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找不到以前的标题了,总之就是大家新年快乐!

晚上回来也许点开有惊喜+





——————————


云柔山纪事


其一  云柔八叙




2.潜龙


陆婷有玉,名曰潜龙。

玉乃是家中祖传的。原本是落不到她手上,可是陆夫人天生护短,拧着陆老爷的耳朵硬是把该传给儿子的玉佩拴女儿项上。宠妹妹的陆大少爷也扬言,将来要是妹妹在婆家受了欺辱,尽管把玉佩送回,他带着家里的奴仆定把夫家踏平。

彼时才刚过金钗之年,趁年休从云柔山回家过年,看着家里爹娘和兄长这么一闹,就知道刚趁着她进屋前赶紧告辞的黄媒婆没安好心。

于是大年初二陆夫人带着陆老爷和陆少爷回门,她装病留在了家里,收拾了行李马不停蹄的奔回了云柔山。

因着走的急,陆婷轻车从简的回来。连本来计划好带同门师姐妹的礼物都忘了。好在小年时家中路途遥远的弟子都尽数回家团聚,近道的也在除夕前几日下山回家。仅剩几个孤寡的师妹们留守门中。

陆婷正长舒口气定了定神打算进门,迎面就瞧着裹着白裘披风的冯薪朵于寒风中静立。

甫一琢磨觉得哪里不对,“你怎么没回家过年啊?”

冯薪朵浅浅一笑,“前几日卜了一挂,算出你今日回门。我便在这里等你归来。”


两人往东面的宅院里走,那是御宗和术宗弟子的住所。行步间二人闲聊几句,陆婷一股脑把连夜逃离家里的原因给说了,也得知冯薪朵大年初四在这里等自己是因为正好随拜访好友的父母顺路,顺便回门里取个东西。

不过陆婷本来答应她带回来的家乡特产和说好的生辰贺礼是暂时见不着了。

冯薪朵一摊手,“我不管,你想辙。做人不能出尔反尔。”

本是逗她的话,冯薪朵也没真想要陆婷一定准备些什么,虽然自己心里隐约还是有些小期待的。可半截变故,她也知道陆婷身不由己。总该是命里没这得礼物的福分。

陆婷倒是真挠心的无措。她和冯薪朵要好,自己生辰时冯薪朵标榜是大一岁的师姐,用心准备了生日贺礼给她。陆婷早就惦记着要好好回礼,还得给对方一个惊喜。

这回倒好,马前失蹄。

手拍着脑门郁闷,陆婷猛然想起自己还真有那么能拿得出手的。

当下捋直坠于脑后的抹额束带,解了系于颈项上的玉佩,趁着冯薪朵还没缓过神,直截了当的就给她系上了。

“先凑合着戴呗。好歹也是我家祖传的,都没给我哥。”陆婷满意的看着坠在冯薪朵锁骨之下的玉佩,“这上面都是篆书,正面是我的姓:陆,背面是这块玉的名字:潜龙。”

冯薪朵按住她的手,抬头表情严肃的表示,这礼她不能收。


传家玉佩给了她,那叫什么事。是要打算娶进门还是收了当干闺女?

陆婷比她更绝,本少侠送的礼还能让人给退回来?


两人僵持不下,你来我往。最后冯薪朵就是要摘,陆婷硬是要送,唇舌争辩半天谁也不肯让步。急的冯薪朵快要哭出来,直道陆婷太霸道,这叫什么事。

“送礼你还委屈了。”见不得冯薪朵掉泪的陆婷也缓缓松手,不过倒是没阻止她,反而把人给搂怀里安慰,“行了我错了,我收回来还不行吗?”

后来玉佩倒是回陆婷脖子上了,冯薪朵也就再没跟她提过生辰贺礼的事。



五月春阳娇艳,陆婷于练武场内,衣袂牵起随风而扬,甚是意气风发。旁边戴萌盘腿而坐,在观武台找了个阴凉地,端起茶杯品起茗来。

场上的孙芮和赵粤二人对峙早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可还未分出个胜负来。同围观的小师妹们也跟着叫好,一点没有大家闺秀笑不露齿的端庄感。

这点陆婷倒是满意。习武之人,怎么能困于闺中光知道绣花抚琴焚香愁,可不是就得意气风发的行走江湖。

“对!大哥说的对!”入门较晚的龚诗淇和万丽娜同辈,对陆婷的拥护十分坚持。尤其是看到林思意师姐展现那招逆水行舟的绝顶轻功时。两人当即回屋把罩衫的裙衣一脱,要换了身短打扮努力练习。还是后来陆婷瞧着长袖白裙的人群里两个穿着夜行衣一般的师妹实在有点扎眼,只好寻了折中的法子,让大家换了裤装白衫,才随了两个小朋友的心愿。

