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成年人的恋爱 (中)

说实话,Gap Year真的会让人沉醉。朝九晚五的上班时啥?老子今天就想躺平在床上......

然而年也过了,岁数也长了,还是得面对现实、钞票,或者诸多糟心事,没办法,至少还得活着呢。

所以有时候写同人文能抒发压力,可以适度减轻烦躁、增加中二病点数、天马行空的乐呵乐呵也挺好




————————————


“这就是好的发展,不仅没拒绝你,还照顾你的口味。”陆婷分析起来头头是道,要是旁边还有个小黑板就更好了。

“但是我送她回家时都没让我上楼。”戴萌如实汇报。尽管当时提出这个要求时她就做好了莫寒会拒绝的准备,但是亲耳听到还是有点打击的。

陆婷更语重心长了,“年轻人,不是跟你说了要循序渐进?一下子上本垒很容易落马的。”

戴萌一听不对,“不是你让我乘胜追击不要拖泥带水一举拿下的吗?”

词穷的陆婷跟戴萌两两相望,跟着看热闹的钱蓓婷笑到岔气。


拒绝的理由有很多,但绝不是戴萌想象的那个。趁陆婷在烧烤店和戴萌钱蓓婷碰面,冯薪朵舒服的躺在莫寒家沙发上打滚。顺便蹭一点小湾湾的冰激凌。

“台词里怎么说来着?年轻人才需要勇敢,成年人就应该欲盖弥彰!”

莫寒正收拾小湾湾丢在地毯上的公仔,“是欲擒故纵吧。”

“意思差不多。”冯薪朵不以为意,“总之就是一个词——诱受!”

“你才受!”

“那可不!从腿到腰,哪里不瘦?”

看冯薪朵得意的伸着腿又掐着腰,莫寒冷笑一声。

“可不,连胸都瘦没了。”

这回换冯薪朵生气了。

“别在这跟我整那些个没用的。你的目标是戴萌。上学时不够坚定的错过了,现在老天爷给你机会重新选择,你还不抓住机会,等啥?”

“老天爷?”莫寒眯了眯眼,“不是你给我介绍的相亲吗?你一开始就知道是她对吧。”还说不是成心的。

“那我这不是看你俩蹉跎岁月着急嘛!”冯薪朵赶紧正色的解释,“要是你俩上学那会儿就在一块儿,估计现在二胎都上小学了吧!”

真生的出来才好!

莫寒不想跟冯薪朵讨论过去的得失。失去的时光说什么也是无法挽回了。还不如正是当下。

可这个当下面前还摆着诸多的槛,也不是一步两步就能迈完的。

“你呀,就是想太多。你俩都一样。要是当初脑袋一热,啥也不管在一块儿,现在哪还那么多糟心的事。”

“那时候真在一起,可能现在早分开了。以她的性格,以我的心思,就是相见可能也是相顾无言的尴尬。”

然而冯薪朵毫不客气的评价——瞎操心!

“人要是没点闯劲儿,连喜欢都说不出口,还有什么资格去期望幸福?”



“喜欢就要大声说出来。”

“拿出你舌战群雄的气势!”

“戴萌,我告儿你!你要是拿不下,我就干死莫——唔!”

幸好钱蓓婷及时捂住了孔肖吟的嘴阻以挡住暴击的一句话,戴萌瞧着也有点喝的猛的陆婷,手还搭在自己肩膀,压的她有点疼。

可此时此刻的脑袋却很清醒。


还是喜欢她的。一直都喜欢着。

这么多年隐藏起来的心情,在再次见面的那一瞬,曝光了。


“去吧!”陆婷脸红着,眼神因为酒劲上来略显迷茫,鼓励的语气可没丝毫没影响,“上了她!”

啥?!!

这段秘密的鼓励被戴萌努力的藏起来很多年。她可不敢告诉莫寒陆婷曾经在喝多了情况下对她如此直白的劝说——这可是比孔肖吟的爆发性发言更劲爆更具危险。



在继约逛街约看电影约看画展均告以失败后,戴萌终于认清事实——莫寒的世界大概只允许火锅烤肉这类美食的存在。

“你这么说我好像我只知道吃一样。”莫寒抱怨归抱怨,下筷子夹肉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难道不是吗?戴萌也是没招了,唯有莫寒对牛肉火锅不怎么排斥让她还有些欣慰。

