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56

贴着创可贴的兔子,真是太!可!爱!了!时装周的小戴简直帅的不行!

然后我现在在双开听马鹿KTV直播😎

然后昨天无意间看了两篇肖钱R18......

从此见到了新世界,微博那个泡面梗写着玩的,别当真😂因为不一定会写,就算写了也是被神海荼毒多了







56.


莫寒倚在戴萌的办公椅里闭上眼。比平常座椅略大的办公椅很舒适,看得出是专门的工程椅。戴萌又和她无意间提过腰不太好,所以斥巨资买了一把放家里。莫寒曾经有幸体验过,确实很舒服。舒服的靠着拿出手机给李宇琪发了条微信,简单交代这几天的行程给这位爱操心的好友,然后点开B站看前些日落下的游戏录播。因为在外面,莫寒把声音调的挺低。

所以许佳琪风风火火打开戴萌办公室大门的时候,莫寒眼疾手快的把手机扣在桌子上,迅速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脸严肃。

“唉?老戴呢?”许佳琪也跟着一愣。因为知道戴萌前些日子出差,自己也替她跟一部分工作,没少上这边来熟悉人事。戴萌的秘书陈观慧她也早聊开了,她办公室的其他助理和下属也见过好几回。因此对于这位能坐在戴萌位子上穿着套装的人,许佳琪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是哪个部门的或者是谁。

“老、咳,戴萌呢?”许佳琪问,眼睛还眨呀眨的盯着莫寒看,“她不是回来了吗?”

“去隔壁办公室了。”莫寒老实的回答。从称呼语气来说肯定是戴萌的熟人,并且还能这么直接的打开她办公室的门,关系肯定不一般。但是对许佳琪打量的目光有些拘谨。已经从业好几年的莫主管尽管面对不少甲方客户时依然落落大方,但是在不熟悉的空间环境下,还是会有面对陌生人的一丝谦逊与局促。

“许佳琪你堵我门口干什么呢?”戴萌的声音从门外传出,莫寒暗暗松了一口气。许佳琪刚要扭个身看,就被戴萌给推进屋子里。

“你去哪了?”站好的许佳琪拉平西服外套的袖口,对走到桌前放文件的戴萌质问,“我听你秘书说你不是今天回来上班?”

戴萌把文件放桌上检查无误后,一手把桌上自己和莫寒的包都拎起来,然后边推着许佳琪出门,边招呼莫寒准备走。

“今天就是来开汇报会,我要倒休好吗?你以为我是去玩吗?出差很累的!”

许佳琪被戴萌力大直接推着出去,刚要问你办公室里面是谁,戴萌已经拉着莫寒去等电梯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还欠我一顿饭呢!”许佳琪对着戴萌喊,语气有些抱怨,“你说过请我吃饭的!我都和五折说好了!”

彼时戴萌已经进电梯了,马上按钮,在缓缓关上的电梯门缝里,是戴萌对许佳琪的挑眉一笑,“先欠着吧。”

差别待遇!对别人献殷勤又提包又拿手挡电梯门的,对自己就这么刻薄,一顿饭还要欠着!多年的同学情谊,先解散几秒!



两人在商业区的餐厅吃饭,戴萌告诉莫寒那是自己的同学兼同事,近来随着新上任的老总一起空降来的。人比较油腻,无须在意。

莫寒没反应过来戴萌为什么要和她强调后一点,毕竟也不是会经常见面的关系。不过说到这又想起上次提起想叫赵粤来家里吃饭也因为近来工作事多给搁置了。

最近工作和生活慢慢步入正轨,莫寒也觉得舒心了不少。从去年开始有变动到今年顺利搬到戴萌这边合租,一切都开始变得慢慢好起来了。

看来当初的决定还是正确的。



当然同样还对生活状态很满意的还有冯薪朵。

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里的综艺节目,脚搭在另一边发微信的陆婷腿上,冯薪朵休闲的啃着苹果,享受美好的娱乐时光。

“你什么时候休假?”陆婷拿着手机在那按着,冷不丁的来了一句。

冯薪朵以为她在跟别人发微信不以为意,还啃着苹果随着节目乐呵。

“问你呢。”陆婷动了动腿示意她,“什么时候放假啊。”

“干嘛呀~”冯薪朵正看得起劲,被陆婷给骚扰了不愿意搭理她,“忙着呢。”

“你最近都不到下班点回来你跟我说你很忙?”陆婷有时候回家就看见冯薪朵各种仰躺侧躺在沙发上不知道怎么待着好,甚至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失业了,“你们工作室不会倒闭了吧?”

“去你的乌鸦嘴!”回过头瞪着她,冯薪朵缩回的脚顿了一下朝着陆婷的腰就要踹,幸好陆婷眼疾手快抱住了。

露出谄媚的笑容,陆婷给冯薪朵赔罪说着好话,“这不是想问你什么时候有假期咱们去玩两天嘛。”

近来工作一切按部就班,趁着新项目筹备期间尚能有一丝喘息的设计部陆总监,打算找个休假加周末,和室友冯小姐一起来个短途小旅行。

“两三天的时间,也就够去西塘转一圈的。”冯薪朵转回去接着看电视,语调平淡的坦言,“我最多能请两天假。”

虽然不算是忙时,但是无故请假出去玩阿黄一定不会那么痛快的答应。两天已是极限。

“行吧,两天再加上周末,周日回来还能休息半天调整,也将就吧。”陆婷一手还抱着冯薪朵的脚,一手捞起手机确定了酒店和车票,“让戴萌回头过来帮忙喂纳豆,顺便给咱们打扫一下房间。”

“你可拉倒吧!她们家都是莫莫收拾,她最多也就是个帮凶。”陆婷一愣,冯薪朵又改口,“哦,帮手。”

“你这个说话不过脑子的。”陆婷看了眼趴在她拖鞋上的纳豆,“要不还是送孙芮那去吧。至少还有个duang陪着,不至于抑郁。”

冯薪朵想了想孙芮那边伺候猫的架势,忍不住有点担心,“不会回来就变胖了吧。”

确实眼见伙食快要比人还好的duangduang日渐发福甚至往条形状发展,陆婷难免有些忧心,“呃……希望不会。”

但愿玩完回来的时候,她家纳豆不会从英俊小英短,变成粗壮小肥肠。



——————

是不是该打一个豆Duang的tag?

评论(35)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