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成年人的恋爱 (上)

真意外,竟然抽空码完了......明面之前卡了好久

不过比预计的字数少点,也是小孩子那篇写的太顺期望过高

然后今天去吃了火锅,用底料碰杯,生日很快乐!





设定同小孩子那篇,不过时间线更靠前,是娜娜还在穿蓬蓬裙称霸幼儿园的时候。

应该说是,单亲妈妈的恋爱故事



————————————


陆婷给戴萌打电话的时候,戴萌还差一个红灯就到路口的幼儿园了。

“行了,大哥,你别说了,我都到了。”听着电话里陆婷喋喋不休的鸡汤,戴萌此刻很后悔刚刚一时口快开玩笑说不替她接娜娜放学,“我不骗你,我真到了。要不一会儿我接了人给你拍个照片?”

因为工作原因实在脱不开身的陆婷正在会议室里听其他同事因为一点破事吵的天翻地覆,没办法只能让戴萌顺带把自家闺女接回去。一想到这,陆婷就十分庆幸和戴萌选了同一家幼儿园。

把车停好,戴萌抓着副驾驶的包就往幼儿园里跑,因为她也迟到了,很担心小语格着急哭闹。迈着大长腿三步并两步找到教室,小语格和娜娜开心的拿着个iPad专注看番,而小湾湾则依着小语格的肩膀睡着了。

“tako,娜娜,湾湾,走!我们回家。”



曾经的单身家长戴萌和非单身家长陆婷多年同学兼同事,有着一起熬夜逃课打麻将,一点点从酒肉朋友变成最佳损友的情谊。要不是两人饭的偶像圈不一样,也许还真有机会能成为超越友情的好基友。

“上海人与上海人是不会幸福的!”陆婷义正言辞的摆事实讲道理。但是戴萌确信她绝对是看到自己的腿长从而拒绝的彻底。

“拒绝地图炮,你这种人用我们圈里话说是要放到洗衣机里洗的。”

“就你们厉害,我们圈也是要抽柠檬茶的好伐!”

“大水冲了龙王庙,何苦自家人打自家人?”躺在沙发上围观她俩吵架的钱蓓婷抱着手机刷INS的欧美偶像自拍。

后来陆婷结了婚,有了娜娜,也没什么时间和戴萌拌嘴了,都是平时聚餐的时候调侃几句,或者教导她一些人生哲理。

晚上开车送钱蓓婷回家,戴萌抱怨又被陆婷逮着灌鸡汤。钱蓓婷冷哼一声。

“别的不说,灌鸡汤这种事你还怕她?”


戴萌是不怕灌鸡汤,但是怕知心阿姨陆娘舅热衷给她做媒。

光是介绍的相亲对象都够凑两桌斗地主的了。见戴萌对这些环肥燕瘦的宝山男青年们没兴趣,灵机一动开始转变思想。

“大哥!你怎么还给我介绍女孩子相亲啊?”

接到戴萌的电话时,陆婷正把蒜扒了等着待会儿吃部队锅佐料。一听她这口气估计是没啥希望,果然陈佳莹介绍的就是不靠谱,还得她自己亲自出马找一个!

“没事,大哥再给你找一个。我就知道陈佳莹这不靠谱的,给你介绍小护士那能行吗?没事问你要不要打针,屁股也很累的呀!”

“大哥,你......还打屁股针啊。”

冯薪朵从厨房端着去了皮的土豆让陆婷切了,顺嘴问她戴萌相亲的事咋样。陆婷表示还能咋样,陈护士长推举的人不行。还得她亲自把关才行。冯薪朵站那想了一圈,还真想起一个合适的人选。

“根据数据显示,上海人对东北人有独特的吸引力。”陆婷摸了摸下巴,“但你这个西南地区的,靠谱么?”

“又不是你去相亲,”冯薪朵白了她一眼,“这得当事人说了算。万一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呢?”

虽然冯薪朵看起来信心满满,陆婷可是直摇头,她倒是见过王八看鸭嘴兽看对眼的。

希望这颗绿豆争气吧。


事实上,先不管这绿豆争不争气,某人倒是挺积极的。

戴萌在餐厅等人的时候还在感叹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上道,陆婷一洗脑,她就服从组织安排了。抱着就当找个人陪吃一顿的想法,在目瞪口呆的状态下等来了她的相亲对象。

与初恋情人在相亲餐桌上相遇该怎么破?在线等,老急了嘿!

