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52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最近超话里大家飞的都累了,硬糖都不磕了,膨胀了啊。

然而黑道呼户却进入异地模式,真是辛苦。

话说最近开始有主公和素贞的opv,可惜素材太少剪了镜头也不多。很期待成片出来的大家的混剪cut

看了瓜皮聚聚的17年心旅模仿集锦,复习老来俏黑车那段超绝了。三哥真不愧是正义的伙伴!


————————————————————



52.


“有点出息好吗?被一顿沙拉就给收买了!”转天吃早餐时孔肖吟对戴萌批判,“怎么能这么容易就屈服?”

戴萌不为所动,点好餐点,给莫寒发微信说楼下餐厅等她,“我这叫见好就收。”

“什么见好就收,你就是怂!”感觉下一秒东北你孔姐就要说出不要怂就是干的口号。

一听见怂戴萌立刻不服,“才不是怂!”

和孔肖吟争辩半天,莫寒也下来了。走近戴萌她们,刚刚好就听见戴萌那句“这不叫怂!这叫尊重!这是我对莫寒的尊重。”

孔肖吟看莫寒来了,因为戴萌背向着她看不到,自己也只好闭嘴。

“你们一大早就吵很有精神啊。”莫寒看似没听见她们的对话,一手按在想要起身的戴萌的肩膀,一手拉开椅子坐在她旁边,“你点好了吗?”

因为已经同居有段时间了,戴萌大致知道一些莫寒的喜好。刚才微信也说了帮她点好餐。莫寒又滤了一遍菜单,确定没有别的想吃的。就乖乖坐着和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孔肖吟假意咳嗽一声,“莫莫昨晚睡得好吗?”

“好啊。”莫寒笑到眯起眼,“没有你们俩在旁边睡得可好了呢。”

戴萌和孔肖吟只好一起白眼回应。


三人在项目地沟通计划工作的如火如荼,远在上海的几人却过上了每日吸猫不亦乐乎的日子。

“啧啧啧,每天不干正事,你还有没有赚钱养家的概念啦?”冯薪朵斥责抱着纳豆坐在地毯前的陆婷,“就知道死亲。”

陆婷一抬头,好嘛,可逮着机会怼她了,“你先把你手里的duangduang放下!”

在厨房给爱猫煎牛排的孙芮半个身子探出厨房,发出中气十足的一吼,“冯薪朵放下我们家duang!”

钱蓓婷一副嫌弃的表情,抖了抖怀里的胖胖,“瞧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徐晨辰拿个逗猫棒一个劲儿的往胖胖眼前递,企图吸引它的注意力,被钱蓓婷瞧见质问你干嘛呢。

“我在训练胖胖减肥。”徐晨辰面不改色的回答。

“减啥肥,那么胖,炖了吃了得了。”冯薪朵见缝插针的回怼。

自从养了猫之后,老来俏的友谊亲密度每日都要支离破碎一次。

“行了憋说那没得用的了。大C你也不看你自己的体型,还督促胖胖减肥,你先少吃点吧!脖子都没了。”

“我感觉我们又要解散了。”陆婷感慨着,转眼就被纳豆抬起的爪子吸引回去。


由于出差三人不在,再加上撸猫造成的日渐萎靡。某天晚上孙芮痛定思痛的决定要奋发图强,把一人独居的钱蓓婷从床上薅起来。

“大晚上的你又折腾什么幺蛾子?”因为孔肖吟出差暂时落得清闲的钱蓓婷正美美的享受一米八大床上翻滚的乐趣,孙芮门也不敲直接进来拉住钱蓓婷的睡衣袖子,然后急匆匆的说,走,陪我去慢跑。

“这不让你锻炼身体吗?还能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孙芮如是说。而且她已经换好运动服了。

钱蓓婷睁大眼睛欲哭无泪,“呼吸新鲜空气也是早上吧!大晚上的你让我歇歇行不行?”

“不行!”孙芮一口回绝,“我还要去薅大C,你赶紧的!”

被薅起来的钱蓓婷和徐晨辰伴随着哀怨,跟着孙芮出门慢跑。

“你俩这叫慢跑吗?”孙芮回头看一米开外的钱蓓婷和徐晨辰。

“我俩这叫慢走。”钱蓓婷步伐还算轻松,徐晨辰则更加堕后。

“我看是遛弯才对!”

“都差不多,你随便叫啥都行。”

钱蓓婷不理孙芮的揶揄,继续淡定的坚持自己的速度前进。


陆婷洗完澡抱着纳豆和冯薪朵并肩而坐在沙发上用投影看电影,正闲聊几句门外有人用力敲。陆婷觉得不好,按住要去开门的冯薪朵的手,并拿起遥控器把电影暂停。还伸出食指抵在嘴边示意不要出声。

冯薪朵让陆婷按住手,看看门,又看看陆婷,大眼睛眨呀眨,不知道还以为琢么什么事呢。

“你定外卖了?”冯薪朵光张嘴不出声,陆婷看懂口型后摇头,然后而已跟着光张嘴不出声。

“应该是孙芮。”

冯薪朵没懂陆婷为什么那么怕给孙芮开门,刚想嘲笑她怂,结果门外面孙芮猛拍门,还夹杂着钱蓓婷附和的恐吓,“大哥!陆婷!开门!冯薪朵!开门!我跟你说啊,再不开门!我啊,报警了啊!”

双手捂着耳朵,冯薪朵猛的撞进陆婷怀里。陆婷被顶的肋骨疼,赶忙按住她,避免二次伤害。陆婷一手揽住冯薪朵,一手在茶几上找手机。按照以往的经验,如果敲门不开那么下一步钱蓓婷的电话就会马上打进来。把自己的手机和冯薪朵的手机都调成飞行模式,陆婷终于稍微松一口气。

孙芮敲的累了要换徐晨辰敲。徐晨辰觉得丢脸,不肯就范。钱蓓婷电话又打不通,三人只好作罢,悻悻然的坐电梯下楼。

冯薪朵适应了一会儿才放下捂住耳朵的双手,心有余悸的长吁短叹。和喝水压惊的陆婷对视一秒,两人都有种劫后余生的错觉。然后笑了起来。

“孙芮一定气死了。敲门不理打电话不接。”

陆婷抬手把冯薪朵乱了的刘海拨正,“不是她死就是你我亡。”

冯薪朵马上应和,“那还是牺牲她吧。不过你明天上班是不是就躲不了了?”

陆婷恍然间看见自己被孙芮和钱蓓婷堵在茶水间一顿毒鸡汤伺候,错愕的和冯薪朵对视愣神,“我现在跑路,弄个出差什么的还来得及吧?”

“孙芮一定好难过的。最喜欢的大哥居然这么对她。”冯薪朵戏精上线,给陆婷展现了孙某迷妹大概会玻璃心的过程,“搞不好你出差回来她会变本加厉。”

“要命了!”陆婷哀嚎,体前屈在沙发上,“萌仔快点回来啊!大哥一个人顶不住了!”


————————

娜娜,到底谁教你那样削苹果的!很危险的

评论(6)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