死不承认,蹭饭蹭成了拼单,也硬要说是为了不让戴萌独自啃外卖。

冯薪朵无辜的歪头,“可是我们现在三个人一起啃外卖看起来更可怜。”

于是还在公司调审核预算表的莫寒收到戴萌发来的微信——来自在家啃外卖的三个巨婴宝宝。



转天上班,茶水间偶遇的陆婷和戴萌瞧着吴哲晗一副行动迟缓的样子,仿佛多年植物人苏醒身体机能还在复健。反观许佳琪心情愉悦身条婀娜。陆婷给戴萌使眼色,明示她老吴不行啊。

戴萌愣了愣,没反应过来她的意思。陆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手搭在她肩膀苦口婆心,“你这样不行啊。再说了,都指望莫莫,早晚会被嫌弃的。”

“什么鬼?”戴萌震惊,“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她老嫌弃我?”

“嗯?”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点,陆婷也跟着跑偏,“你又咋惹莫莫了?”

吴哲晗捂着腰蹭进来看着俩人暗戳戳讲话,又捂着腰出去。要不是她实在忙着回去工作又浑身肌肉酸痛,肯定要去参加那俩人的话题八卦一下啊。


其实只是平时生活中一些懒习惯会被莫寒念叨,一方面除去莫寒强迫症,一方面是真的戴萌觉得懒且没必要。毕竟工作繁忙,有些地方照顾不到很正常。之前独居时也没人纠正她这些反倒成了无伤大雅的小毛病。她也知道莫寒是为她好,倒乐呵呵的全盘照收。尽管有时候莫寒会嫌弃她屡教不改。

有时候两个人一起住就是会这样,相互不同的生活态度与生活习惯难以想让,势必要有一方迁就一方退让。戴萌不觉得自己在一直退让,毕竟比她付出更多是莫寒的努力,这么说来谁牺牲的更多还说不定呢。

陆婷听完戴萌的言论反思了一下,自己和冯薪朵相处的习惯变换的过程太过自然,以至于没有过度,直接从陌生人变成亲密的,呃,暂且先按照室友来描述。大抵不存在戴萌和莫寒这种相互妥协式的方式。她们俩则更直接的是替对方去做。

我没有思考这么多,我只是想到了,就已经为了你去做了。

这种身体条件反射的习惯,在陆婷以前的朋友相处间是从未发生的。



“所以,结论是,果然还是冯薪朵比较特殊?”

坐在办公桌前转着笔,陆婷对着手机微信的界面发呆。上一条消息是冯薪朵问晚上吃不吃部队锅。昨天陆婷拉她去楼下蹭饭失败,晚上上楼时还念叨想吃。她发微信来说她下班早,可以先去菜市场买菜回去。

年轻时曾经对爱情的规划是要有起伏波折的递进。不然在漫长的人生归于平淡后会很无聊。然而现在这种生活中的相濡以沫,比起轰轰烈烈,更能打动她。


这也是成长中带来的阅历与生活态度转变带来的必然。不仅仅是一句年龄大了所能概括的心情与想法。

是对她人生的一种态度,也是她对爱情的领悟。


“行吧。叫萌仔和莫莫一起吧。昨天刚蹭了人家一顿外卖。”给冯薪朵回完微信,陆婷又给戴萌发微信,“萌仔,晚上一起吃火锅伐?我们打算做部队锅。”

在一切都确认好后,陆婷又思考起关于冯薪朵从那次旅行回来之后态度微妙的转变。会变得比以前更爱和自己撒娇,也会某些时候眼神交错的瞬间刻意躲开。陆婷自己心怀鬼胎,难免会多想冯薪朵是不是也暗生情愫。后来细想她难免有时候脾气古怪,自己也还不能够完全猜测透,顿时又觉得前路何止漫漫。

况且她还是十分不愿意承认先喜欢上的就输这事。陆婷觉得暗恋这事太过苦恼了。各种意义上的无力与挫败感。

大概唯一能安慰她的,就是这个人足够优秀,足够吸引她。

而自己,也有能力足够对她好。



评论(3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