在戴萌与陆婷刚迈进大学的校门、一起学习如何在食堂诸多难吃食物中寻找饕餮时,大二的莫寒和冯薪朵已经熟练掌握了学校周围各类小吃的美食信息。这原本不太会交集的两个年级不同专业的学姐学妹,却因为一次意外的阴错阳差达成了第一次约会的成就。

至于这约会的实况repo,当事人的两人至今对所有人都缄口莫言,甚至连陆婷和冯薪朵都不知道详细内容。


“好久不见。”莫寒虽然心里吐槽了冯薪朵千万遍,表面上还是客气的和戴萌打招呼并大气落座。

“是啊,好久不见。”戴萌也实在意外,要知道约会对象是莫寒,她铁定不会穿大光明休闲T恤牛仔裤加拖鞋就来了。

两个人都知道这是顿不太好下口的相亲宴,偏偏还都一开始没把这事想这么正经,就以为是朋友的闹剧,顺坡下加上和好奇心来赴约。当然莫寒还夹杂着可以吃一顿的小心思。

“点餐了吗?”故作镇定的拿起菜单,莫寒半举着menu翻开借以挡住戴萌眼里过于炙热的目光,却不能抵挡她的执着。

“还没,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戴萌现在开始有点感谢陆婷了,也许只是一顿饭的契机,能再次遇到这个人,哪怕只是做一次偶然的相亲对象。

席间气氛还算融洽,两人简单的聊了会儿上学时的趣事,又谈了下自己的近况。除去戴萌吃的太快等了快两个小时才吃完这点小插曲。而为了表现自己非常绅士的态度和遇见莫寒的欣喜,戴萌拒绝了莫寒AA的提议,主动表示要请客。莫寒也就不知道戴萌在看到账单的瞬间吃惊的瞪大眼睛。

出了餐厅戴萌就暗自发誓一定要找个机会吃回来,绝对不是故意找借口再约莫寒出来。



“你傻啊!”陆婷恨铁不成钢的戳着戴萌的脑袋,“去相亲这不是代表她单身吗?”

戴萌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茶杯凝神,“然后呢?”

读书时的小情愫因为很多原因说不出口。兜兜转转这么久,看到曾经感慨错过的人又阴错阳差的再次遇见。连鼓励的旁观人都显得积极起来。

“你不是曾经暗恋她吗?现在机会摆在你眼前,赶紧追啊!”这下陆婷真是要急了,把戴萌手里的茶杯抢过来搁茶几,“侬脑子瓦特啦!”

“可她电话号码都没给我啊。”戴萌仰头委屈的看陆婷。

沙发另一边缩着玩手机的冯薪朵插嘴,嗯,留的我电话。谁让我是她经纪人呢!

陆婷吼回去你怎么不说你是代言人,转头就继续教育戴萌,不要怂,就是干!

“啊?”戴萌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总之赶紧发动攻势吧!”


说是发动攻势,其实戴萌也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经历过暗恋没实际作战经验,主要还得靠有同性交往成功案例的陆婷和钱蓓婷这俩臭皮匠。好歹也是宝山情话小王纸,加上戴萌,攻陷个莫寒应该不成问题吧。

“这还真不好说。”冯薪朵给莫寒发微信,并附赠了一张在餐桌边给戴萌出主意的戴萌和钱蓓婷,“五六年前都没能搞定,现在抱佛脚哪来得及啊。”

莫寒就回了个鄙视的表情,对此不置可否。智商天生不可逆,情商修炼这么久也没提高,那可是无可救药了。

“不过你也别太端着了。戴萌和大哥一样,都是性子比较直的。你那些个想法可能暗示死了她也未必能懂。”

那也太蠢了吧!莫寒咋舌这是得有多笨。想了下上学时那会儿的光景,顿时又担心有可能真的会历史重演。

不过也没什么可以更坏的结果了。莫寒握着手机回头看坐在地毯上玩拼图的小湾湾。

转天戴萌的邀约信息正好是莫寒午休开始的时间,掐的如此准肯定免不了冯薪朵的爆料。在简单确认了行程之后,莫寒轻叹一声准备吃饭。

此时此刻手机端的两个人都是同样的心思——希望这次约会往好的方面发展。



俗话说的好,越是期待,越是难搞。

迷路在水族馆门口的戴萌拿着手机苦恼的翻地图。莫寒五分钟后驾到,对仅两个门也能走错的戴萌深表鄙夷。

“这么多年了,你路痴的毛病我看是好不了了。”莫寒走在前面,连背影都透露着嘲讽。戴萌怏怏的跟着,小心翼翼的伸手拽住莫寒的衣角,小声回嘴。

“这不是有你么。”

莫寒忍住不吐槽她,沉默了几秒掰开她的手反手握住她手腕,还堂而皇之的解释害怕衣服被拽走型。

两个人跟着一群集体出游的小孩子们走马观花的看,许是已经过了那个热情张扬的年纪,在被陆婷形容富有浪漫色彩的水族馆里,百无聊赖的用一个小时就把整个场馆参观完毕。以至于通票上另外几个附属的场馆也都没去。

坐在水族馆外的长椅上,两个人分别拿着手机。莫寒看地图,戴萌看小众点评。

“烤肉还是火锅?”

“火锅。”

“淞宝路有一家。”

“那家川味、辣的你不能吃。”

“大华一路有家海底捞。”

“就那了。”

十分钟后两人驱车前往吃了个爽。


————————————



PS:最后餐馆那里我用APP查的上海当地的火锅店,地理位置也是网上给的,错了的话也是APP的错。


评论(13)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