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沉迷游戏前最后的良知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更文的小行家!

更完这篇手上真没存货了......哦,不对,我还有个小中篇是在N组没连载完的,有机会吧!

依旧是题不对文的云柔山。

什么,你想看上海boy?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


————————————————


云柔山纪事


其一  云柔八叙



3.清醑


蒋芸酿酒,却不好酒。

林思意带着万丽娜和袁雨桢来蹭酒时,没被守酒窖的赵晔打出去,倒是让蒋芸远远一瞥,吓的软了腿慌不择路的窜逃。

在诵读的功夫趁机和黄婷婷谈起,边上的何晓玉也跟着听了大半的抱怨。

怕啥!我来!


何晓玉好酒,却爱不饮酒。

繁多佳酿也都浅尝辄止,倒是让张雨鑫扣了个装模作样的帽子。

那倒是冤枉了!隔壁术宗不会喝酒还蹿叨大伙儿私下豪饮唯恐不乱的冯师姐才是装模作样。

何晓玉敢放话她和黄婷婷私交甚笃,却不敢承认她与蒋芸暗度陈仓。


蒋师姐的尊位某些情况下甚至是可以凌驾师父的存在,更别提被迫赶鸭子上架、提上大师姐地位的莫师姐,和看似每天不务正业实际私下极其认真的冯师姐。

她何晓玉是谁?御宗二阶段位的弟子,自觉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心理落差十分大了。

她倒是不晓得,师姐师妹们其实大多惧怕她肃穆冷酷的剑锋和运功时的凝重。这几乎等同于蒋师姐那惊世一瞥的凶狠眼神,不过是过于专注而无意处于严肃状态罢了。

总而言之,就是看起来很凶的何晓玉和看起来更凶的蒋芸,私底下有一腿的关系。


“不是有一腿,是有一手。”

拉着蒋芸空着的左手,捏在手心里还微微有些凉。何晓玉侧身看着正检新酿酒的情况的蒋芸似乎穿有的有些单薄。

今日天气变寒,本就纤瘦喜穿青衣薄袍的人伫立于阴冷酒窖,看起来清冷柔弱。

还更显得缥缈虚幻,让人越发无法看透。


这可不是好兆头。咱可得接地气啊!


把自己的绛紫色外袍迅速脱下给她披上。蒋芸刚蹙眉要阻止,毕竟某人抵抗力也并不好,何晓玉就咋咋呼呼的喊着好冷然后抱上来。

这占便宜的招数倒是用的溜。

蒋芸偏头看她,也就随之便了。

与何晓玉相交缘起于同期进门的情谊,虽然被江湖上一些直男门派嘲笑宣纸师姐妹感情。门派里的姑娘们面对自给自足的姻缘模式到也有些蠢蠢欲动。

不过实践起来都没有蒋师姐迅速。


中秋时回家团聚,蒋芸给长辈请安后就陪着母亲出门,去庙里上香的路上就很自然的坦诚了。

蒋家本是名门大户,虽然这些年家道中落已显颓废之势,一心振兴家门的蒋老太爷给儿孙们支招在官场中努力周旋,女儿家们就只能听从安排待嫁闺中。幸得蒋父科举成绩不错,又有蒋母暗中支持,最后勉力做了个入赘女婿。这也是蒋母时至今日仍对家中老父最大不满的地方。也因此女儿一说与同门暗生情愫,想也没想的立即支持。只要是与老爷子心思相悖的、能让他气不顺的,蒋母都无限支持。

蒋芸是没想到母亲的同意来的如此之快。在她看来,情当始终如一,若遇与之相性之人、既袒露了心迹,以后也要继续走下去的。

何晓玉看似玩世不恭爱闹腾,办事时却格外牢靠,对她坦白倾慕也是鼓足了勇气。

你对我专一,我便对你始终。

何晓玉回门里时在山门让蒋芸给堵着了。那日穿的宛若云中仙子降落尘间,一袭青袍罩衫长裙衬得蒋芸清冷的气质无疑,可望着何晓玉那眼里炙热的目光,她一辈子都不会忘。

她道,何晓玉,我爹娘同意我俩的事了。


啥?

何晓玉惊觉自己反应过度的时候已经抱着包袱在河边坐了半晌。

她才从家里回来,东西还没放回去就让蒋芸堵着了。连一句调笑或者避嫌的话还没讲出口,就让蒋芸抢白了开场。

欸,她刚才说啥来着?

她说她爹娘同意我俩了?啥意思?

