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57

做PPT找素材时在老福特看了不少平面设计,其中不乏好多书封设计的精品,动了给上海boy做个封面的心。不过出本这种事还是个遥远的梦想,也许某天做本自己留个纪念吧哈哈哈

然而并不知道什么时候完结,一切都是浮云。








57.


陆婷动了旅游的心思说起来还是前些天被冯薪朵给拨撩的。

莫寒在朋友圈发了和戴萌在酒店吃宵夜的图。虽然主要意指还是美食,可冯薪朵看俩人趁着出差间隙的休息半日逛街遛弯,晚饭还在夜市大快朵颐,觉得羡慕嫉妒使她生出攀比的心。

“好想去旅游啊~~”那晚上在微信和李艺彤发语音,冯薪朵哀怨的语气让路过客厅的陆婷实在不能装聋作哑下去。转天午休时抽空查了短途的旅行推介和酒店车票。行程攻略做的那叫一个迅速。

万事俱备,就差你了。

把家里的备用钥匙给戴萌送去时她人还没醒透,迷迷糊糊的听陆婷絮叨说要出去玩的事。等反应过来陆婷早拉着行李和冯薪朵打车走了。

给吵起来的莫寒艰难的从房间的床转移到客厅的沙发,也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朦胧模样。

将钥匙放鞋柜上戴萌也蹭着坐过去。两个人互依着打哈欠。

“晚上吃什么?我去买?”稍微坐直一点让莫寒靠的更舒服,戴萌轻微晃头迅速清醒。莫寒抱着抱枕一副不想醒来的慵懒样,答话的尾音也变得轻软。

“别麻烦了,订外卖嘛。”

紧凑繁忙的工作状态一旦进入休息期,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随之缓下节奏。两个人从昨天傍晚超市回来,晚上终于有空在家吃了一顿家常饭。接着就一直睡到转天中午陆婷来敲门为止。

“哎呀,真是颓废了。”戴萌感慨以前自己养生作息的习惯近来实在难以贯彻,尤其是参观了莫寒修仙模式之后更是叹为观止。怎么有人能打游戏打到两三点还不困?

“熬夜会胖的你知道吗?”在外地出差的几日也依旧习惯修仙作息的莫寒居然还瘦了!

“那、那发际线也会高的!”说完得了莫寒一个瞪视,当晚敲了半天莫寒的房门就是没人理。宵夜一口都没吃上。

孔肖吟对此嘲评:作!


戴萌和莫寒出差回来,陆婷和冯薪朵出去游玩。每天上班下班两点一线的钱蓓婷就显得格外居家。在孔肖吟回来的当天简单的举办了迎接她的小龙虾宴。孔姐姐开心的拍了拍钱小妹的肩膀,觉得孺子可教,都会给姐姐准备好吃的了。哪知道后面孙芮接了一句,你是不知道,再不吃都要过期了。她那是心疼钱而已。

金牛座又姓钱怎么了?你们这是星座歧视!姓氏歧视!消费观歧视!

不理会钱蓓婷和孙芮三秒吵三秒好的奇怪情谊,徐晨辰淡定的陪着孔肖吟吃完了剩下那盒小龙虾,美曰其名:浪费食物,你这是罪!

饭后洗完澡的孔肖吟回房间看钱蓓婷在自己床上折腾被褥,“你在那鼓捣啥呢?赶紧把你那身脏衣服脱了洗澡去。瞧你刚才和孙芮闹的,裤子上滴了油知道不?”

擦着头发往梳妆台去吹干,孔肖吟还念叨说别蹭她枕头上。钱蓓婷用薄被把枕头一裹,抱起来要往门外走。孔肖吟从镜子里看到动静,赶紧撂下吹风机问她哪去。

“回我屋啊。”钱蓓婷理所当然,“你不说怕我把油蹭你枕头么。”

话也是她说的,油裤子上也真有,可孔肖吟不是这个意思。

“大晚上的折腾什么?赶紧洗澡换衣服睡觉。”看着钱蓓婷还抱着被子傻站在床边,孔肖吟有一丝种解释不通的懊恼盘旋,而面对某个似乎对她表述并没反应的人更是生出有点气急败坏的情绪,“钱蓓婷!你要上哪去!”

“上哪?回房间睡觉啊。”此时此刻的钱蓓婷才真正是茫然的眨着眼睛。

从最开始和孔肖吟合租,到孙芮和徐晨辰陆续搬来后,钱蓓婷已经习惯了和徐晨辰搭档室友的生活。这次孔肖吟出差,也想着得些日子回来,在征得孔肖吟同意并承诺帮她收拾房间后,钱蓓婷卷着自己的铺盖和小枕头,上孔肖吟这来体验几天独自霸占大床房的乐趣。

享受够了,孔肖吟也回来,那自己回自己房间不是很正常吗?


如果说钱蓓婷的懵逼表情是真实心情反应,孔肖吟倒是想看看到底她俩是谁脑子不好谁太过单纯。把钱蓓婷的枕头和被子从她怀里抢过来扔床上,到柜子里找了件T恤和短裤扔给她。孔肖吟推着钱蓓婷去洗手间门口。

“进去,洗澡。洗完出来睡觉!”

动作一气呵成,半点给钱蓓婷思考的余地都没有。当然孔肖吟太过严肃的表情也是她欲言又止拒绝的阻碍。

虽然并没做错什么,为什么看她横眉冷目的瞪自己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然后,有点想拍下来当表情包啊。

然而愉悦的留宿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当了半夜人形抱枕的钱蓓婷再一次经历孔式锁喉功后,笃定主意以后自己绝不屈服在孔某人的淫威之下;如若再犯,她就是只鸭嘴兽!


“那敢情好,你俩一只鸭嘴兽,一只胖头鹅,多搭!”

钱蓓婷觉得孙芮可能最近被儿童文学荼毒过多,连形容词都变得幼稚起来。鸭嘴兽的事她也只是随口说说好吗?她可是想做白雪小公主的!

尽管孙芮对她的梦想可能实现的概率表示质疑,但钱蓓婷还是坚持“梦想是需要汗水堆积的!我相信聚虾成塔!”

旁边听的徐晨辰也很溜的接话茬,“小钱,在你梦想堆积前要先把口音纠一纠。被小孔带的都大舌头了。是沙不是虾。”

“你可憋指望她俩能改好了。”孙芮说着想起来上次孔肖吟自己动手染发失败弄得满脸染发膏的事,徐晨辰还凑热闹不嫌事大评价造型失败的孔肖吟简直煤矿老板出坑下工。

冯薪朵给陆婷听孙芮她们在微信里的群嘲,感慨相处久了人果然是会变的相似。

陆婷可没她那么感性,忙着乐的拼了副对联甩群里,“聚虾成塔钱蓓婷,鹅煤掌门孔肖吟。”



——————————

期待11号的穿越吧厨房🤓

评论(1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