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迟到的双十一放毒

在看知乎的2.0,差点忘记投稿。

先放了再说。

上海boy明儿更。









云柔山纪事


其一  云柔八叙



蜀锦


晦冥堂有规矩,晨起不打坐,夜里不留人。

虽然是打着思过惩戒用的堂室,可多半都是弟子们在这里趁着月上梢头借光小酌百香果,捎带佐以辣条或是吃点别的。

今儿个却是另一番景象。

“欸你说,咱们在这抄着个,那个、真会饶了咱们?”

孙芮举着个笔翻了翻还剩下的卷轴,又往邻桌的钱蓓婷那瞧了眼,“不会耍咱们吧。”

钱蓓婷正奋笔疾书到都快顾不上嘴皮子了,“这事要搁朵朵倒是有可能。莫师姐,应该不会的。”

“唉!”孙芮一声叹息,心中腾起一丝后悔,可又想起在那受了委屈的同门师姐们,自己挺身而出也没什么不对,“今天真是悬啊!”


旬休几日的功夫,孙芮和钱蓓婷跟陆婷琢磨打算去山下的镇上转一转。合着也到了该换季采办的时日,本门同宗的师姐们就交代了要的东西,一同采购回来,给了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让她们离门下山。

本宗的大师姐跟随师父出山办事还未回来,二师姐陆婷自然担起责任,本欲带着几个师妹浩荡下山扫货,结果半道遇上术宗的人也下山采买,正好结伴而行。

术宗里冯薪朵和墨宗徐晨辰平日和陆婷孙芮钱蓓婷她们玩的挺好,这次遇上,几人也乐的有缘,更是当成郊游,槐月踏青。

谁知高兴还没半日,就在胭脂坊和店家吵起来。奉命去对街慧书坊收书回来的孙芮钱蓓婷和徐晨辰,一进门也毫不犹豫的加入了战斗行列,战况立马转变。

都是年轻气盛的骄子,怎么肯让无良商家欺辱。可纵是赢了说辞和赔偿,纠缠间陆婷下颚一侧还给划了不大不小的口子——那是替执意不让她动武却差点被伤到的冯薪朵挡的。

孙芮她们也心有怯怯的直盯着陆婷的下巴看。


回去的时候冯薪朵才叫不好。

“莫莫的书给染了墨!”纠缠间都压着火,不能动武抬手间也就顾不得形象。打翻砚台的罪魁祸首其实还是钱蓓婷无心之举,不过后来又被踩了脚印、折损了数页也都是争斗间无暇顾及的孙芮的慌乱。

因为是早就预订的古本,断不能短时间再弄来。冯薪朵小心翼翼的翻了翻,在陆婷孙芮钱蓓婷期待的眼神下摇头摇头。

“怕是难以修复。”

就连巧手天工的人都说不行,看来是难了。

“也许莫莫自己能修好?”冯薪朵又道,“不过在那之前……”

陆婷一摆手,心中已明了,“我们必然也是要被修理的。”

“认命吧。”徐晨辰语气平淡。她倒是不惧,因为她也就全程站那围观,加以家乡口音的嘴炮攻击。


暮色四合之时回到门里,陆婷招了小师妹们去把大家要求采买的东西带回去分发,自己领着孙芮和钱蓓婷,跟着冯薪朵和徐晨辰去往术宗那负荆请罪。

冯薪朵途中从树上折了几只桃花枝杈,往陆婷和孙芮背上比划。

“凑合着用呗。”

陆婷因着身份很想拒绝,但莫寒冷面从断经阁一出来,她就压着孙芮的背直接给跪了,后面还有个微微颤颤的钱蓓婷。冯薪朵和徐晨辰站边上,欲言又止的明显。

莫寒一挑眉,瞧冯薪朵两手空空,徐晨辰身后藏了个破碎的书卷,心思便已了然。买书都能出岔子,其中定有了什么不小的事故。不然以陆婷的傲气,怎么肯都亲自压着人来低头认错?

虽说这罪请的有点大。

她和陆婷同门不同宗,但一年纪比陆婷长,二论辈分陆婷当叫声师姐,死乞白赖跪说也受得起这一跪。可相比书本破损这种事,真不至于让堂堂御宗二师姐给她这个术宗的大师姐下跪赔罪。

传出去闹个门宗不和,岂不让人笑话。

从徐晨辰那接过残本,莫寒心里叹气果然无缘本物,面上却还平静,便赶紧让陆婷起来。也只罚了钱蓓婷和孙芮把前些日因为年久磨损的门规册子抄四本,以来给各宗替换旧的。

冯薪朵心想师姐果然还是顾忌同门的面子没太为难,或许是因为自己往陆婷背上扔的那几只桃花树枝起了作用?


