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62

我已经从当年的日更变为周更,最近一段时间彻底变成半月更。

希望不会变半年更......

不知道到过年能不能完结,我争取一下吧。争取控制在一年内。

关于人物出场,因为有设定好的我不想改。如引起不适,请略过。

其实,马鹿戴莫都挺安心的。只是大家表达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上次看图说话某天有空一时兴起补了一段,然而存🔨便签里了,哪天延迟更新就放一下吧


这回终于点题回到原始设定了——










62.


陆婷让周怡下班先走,自己要最后整理图纸的张页。周怡犹豫的拎着包站门口看了会儿,曾艳芬走过来拍她肩膀让她安心。

“放心啦,我陪则大哥弄好。你快走吧。”

等周怡走了,陆婷正好在办公室门口站着,还提溜起曾艳芬的衣领。

“你不是说陪我弄好再走吗?怎么要自己一个人溜号了?”

被逮个正着的曾艳芬陪着笑,“大哥你不似能则多劳么?”



其实也就晚了大约半小时,陆婷从大楼下来时看着下班高峰的车水马龙一阵唏嘘。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会有矛盾的情绪反复折磨着。

既希望能在疲惫工作的一天后快点回家,和冯薪朵安稳平静的吃个饭,或者有时间再看一场DVD电影来作为晚间休息的放松模式。

又害怕在和她独处一屋中、偶尔会涌上的悸动与会感到关系微妙变化而有些无所适从。

感觉原本一直在努力维系平静的相处方式,最近开始变得越来越难以驾驭。

也许因为对方是自己渴望的人,也许是自己根本无法遏制心里的期待与心情,那种被藏起来不愿意暴露在她面前最真实的心情。


那是她还没办法坦白的底线——说不出口的喜欢你。


陆婷跺了跺脚,像把闲下来时就会无端冒出的想法踩在脚下,准备往地铁站走。然后在登上地铁时开始给自己制定今晚也要和平时一样与之相处的日常计划。

不过这个想法也就维持了半个多小时。尤其是陆婷看见在出站口等待的冯薪朵。穿着收腰裙的冯薪朵搭配她前两天才网购回来白色蕾丝花纹边衬衫,不意外的直发造型,安静的等在人潮涌出的地方,颇有点与世隔绝的孤独味道。而今天就这这么恰巧,陆婷自己也穿着和她类似的黑色衬衫,乍一看还真有点情侣款的错觉。

“干嘛啊你站这?上次不是说了别站空调出风口底下,还想感冒?”上海的夏天较之北方不同,闷热且潮湿。北方出生的冯薪朵刚来上海时从机场一出来差点想打飞的回去。也是因为贪凉的缘故,总喜欢在空调直吹的地方待着,让陆婷看见好几次。陆婷一般和戴萌早上拼车,冯薪朵都是一个人挤地铁。为了避免早晚上下班期间被地铁的冷气吹到感冒,陆婷耳提面命甚至亲自从衣柜里扒薄外套给冯薪朵披上,就怕她感冒。


有时陆婷会想这或许与喜欢无关,只是自己一向会照顾人。

但是对冯薪朵格外照顾,这点她倒是不否认。


“等你回来一起去超市啊。”冯薪朵习以为常的在陆婷靠近的时候挽住她的手,这是她以前也常会有的行为,不过最近再做难免会让心怀鬼胎的陆婷想入非非,“家里的储备粮都没了。”

陆婷一想也是,最近自己忙于加班,进度才缓下来。冯薪朵那边工作室的活儿也挺多,黄婷婷又对她趁着午休或者外出见客户的时间控制的很严。可以说家里的事,她俩最近都没怎么顾得上。

两个人往地铁站出口的宽路步行,向着超市的方向,边讨论需要补充的食物和家居用品。话说的间隙,陆婷脑子里突然冒出了早就被她所遗忘的记忆。那在她原本人生规划中,家、与相伴一生的人、生活的方式和场景。

在这一瞬间,是那么的贴近与真实。



戴萌在沙发上发微信。陆婷在群里问戴萌要不要带吃的,她和冯薪朵在超市买储备粮。于是戴萌歪着头朝在厨房切水果的莫寒喊:家里缺不缺东西,大哥在超市可以顺路带回来。

“不用,我今天下午刚去过超市。”莫寒从厨房出来,端着水果盘子。到沙发跟前拿起叉子戳了一块苹果递给她,顺势把茶几边的纸巾拿出来。

“啊,你去超市怎么不告诉我?我陪你啊。”和陆婷不同,戴萌最近确实没那么忙,也能按时下班。而且比起喜欢休息时在家呆着的莫寒,戴萌更喜欢在饭后或者下班后和去逛一逛放松心情。

“我下午去档案馆回来路过超市啊,就顺道买了。再说也没什么重的东西。”

“唔,”戴萌抿嘴委屈的望着莫寒,“你就是嫌弃我上次算错钱。”


上周末两人相约下班后去吃饭然后再去超市。因为家中储备都是莫寒清点,戴萌一向承接搬运工作,以及偶尔提出想要吃的意见。恰巧那次莫寒半截接了客户电话,戴萌就只好先去结账。没想到出了结账口,打完电话的莫寒看着收据单上的数字一脸凝重。

“这几个不是折扣价格怎么这么贵?”超市一般结错账的几率不大,戴萌接过钱时也没太在意,看莫寒一副据理力争的样子,心有怯怯的推着一车东西跟在她身后去理论。结果确实是商家结账时机器没减优惠折扣全部正价扫码,也是戴萌没仔细注意这点,被多算了不少钱。

莫寒拿着追回的钱和收银经理作为歉意赔赠的折扣卷,打车回家的一路上就教育不敢闲话反驳的戴萌。那天的错误让戴萌一周内都不敢再和莫寒提去超市或者去便利店买东西的事。

“呵。”莫寒一个哼笑带着明显意味,尽管被戴萌冠以刻薄也丝毫不在乎,“你自己倒是有自知之明。”


这也不能怪她啊,童年阴影谁也不想的好么。


“现在想来,那时看你个人支出的明细那么混乱时我就应该意识到这点,”说着莫寒原本刻薄的微笑在戴萌眼里变得狡黠起来,“堂堂大律师也会有这么明显的弱点。你们在和别人谈判以及合同相关的时候怎么办?徒手按计算器吗?”

“法务部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戴萌嘟囔,把苹果块塞进嘴里不甘心的忿忿嚼着,“再说核算这种事都是团队计算,我主要负责条文与明细的罗列确认。”

“那你工资核算怎么办?税金保险还有股票什么的,难道告诉人家看着来吗?”

听完戴萌的解释莫寒更是笑着调侃,整个人缩起来盘腿坐在沙发上,悠闲的抱着个抱枕吃着苹果切块。

“才不是!我都用软件算好的!不是有专门记录核算的APP么?X付宝也可的!”

莫寒摇着头,“你这样很难存钱诶。都没有支出收入计划,应急用钱会很麻烦的。工资啊股票啊也要做核对表格才能准确计算年均收入支出,下一年才能有正确投资计划。”

还没有涉及到具体数字,光是听这几个支出表戴萌已经开始头疼,看莫寒一脸轻松的跟自己普及个人资金收支计划的基本知识,瞬间脑子蹦出一个近乎完美又十分因地制宜的念头。

“莫莫,我有个好提议,可以解决这一大难题。”

莫寒歪着头,正好奇戴萌有什么绝妙办法能解决这个历史遗留问题导致的困难项目。

“要不,你帮我管工资吧。”








评论(2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