“这简直就是当老妈子的心。”

李宇琪施施然走来,围观的也很起劲。后面是一脸跃跃欲试的袁雨桢。

御宗尚武。遵循以武学为剑,以兵谋为盾,行侠义于世,平侵乱止隘。不过这几代弟子中已少有入庙堂,也不乏女弟子之多的原因,且大多都虚心修炼招式心法,无心红尘俗世之争。


“但也不是无欲无求的。”

陆婷把玉佩收好,平息心情在树下等冯薪朵作了惯例的早课过来。

几年间二人都成长许多,陆婷再也不是那个看见家里出现提亲之人就鸡飞狗跳的往门里跑的小姑娘,冯薪朵也不再是见着焦急难办又阻止不了的事就哭鼻子的小师姐了。


“找我何事?”冯薪朵来了便把书卷往石桌上一搁仿佛嫌沉,刚才急着过来,在清幽的早上反而有些闷热起来。陆婷用袖子给她擦掉细汗,才从怀里掏出那块刚刚放好的玉佩。

冯薪朵盯着她手心看,眼睛眯了起来旋即又平复淡定道,“旧账重提?”

陆婷知道她没忘那年的闹剧,赶紧截了话头,左手按住她欲缩回的手,右手里的玉佩顺理成章的到了冯薪朵手里。

“今夕不同往日,你且收着就是了。再说早晚都要给你。”

这不年不节的收礼很是让人惶恐。

“不过啊,可千万别弄丢了就是。虽然不值太多银子,但也有些千金难买的价值。”

之前陆婷有东西放冯薪朵这就不小心给弄丢了,陆婷大概气了一个月成天往术宗跑,敦促冯薪朵找出来,虽然最后也没找到,她又郁闷了一个月。

“那可说不准。我这东西多,机关零件啥的。保不齐哪天混进去就丢了。”

“你试试看?”虽然是凶着表情威胁,可陆婷还是又软下心把玉佩给她系颈上,“这回丢不了吧!这可是凭证,将来我还得……”

陆婷絮絮叨叨的在那说什么冯薪朵一句都没听见。就觉得这从陆婷身上取下来的玉佩温热,经她的手戴上,也像她人那般能一直陪着自己的温暖与安稳。冯薪朵心里忐忑的应着。又聊了会儿别的,陆婷一步三嘱托的教导千万别弄丢,才把她给放回去吃铁定晚了的早饭。

算了,待会儿去莫莫房间里扫荡一下好了。


戴萌路过时正好见到房门正开的冯薪朵坐桌前攥着个玉佩看。她走近仔细瞧,呦!那不是陆婷的潜龙吗?据说是陆家祖传的、说是要给媳妇准备的。只是传了陆婷,那也就是给她未来的夫君预备的。怎么转眼就送冯薪朵这了?

莫寒从房间里拐出来看见戴萌鬼鬼祟祟的扒在冯薪朵房门口偷看,抬脚就在她屁股后面一踹,戴萌当即嗷了一嗓子,把冯薪朵吓的玉佩差点掉地上摔了。

回头看莫寒一脸嫌弃,戴萌赶紧作揖赔不是,然后趁着冯薪朵还来不及追问,推着莫寒赶紧回房间里躲躲。

“你这偷窥都到了我们术宗二师姐那去了?”莫寒许是瞧见不爽,戴萌在别人房间门口张望时也未曾多想,但那被自己踢的一瞬间转头的惊惧,还是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戴萌可没她想那么多,当即就把疑惑坦诚。“大哥的玉佩在朵朵那!我绝对没看错!她俩果然有猫腻!”当然戴萌兴奋的神情显然没体会到莫寒前头那句话里的一丝酸涩。

莫寒听了多少平复了些情绪,果然自己不够镇定这点还得磨一磨。而对戴萌没察觉自己心绪的瞬变,又觉得气恼和不甘。

总好像是她一个人在这生闷气似的。

瞧着因为八卦师妹们而略带兴奋神情的戴萌已经坐下仰头看着她一脸热切,莫寒只得边气边笑的捏了她的脸解恨。

反正你也不懂。还是我自己知道便好吧。


评论(1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