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59

突然发现因为连续加班两周,存稿竟然也不多了!紧急事态!!

于是发文前一小时肝了新一篇,赫然发现竟然意外回归原始设定:关于让莫主管替戴律师管理工资,以及陆总监致力于发展终身房客冯设计师的路线。

进入60章觉得终于开始有实质性的进度,以及往一早脑洞时计划的方向发展了,但是中间竟然磨蹭了这么多章我也真是能扯。不过感情嘛,哪那么多一见钟情,不都是各种近水楼台的窝边白菜时间久了才发现能拱了么。

也只有时间久了,才发现对方的重要是无可替代的。

无论如何,也希望这篇文能给在枯燥无聊的工作之余、和琐碎平淡的生活以外的诸位带来一点点的饭圈清流洗洗眼。

说到底,娱乐大众一下而已。小偶像们开开心心最重要。

这样,这篇文写到这的意义也就够了。










59.

看着转天早上在她怀里睡的安稳的冯薪朵是陆婷认为自己被打脸最快的一次。

之前出门时为了省事就定了一个豪华大床房想睡的舒服一点。毕竟同床共寝也不是一回两回,孙芮寄存行李的期间她们天天睡一起也没见的有什么。

定一个双人间会不会显得有点太刻意?陆婷犹豫的时间不超过三秒,立刻选择了豪华大床房。

头天到酒店搁了行李就出来玩也没想别的,晚上回来先后洗过澡还在睡前闲聊了几句。转天早上抱着醒过来却莫名的觉得羞耻。


陆婷觉得自己大概或许不一定能挽救。


冯薪朵施施然睁眼的瞬间陆婷右手捂着眼,左手还被自己枕着——她睡觉总会缩成一团。和陆婷一起睡的时候,陆婷总会把她抱住展开,以企能让她睡的舒服些,避免压迫心脏之类的。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后来主动缩进陆婷怀里变得很熟练。

“大哥。”刚睡醒的冯薪朵语调软软的,扯住陆婷睡衣领轻轻的叫了一声。陆婷恍然间侧头,盯着她素净无暇的脸发愣,眉宇间本来的一丝丝懊恼也顿时烟消云散。

“冯薪朵。”陆婷还盯着她的脸,舒缓的念出她的名字,之前捂着自己眼睛的手抬起来贴在她的耳边。


接下来似乎要发什么。


冯薪朵感觉到气氛的变换。假日的晨间,床边温柔的呼唤,以为会按部就班发生的线索在陆婷开口接着说快点起床吧就销声匿迹。眨巴自己的大眼睛,反复确认的看了陆婷几秒。然而只有纳闷的表情和不明所以的疑惑。冯薪朵顿时心里来气的裹了自己被子一个翻身,留给陆婷一个冷漠的背影。


于是陆婷初次尝试的温柔晨起唤醒服务以失败告终。



以陆婷叱咤好友情史八卦通的这些年,什么样的撩妹技能情话大全没见过?风里雨里也浪过来了,如今独善其身还孤芳自赏,可不是没些本事的。本以为冯薪朵会出现她意料之中的反应,没想到反被杀了个措手不及。陆婷后来一琢磨觉得倒也该是这个理。如果冯薪朵与其他人无异,那她也不会现在才有了蠢蠢欲动的苗头出现。


嗯,能被我看上的姑娘果然不一样。


不过目前陆婷还不打算对这个她看上了的姑娘有什么过于实际的举动。原因有很多,归结一句话就是感情投资风险难度大。她得先准备好血亏的心理建设才能有下一步的动作。


或者,还是干脆直接扼杀在摇篮里算了。


和陆婷左思右想的顾虑不同,晨起后的冯薪朵恢复了平时温和的状态,选择手账里的计划项目接着玩,并对陆婷所有所思的状态假装自己瞎了眼。




在畅玩了三天,也终于在微博朋友圈晒够了宵夜气死了莫寒后,冯薪朵慢吞吞的吃着水果看陆婷收拾她俩的行李准备退房回上海。

买的手信纪念品零食特产零碎的装了半个箱子。冯薪朵边吃边看,想着以后两个人再出门还是得带俩箱子,至少一个大的一个小的。家里饿狼那么多,空箱子出去满箱子回来已成习惯。

待陆婷都收拾好,又喊她过去检查一遍,看有什么没放进去的。鉴于冯薪朵经常在家乱丢东西找不到,陆婷为了避免案件重演让她检查完自己又检查一遍。

“强迫症哦。”冯薪朵小声嘟囔。陆婷在卫生间里翻看,听见了也没理她。等都确认好了,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拍立得,拉着冯薪朵站在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前,背后趁着苏州有些阴暗的天空和远处古镇的背影,在照片里结束了这次短暂的旅行。




回上海的当天开始,两人都没提这次旅行间的发生的某些片段。倒和平时的相处没有什么变化。像商量好的似的,默契的有些过了头。

陆婷闷在心里想了两天,觉得还是有些不吐不快,但是和冯薪朵却难以启齿。

于是许久不见的情况再次发生,戴律师又被堵在茶水间了。

可看着戴萌一脸纳闷的样子,陆婷不知道为什么又说不出口。总觉得,将感情的苗头暴露在非当事人的别人身上,有种错失意义的遗憾。

尽管没办法告诉你,但还是希望你应该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在心里划下等级地位的界限,陆婷一副果然还是无法坦白的长叹,使劲儿拍了拍戴萌的肩膀,甩了甩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老老实实的回办公室接着跟新项目的结构分析奋斗去了。

徒留戴萌一个人在茶水间一头雾水。




晚上回家吃完饭在沙发上闲聊。戴萌想起下午被陆婷莫名其妙堵在茶水间,又莫名其妙被叹气而一言不发走掉的事。莫寒还在专注的诉说着今天中午在公司对面街新开的那家面馆有一种超奇怪口味的汤面,吃的她难以言喻。看着她认真吐槽的样子,戴萌联想到陆婷那叹气无奈的样子,感觉又有点风中凌乱。

“你听见我说什么了吗?”莫寒微仰头看她时还抿嘴,显然是对中午那顿吃的很不开心,而戴萌恍然间的走神也惹得她不满。伸手在莫寒头顶安抚的摸了几下,可惜一开始莫寒拒绝的躲开了。但在自己承诺周末去吃火锅补回来时,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啊,不过你不能吃。还是吃点清淡的吧。胃还没好。”

“是,莫莫说的对!我都听你的。”


评论(1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