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上海boy 53

加班加到感冒成废狗模式,偏偏赶上文思泉涌,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你们猜会不会有期待的事发生?







53.


终于在项目地结束如火如荼的前期工作,习惯这类出差的戴萌表示此次行程有了莫寒的陪伴很愉快。唯一的美中不足,大概就是回程前一晚与当地项目对接的负责人和相关人士的送别餐会不那么开心。

按理说这种目的性的聚餐戴萌参与的也不少,可每次基本上都是和吴哲晗一起,鲜少和陆婷一起,也都是能躲就躲,而公关部或者市场部的人都会帮忙挡一挡。这次就她和级别略低于自己的孔肖吟在,再加上个看起来似乎不太能喝的莫寒,戴萌就只好硬着头皮担负起挡酒的责任。

“酒量不行就别逞能。你说你丢不丢人?”坐在另一张床上的孔肖吟喝着解酒茶,看摊在床上的戴萌装死,“你知道你有多重吗?”

因为莫寒想方设法借口工作争取了退席,戴萌和孔肖吟才免于在酒局结束后和合作方二趴继续被灌的命运。

“公司就是坑人!要在我们以前部门,随随便便一个人就干趴下他们这群人了!”孔肖吟之前在东区公司的部门多是酒量了得的东三省员工,从不怯场各种酒局,为此也在某些工作洽谈方面意外的有优势。

戴萌额头上盖着个湿毛巾,是孔肖吟大发慈悲用莫寒房间的毛巾淋湿了给她弄的。整个人虚弱的躺在床上,胃里的不适让她对孔肖吟的嘲笑懒得辩驳。毕竟虽然是隶属高层行政部门系列,戴萌亲自出门应酬的机会也没那么多。周围人除了个孔肖吟和据说隐藏属性的孙芮,都不太好酒。偶尔也不过聚餐时乘兴小酌一翻。要不然钱蓓婷也不会因为聚餐酒局和孔肖吟不打不相识。

孔肖吟拿手机在那划来划去,偶尔视线照顾一下戴萌。看她还在床上哼哼唧唧,忍不住咂嘴,“莫寒去买药了估计。不过我说,你也太菜了吧。”

戴萌抬起手摆了摆,表示自己现在只想安静的挺尸,不接受任何人身攻击。

“行吧。随你。”马上闭嘴的孔肖吟把剩下的温水放在床头柜,拿起戴萌头上的毛巾要进洗手间,“你要不先睡会儿,她得待会儿才回来呢。”

“嗯。”戴萌感觉多说一句话都费力气,果然酒量这个东西不能逞能,今天总算认清了事实。听着洗手间里水流声,渐渐的也困倦起来。迷糊间恍然觉得手机好像响了一声,戴萌挣扎了下还是败给了疲倦。


莫寒买药回来的时候戴萌安静的睡着了。

从塑料袋掏出两包醒酒帖,莫寒递给孔肖吟一包,另一包撕开了直接贴在戴萌的额头。

孔肖吟撕开后就举着,等莫寒转身过来递给她,笑着指着自己的额头,“莫莫,我也醉了~”

莫寒没好气的回个白眼,揭了胶直接往孔肖吟脑门一拍,“我看你挺精神的。”

孔肖吟嗷的一声叫,差点把戴萌吵醒。莫寒连忙按住她的嘴,示意她安静。

“逞能的结果,活该!”孔肖吟朝戴萌一指,又指着自己,“牵连的受害者,委屈~”

莫寒不理她,走回床边坐下,用孔肖吟刚浸洗过凉水的毛巾擦了手,贴在戴萌因为酒劲泛红发热的脸上试图给她降温舒服些,“要不让她今晚跟我睡,你在房间里好好休息吧。”她们架着戴萌回来的时候想着方便且距离近,就把人搬进了莫寒的房间。

毕竟孔部长酒量比戴律师好些,对待处理醉酒的人,却没有生活经验丰富的莫寒来的熟练。

“这不太好吧?”孔肖吟马上反驳,“你舍得我一个人在房间没人照顾吗?”

莫寒很想回一句舍得,不过孔肖吟故意的扮可怜还是很用有,有些意外的动摇,开始思考更合理的安排。

孔肖吟观察莫寒表情变化,心下也就明了。“虽然是开玩笑,但是你真心挽留我也是不介意的。”常年在市场类的企划部工作,中国式饭桌酒局谈生意的方式早就习惯。只是没想到戴萌居然酒量比自己想象的要差,也连带替她多喝了几杯,或许真有那么些许醉意。“你一个人行吗?”孔肖吟想起她俩把戴萌带回酒店的艰辛,又看戴萌安静的睡着,“不过她倒是挺老实的,醉了也不闹。”

“行的。你也早点休息就行。”莫寒两手都贴在戴萌脸上,看她似乎也蛮眷恋自己微凉的手温,莫寒只好微转身和孔肖吟交代,“桌上的塑料袋里面有我买的含片,还有泡腾片,你待会儿洗完澡喝了再睡。”

孔肖吟翻了出来,提着自己的小包,在门口和莫寒油腻的飞吻,“晚安莫莫~”

如果此刻是陆婷或者钱蓓婷,大概会回以一个滚。莫寒也挺想,但良好的自我素质控制了情绪的第一反应,目送孔肖吟还在继续不停的飞吻,莫寒深吸一口气还是忍不住猛的站起来朝门口气势汹汹的走过去。孔肖吟见状赶紧开门逃跑,留下一句发音不准的“Enjoy tonight~”窜回自己房间。

关门回到床边,帮戴萌解开领口的扣子,莫寒坐下拨开她额头散落的几缕头发。


其实今天去酒局前就预计到会出现的后果,莫寒还惴惴不安的想着自己要是被灌酒该怎么拒绝比较好。尽管自己只是合作公司,但也是一起来参与项目的甲方,赶上这种场合,也不能太丢戴萌她们的面子。可当自己微微颤颤的盯着那斟满的酒杯发憷时,身边的戴萌毫不犹豫就端了自己的那杯一饮而尽。

没有一丝的迟疑,没有任何的推脱。非常自然。

似乎总是在自己困扰的时候,就伸手施以援助。感觉单单一个巧合,都不足以形容了。

因为思考而无意识的动作,戴萌缓缓睁开眼,声线略嘶哑的喊了声“莫莫”,莫寒才惊觉自己把人给吵醒了。

“还难受吗?”仿佛为了掩饰自己刚才过多的触碰,莫寒故作平静用手背碰了戴萌的脸颊,“脸没刚才那么红了。”

戴萌抬手抓住莫寒打算收回的手,继续按在自己脸上,“你手蛮凉的,摸起来很舒服。”

哲学的莫寒马上秒懂奥义,有点不自然的嘟囔一句,“你喝酒太多发热而已。”看戴萌似乎没什么别的反应,应该是没太多哲学知识储备,莫寒才说,“我去给你放水洗个澡吧。待会儿去帮你把衣服拿来。”

还在享受莫寒手温的戴萌闭着眼,休息后感觉身体舒缓些,说话也不那么有气无力了,“怎么,孔肖吟霸占你房间了吗?”

“没有,她在自己房间里。你现在在我房间里。”

莫寒话才说完戴萌还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你喝太多了,我不放心。我跟她说,让你今晚跟我睡。”



————————

TeamSII三队长的爱怼纠葛

评论(18)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