下意识后退甚至立刻逃离现场的何晓玉确实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反应如此激烈。也许是周围路过的师姐妹们打量质疑的目光,也许是蒋芸立于阶上缥缈的有些不食人间烟火。

总之,她胆怯的逃了。

没有办法面对的情绪与莫名爆发的自卑感瞬间袭上全身,何晓玉不敢看蒋芸眼底的等待变成失落,她觉得那是她无法承受的重任。

然而又能解决什么呢?


忐忑的回山门的路上何晓玉打算破罐子破摔的计划,待会儿要是蒋芸不原谅她或者斥责她,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也要求原谅。

结果刚迈了两步石阶,她被救被几个大高个给围堵了。

戴萌孙芮许佳琪徐子轩,四个人阵脚一站,何晓玉当即知道自己要完。

陆婷艰难扒拉着这几人从缝隙里进来,提溜着她的后领口,朝戴萌一扬下巴,没事!我亲自带她去见芸姐!

御宗的师姐们压着何晓玉去术宗那赔罪。这段被围观当中落跑的戏码可是一炷香内迅速传遍整个山门。御宗术宗,连墨宗的人都过来凑热闹。这回她何晓玉可是出名了。


蒋芸房里倒是另一番景象。莫寒与黄婷婷围坐在她身边品茗闲聊,坐的稍远的冯薪朵盯着桌上的甜品研究。敞开的房门外站着面无表情的赵晔和吴哲晗,打远了看跟两座门神似的。

何晓玉跟在陆婷身后进了院子瞧着就明白今儿个定不会那么好过,且不说门口那两座黑面神怒瞪的眼神,单就正坐房中悠闲喝茶的蒋芸和旁边似笑非笑的莫师姐、一脸玩味表情的冯师姐,随便一个都是她分分钟下跪的节奏。

暗吸一口气,何晓玉心道果然遇事不能慌,误大事啊!

叫停随行队伍,戴萌陪着陆婷送何晓玉进去,然后站在门口等莫寒她们出来。

师门里的师姐们体贴本宗师妹不能受欺负,但也不会真的上纲上线。毕竟小两口的事还是得当事人亲自解决。她们不过担一回劝解的责任罢了。

看两人相顾无言,好奇心的冯薪朵还想继续围观,扯着黄婷婷的衣袖一步三回头,陆婷直接伸手把人揽走避免尴尬。戴萌慢悠悠的关门,临了还不忘瞅两眼。


闲杂人等撤退了,何晓玉刚鼓起的勇气也泄了大半。蒋芸还安然坐在桌边饮茶,反倒衬得她自己局促不安。

唉!思索都是早晚躲不过的,何晓玉一撩衣摆,直愣愣的就给蒋芸跪了。

“芸姐我错了!”

这是何晓玉能想到最诚恳的道歉方式了。

将茶杯放下,蒋芸望着她静默不语。想起自己和母亲提起与同门私定终身的想法时,母亲那惊讶过后旋即赞赏的表情,现在回想起来都十分意外。

名门闺秀温婉贤淑、一心向学清心寡欲的蒋小姐,有朝一日竟也动了这俗尘之心,想要和某个人相守一世。而这个人看起来还是个爱玩闹喜折腾,却温柔又真诚的人。

“我不该……呃,怎么说呢。我就是,有、有点吓到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和家里说了。我还没准备好。”何晓玉断断续续的在那诉说自己的心境,首先承认绝对不是要始乱终弃;也有想过和家中说她们的事可还没想好怎么开口,总之,“不管怎样,我以后会好好练功,然后将来出师后我们就在山下买栋宅子。这样你可以继续酿酒,我可以给小孩子们教书啥的。要是你不喜欢在这,那咱们就去别的地方……”

那些看似还有些遥远的未来在何晓玉的口中被描绘的很温馨,柴米油盐的真实因为两个人一起,似乎也不那么辛苦了。

“你先过的了我外祖父那关吧。”蒋芸嘴角勾起一抹笑,看得何晓玉傻了眼。

“伯父伯母不是同意咱俩了的事了吗?”

爹娘是同意了,可外祖父当家啊。当年她娘也是顶着压力跟外祖父叛逆到底才险胜获得现在的生活的。

还跪着的何晓玉越来越觉得腿软,蒋芸扶她起来时差点没继续跪下去。

“放心吧。我陪着你呢。”

转头泪眼汪汪的望着蒋芸,何晓玉一个熊抱直接抱住原本扶着她的人。

“芸姐,我一定征服咱老爷子!把你娶回家!”


豪言壮语适当时候要说一说。临进门前陆婷给她耳提面命,万一哪天一个不小心就实现了呢。

可是呀,晓玉啊,你怎么能这么就信了?谁不知道大哥是出了名的嘴炮陆……




————————————

第一次试水W微甜,请多关照

2018-02-18 /  标签 : 塞纳河W微甜 21 12  
评论(1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