戴萌两日后回来就见陆婷脸上挂了彩,当即就揶揄起来。

“半夜偷香不成反被揍了?”

陆婷白眼一翻,心道换成你可能都不仅是个被揍的下场。

问了详细的情形后,戴萌深以为意的点点头,“莫莫做的对。”上个月去晦冥堂打扫时她就看见门规泛旧发黄,是该重新誊抄存本了。

然后亲自去晦冥堂转了一圈,慰问了这几日忙着奋笔疾书的两位师妹。戴萌回房取了东西,遇见林思意闲聊两句,转身就往宗门方向去了。


金乌西沉之际莫寒已然用过晚膳,回房要沐浴,却在屋中正桌上瞧见个年代木匣。木匣本身倒是纹理朴素,却有个六棱三线四捆的青铜锁。那是前朝存物,因她们也学奇门遁甲的机关之术,莫寒对这类古旧之物也是细心收集。匣内更是别有洞天,一块崭新蜀锦,裹着同她那本损坏了一模一样的古本静置其中。

自己那本本是打算试着修复,可难度有些大。莫寒望着书桌上的那本残破,又瞧了瞧自己手里的这本,重获的欣喜跃上心头。

手指摩挲着卷草海棠纹锦,思索这莫名其妙的来历也许还真有迹可循。前几日随师叔去往蜀地办事的不正是那个走前还来自己这里顺走蟹壳黄要当干粮的人么。

若真要论来,几块糕点换了这些自己喜欢的什物,这笔买卖她倒是赚了。


第三日大殿诵读后各宗散去,莫寒隐晦的拉住那人衣袖,从侧身的布袋里掏出一个漆制木盒——戴萌识得是莫寒房间里常用来装点心的盒子。

“之前答应你的彩云酥,昨儿得空做了。贺你平安归来。”莫寒面上淡然,戴萌却瞧着她故作平静的神态笑了。

高兴的把盒子抱怀里,仿佛生怕谁抢了。但这也还真说不准。毕竟她们宗里馋嘴的饿狼不少。尤其还是面对莫寒出品的吃食。

“我定好好品尝。决不让她们抢了去!”戴萌喜笑颜开,对莫寒急忙应答了仓皇而逃也不气恼,全当佳人害羞了。

大殿里还没出来的孙芮和钱蓓婷躲柱子后面全程围观,暗地里嘲笑戴萌抱着吃盒傻笑犯蠢。陆婷缓步靠近给了两人一人一头栗,才说开了为何会有这结局。


那日回来和陆婷言谈间得知孙芮钱蓓婷抄写戒律门规之事。虽事出有因可却累得莫寒受损,罚的那也叫顺水推舟,甚至称不上惩戒,借个名头大家面子上过得去。自己本来这次出去就想着给她带了蜀锦当个小物纪念,因为这些年在云柔山入门苦修,多年未回家的莫寒大抵也会想念家乡的事物。趁着随师父出门办事,虽未到播州只在蜀地附近几处,便也留了心思。可比起那珍藏古籍,自己手里的这块蜀锦大概没那么重要吧。最后去山下的慧书坊找老板软磨硬泡,还真学磨来了同本古籍。尽管也是折还了人情和自己肯多掏银子。至于那块蜀锦,就给莫莫包书用吧。


这些年她心思藏的半深不浅,欲告之又惧之,举步维艰的想在踟躇间寻个平衡;莫寒倒是配合的和她一来一回的推演,两相下来到真是欲说还休的暧昧。

见戴萌还在那抱着个盒子傻笑,陆婷实在忍不住过来拍醒了她。

“人都走的没影了你傻站着什么呢!要不先移驾练武场指导一下师妹们?”

知道陆婷是揶揄她,戴萌收起眼底笑意,盒子揣好了,点头跟陆婷往练武场走。


“等一下,你不是打算抱着这个盒子去练武场吧?难不成指导招式的时候你还要抱着它吗?!你是有多怕莫莫的点心被抢啊!?”



————————

虽然说是八叙,但也许根本到不了

评论(1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