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63

终于休假来冒个泡,证明没跑路、没弃坑。

这年头更个文也是不容易。

今儿这节算是新年第一更。上次也说了演艺圈那篇后补了个小段,然后还有篇没发过的,借用上次写真人秀梗那篇的设定。不过还没修,所以,嗯...看缘吧。


然后,虽然晚了,也祝大伙儿新年快乐!









63.


“你这个想法,很大胆。”钱蓓婷的调侃伴随着著名的摇手指动作,话还没说完就被孙芮一个傻愣愣的为什么而破功。“就是觉得,有种说不出来的交付感?”疑问的语气确实回答的没那么肯定。事实上钱蓓婷也觉得某种层面上看起来,这事也挺有理有据的。

对面沉默吃饭的陆婷一针见血,“上缴工资卡,等同于卖身。”

“也没那么严重吧。”孙芮还在觉得她们小题大做,“我妈也给我管着钱呢。我都发了年终奖寄回家。”

“那不一样。”钱蓓婷迅速发现探讨路线,“戴萌这个属于性质问题。你那个是妈,她是莫莫。”

“莫妈也是妈啊。”孙芮答,然后所有人都沉默了。

“你这么和她说,她怎么答?”陆婷好奇的问旁边气定神闲的戴萌。

淡定的戴萌吃着午饭,“怎么可能。还被好好的说教了一顿。”

陆婷摸了摸下巴,嗯,确实是莫莫的作风。

“她问我是不是开玩笑。我说不是。结果被教育了。说什么要自食其力不能过于依赖她。”

“虽然话听起来没错,但我觉得以你俩现在这种室友的相处模式,说服力不太大啊。”

“莫莫说了,这都是流于表象,本质原则不可动摇。”

“啥意思?”孙芮和钱蓓婷完全没get到话题的中心意义。

戴萌轻叹一口气,“就是说,自己想辙。”



尽管提议的很随性,在看待这个问题的程度上,至少戴萌是认真的。不过莫寒显然不这么想,拒绝的也算合情合理。正直的戴律师把这件事记在心里,标榜第一次的请求管账攻略失败,并期待为以后的再闯关做好铺垫和反思。

而并不知道已经把被列入攻略计划的莫主管并没有把这看似随口一提的事放在心上,比起那些,晚上吃毛血旺还是意式海鲜烩饭这个问题显然更重要。



吴哲晗边打电话边从楼上上来,路过戴萌的办公室在门口敲了两声。

把手机移开一些,吴哲晗朝正从文件中抬头的戴萌传达上级思想,“旅行可以带家属,住宿提供,旅资单付。”

戴萌比了个OK的手势,从桌上摊着的文件堆中找到手机,单独拉了钱蓓婷的对话框把吴哲晗刚才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鉴于徐晨辰一起去这件事并没通知她本人,钱蓓婷和孙芮商量了决定替她担负这笔费用。

陆婷简单的询问了下冯薪朵,意料之中的得到了绝对会被婷婷扣掉年终奖这类答案。又问戴萌莫寒去不去,也是早就能猜到的休息日要宅在家里通关积攒的游戏和下载的番剧。

于是陆婷和戴萌像两个不放心孩子的妈妈,从吃的到用的,一一都要安排妥当,还嘱咐两人可以搭伴开伙,但是得秉承好好相处不能打架的原则。

冯薪朵和莫寒也很乖的一人回了一个无语的白眼。



出发的前一天晚上钱蓓婷和孙芮窝在房间里不知道鼓捣什么。徐晨辰频频往房门口看,始终不得结果,只好旁边躺沙发上敷着面膜的孔肖吟尬聊。

“小孔,你说她俩在房间里瞎折腾什么呢?”

“难道又想搞鬼?”

“哼!我是不会上当的!我这么美丽又聪明!”

“小孔你说是不是?”

“小孔?”

孔肖吟戴着耳机,闭眼享受音乐中。



给孙芮过生日的计划群是另一个,没有当事人,同理给徐晨辰过生日的计划群也是如此。钱蓓婷瞬间感觉自己就是双面间谍,身份十分重要,使命感十足。每次她们有人过生日都会背着当事人秘密策划开群,弄得每个人都有好几个小群,陆婷和戴萌早就习以为常熟视无睹。钱蓓婷可是很热衷于给好朋友偷偷策划制造惊喜,不过就是每次都翻车了。

有点让人小郁闷。

给徐晨辰的礼物和蛋糕都确认好,因为这次有去度假的,家里还有留守人员,所以固定环节火锅留在她们回宝山再说。

“群里没异议,那咱们就一切这么定了!”热闹要有,惊喜要有,恶搞也要有。钱蓓婷自己过生日时也让她们恶搞了一回,弄得又惊又喜还一脸懵逼,总之场面很喜感。当时笑的最开心的陆婷结果在年底时候也跟着一脸懵逼了一把。

“唉,你说,大C会发现吗?”钱蓓婷想着徐晨辰总是会有莫名的点变得突然间聪明,好像喝多了ABC钙奶打开金手指一样,敏锐的令人泄气,“她肯定会觉得咱俩最近嘀嘀咕咕的很有问题。”

“她那个智商,知道又怎样?她能想象得到我们给她准备了什么坑……惊喜!惊喜吗?”

“你说的这个事大C吗?怎么听起来像小孔?”

“她俩智商就像一个系列的套餐似的,差不了多少。”

虽然孙芮很笃定,但钱蓓婷还是觉得要更谨慎些。

“要不我们让戏精鹿和爱演戴给点力,煽风点火一下?”

“我怕她俩戏过了咋办?可别刹不住闸。”

“没事,我们还有络络可以帮忙踩一踩。”

“那可不得了,你不知道络络外号老司机,到时候就不是踩刹车而是踩油门了。”

“络络的技术我还是放心的。”

“你确定?”

“那行吧。到时候让络络在旁边添油加醋。”

“可以!她应该最喜欢干这事了!”

“那啥,我说咱俩是不是跑题了?不是说大C生日的事么?”

“是你先说老司机的事的!”


“她俩在屋里吵什么呢?”默默等待了半个小时的徐晨辰终于忍不住继续吐槽,因为确实声音不那么真实,并没有听清孙芮和钱蓓婷的对话。反倒更勾起她想要知道的欲望。

摘掉面膜后正用护肤品涂抹脸部肌肤,今天的孔肖吟也是个爱护保养的精致女孩。


评论(1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