“以前读书时约你出去你都会同意啊。”戴萌委屈的抿嘴,“至少会去看个电影的。”

“太浪费时间了。”莫寒低着头认真吃,额前的刘海垂顺下来多少遮掩了她的心虚。现在情况不同了,要顾虑的事也多。“而且好片子也不多。还是在家看那些经典的DVD更划算。”

虽然以前就知道消费观不同,但戴萌还是第一次觉得有时候莫寒在金钱方面对自己有点苛刻。就是省钱也用不着这么个省法吧。

“以后用钱的地方多着呢!没必要的消费就要避免。”

“能有什么大消费啊,大不了努力挣钱……”

“看病养车还贷款不需要?孩子上学考证不需要?”

“孩子上学?你有……”

惊觉脱口而出的顺嘴,莫寒瞬间顿住,被戴萌略带意外的望着,说不出来的懊恼与发愁。


结果两个人谁都没再继续开口,草草的结束了晚餐。要不是戴萌的坚持,莫寒都打算直接打车回家,并做好了近期先不要见面避免尴尬的准备。

通常都是把莫寒放在小区大门口,因为物业规定车进不去;今天戴萌特意把车开进地下停车场,直到莫寒家楼下的位置。

刚停在空车位,莫寒就亟不可待的推开车门要走。戴萌眼疾手快的锁了门,然后得意的看着莫寒气急败坏。

“你要干什么?”语气十分不善,莫寒今晚的状态从说出那句话开始就不好了。

“我想跟你谈谈。”戴萌倒是心平气和,但是那张脸在莫寒眼里就变得十分狡猾。谁叫她看起来似笑非笑的表情很欠扁。

“没什么好谈的。我累了!开门!我要回去。”

“关于孩子……”

戴萌才起了个头,莫寒更警觉的瞪着她,“你想怎样?”


此时此刻,戴萌终于意识到问题的点——孩子的问题,两个人好像不在一个共识上。

她以为莫寒是在气她没有主动提起小语格的事,然而看莫寒的语气与态度似乎像自己有孩子而被发现一样。

这就有趣了。

感觉到站在上峰的优越感,戴萌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情也轻松起来。如果莫寒家也有个小孩,那和小语格相处起来,应该不是难事。孩子们陪伴成长也是个好事。

因为思考到未来的良好前景而欣慰,戴萌的表情明显变得愉悦。可这在莫寒眼里生生变成嘲讽的轻笑。

“是,我有孩子,怎样!”一生气,那股子倔强的恼怒更甚,对戴萌的坦白也变得毫无理由的任性。

没想到戴萌像遇见地下党同伙般的欣喜,双手握住莫寒的手,开心的回答,“太好了!我家也有个小孩!”



“单亲妈妈的胜利。”冯薪朵咬着pocky笑毫无形象,“造福社会啊!”

“滚——!”

可想而知莫寒的愤怒之情溢于言表。尤其是冯薪朵表示她其实早就知道戴萌家的小语格存在的事情。

“这件事呢,从侧面反映了:其实单身青年追求幸福是不会受到孩子阻碍的。只能说那些个没办法接受对方有孩子的人,还不够格承担爱这个词。不是都说爱屋及乌么?连一个孩子都包容不了,还谈什么爱对方。”

“你这是偏见。”莫寒冷静下来回想也觉得侥幸,“那是因为她也有孩子,才会这么快接纳。如果她没孩子,你觉得她会这么快接受?”

冯薪朵按着手机发微信,头也不抬的回问一句,那如果是戴萌有孩子,你没有,你会接受吗?

会吗?

莫寒咬着拇指,盯着要爬上沙发的小湾湾沉默了。

冯薪朵把手伸过来,拿着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首先你对这个问题的假设就有问题。在问出这句话的前提上,就已经对对方不公平了。因为谁都不能保证假设的东西。而之所有会有人做出保证,都是因为爱对方。”

莫寒才看清冯薪朵的手机屏幕上是她与戴萌的微信对话界面。最后的一条是冯薪朵问戴萌如果只是莫寒有孩子而她单身会怎样。戴萌只回答了七个字——

『爱她,和她的孩子。』

“在你质疑对方前,先确认自己敢不敢说出同样的话。”冯薪朵把手机给莫寒,弯腰抱起一直没上来的小湾湾,把她放到自己腿上逗着。



————————————

其实故事来源就是去年在西班牙拍礼服照的那张,被形容重组家庭的照片



评论(14)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