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小孩子的恋爱 (下)

话说这是第二次尝试络娜,比我预想的要码的顺畅

然后完结了.......

更残念的是,大人们的恋爱卡壳了......




——————————





地点是参考了莫阿姨的建议,戴叔叔偷偷给她发了团购基金,让她别怯场。就冲着这份堪比亲爹妈的恩情,徐子轩决定下回也跟着张语格一起喊莫妈萌爹,不能当亲的,当个干的也行。

顺便来纪念自己懵懂的憧憬,以防变质。

万丽娜可是抱着吃顿饱的想法。学校供电不足,开电火锅容易跳闸,加上最近打工没空回家,她已经快要忍受不了再吃不到火锅就要爆发的洪荒之力了。

两个人坐定后就点餐,都忙着改善伙食全没说话的心思。反正嘴也没空,先吃饱再说。

徐子轩这个人在不触发老司机开关的时候都是十分优雅的,尤其体现在吃相上。要多优雅有多优雅,万丽娜则有点随了陆婷的脾气,不喜欢吃饭时太做作。吃饭嘛,最重要的是吃的饱吃的开心。虽然倒也不至于甩开腮帮子不顾形象,可跟徐子轩那端庄的吃法相比,确实不够优雅。

哼!有什么用!你这种德行,在我们棋牌室连小龙虾的头都抢不到!

曾经亲身经历过棋牌室内老来俏聚餐的万丽娜可是肉眼见证了孔姨从钱姨父三舅舅口下夺食的霸气。

殊不知,徐子轩也经历过同感,还是多亏了三舅舅从孔姨口下争抢剩下的小龙虾、一只。

同是天涯沦落人,祸害来自孔肖吟。


在锅里冒出的白色雾气后面,是被辣的有点不能自已但还是吃的很爽的万丽娜,满足到酒窝都笑出来,在清汤锅里沉浮的徐子轩也跟着不自觉微笑。

说真的,看到这样的可爱怎么能不心动?

往红汤的那边又下了点肉和菜,徐子轩开了一罐饮料放到万丽娜手边,让她顺手就能拿起来喝。这样的体贴她做的十分娴熟,万丽娜眼神有一丝嗔怪的意味,但也没拒绝,顺理成章的接受了好意。徐子轩笑的更开心了。

“跟你商量个事呗。”徐子轩往锅里下菜,语气透过雾气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万丽娜彼时刚好吃到一个段落,见状觉得气氛略有微妙,只是她说不上,也没办法形容心里的一丝紧张,与一丝期待。

“没事,没带钱包银行卡支付包都是可以付账的。”万丽娜面上努力保持冷静,故作淡定的伸筷子接着夹菜,“实在不行医保卡也可以用一用。”

徐子轩有点接不上话,因为原本的套路路线不应该是这样的。怪不得李艺彤说万丽娜偶尔会脑洞大开不要奇怪,都是随她那思想跳跃的姐。

“放心吧,我来之前团购了。诶,我不是要和你说这个。”

听完万丽娜满意的点了点头。她觉得这个行为很好,又省钱又能吃到好吃的,要是能遇到吃完免单就更完美了!

“你想说什么。”万丽娜看徐子轩因为话头被截有点郁闷,毕竟也是吃人家的,多少还是要照顾一下人家的情绪,“你说吧,我听着呢。”

徐子轩看她眼里就盯着锅里的丸子,心说你这个敷衍的回答还能再真实点吗。

“你看今天天晴气朗,宜纳彩嫁娶,多么适合升级革命友谊。”

“说人话!”

“做我女朋友吧。”


万丽娜18岁生日那天陆婷看着她又是叹气又是感慨孩子大了,旁边冯薪朵说你想的太远了,娜娜这么务实的孩子,绝对爱赚钱比过爱早恋。万丽娜翻着白眼说我都已经晚恋了好么。又聊起了以后要找个啥样的对象,陆婷说一定要能呵护娜娜,冯薪朵说让我们一心向钱,活的潇潇洒洒。于是自告奋勇的小舅舅第一个就被判出局。然后亲爹妈还追加了其他条件,而这些徐子轩一条都不吻合。

腿长、胸大、个高。

“不能没钱。”冯薪朵强调。

万丽娜摊手,你看,不是我不帮你。我爹妈没给你这个缘分啊。


徐子轩成长在一个普通的中产阶级家庭,她妈是热爱泰国代购和万能宝平民化的自诩小仙女。从小就教育她要勤俭持家,不要把钱花浪费在充值游戏信仰和可脱衣手办这种无底洞上。多读书,多些知识储备,多吃猪蹄少吃肉。能网购绝不去实体店多花钱,一双鞋25块穿10次值了。

这样的生活长期占据了她的人生,致使第一次见到穿着鲜艳亮丽小裙子,玩着索尼公主系列游戏机的万丽娜简直是她年轻的人生经历中难以企及的梦想。

啊,当然说的是人,不是游戏机,更不是小裙子。

从那以后开始了热爱去她家,为了能和万丽娜一起玩。

当徐子轩把这段尘封多年的记忆与梦想和万丽娜剖析时,得到了仅是个无奈的回应,“你不过是沉迷游戏机和对我家无拘束坏境的憧憬而已。这并不是喜欢。”

“是喜欢。”徐子轩反驳。

“这只是你的执念。对童年没有的所憧憬的而已。”放下筷子,万丽娜跟她分析,“如果咱俩换个个,你小时候是我那种环境,你还会说喜欢我?”

徐子轩没想到万丽娜在感情方面格外冷静,和自己平时一逗就炸的傲娇属性完全不一样。

“就一定要有什么理由吗?就单纯的喜欢你不行吗?”

对于初衷和理由不甚在意,在徐子轩的认知里,喜欢就是喜欢,不需要理由,要大声说出来,要表示给对方知道这份真挚的感情。

“这又不是写同人文,有设定就能挖坑的。”

对万丽娜用张雨鑫的考研资料式比喻,徐子轩的回答也从善如流。

“没事,我会记得填坑就行。”

“好吧,”万丽娜最后摊手,表示自己词穷,“我爹妈不会同意的。”

见万丽娜拿起筷子又接着吃,徐子轩忍不住好奇,“难道你就对我一点好感都没有?一点喜欢都没有?”她可不信平时对自己小撩小拨口嫌体正直,反应满分的万丽娜一丁点好感都没有。曾经客串话剧社排练的时候,被自己摸了个遍就也只是红着脸咬了自己一口,这个时候却敢说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沉默的大概吃了一分多钟,企图用变得有些缥缈的热气遮掩自己脸上的羞涩,万丽娜咬着鱼丸含糊的说了一句,“你省钱这方面我挺喜欢的。”



“靠消费观取胜也是没谁了。”在私设小群里曝光进度的徐子轩遭受了龚诗淇的吐槽,“要照这么说,我应该才是最能匹配成功的好吗?”

“那三条你也超标了好吧。”张雨鑫适时补上一刀。

“没事,我还可以附加有钱这项。”龚诗淇发了一个易嘉爱的得意表情包。

“你不是金牛座的吗?你怎么会有钱?”

“金牛座才能存的住钱好吗?”龚诗淇对张雨鑫给她的刻板印象十分不满,“再说了,就算我不行,但我妈有钱啊!”

“徐子轩,你把我辣宝还给我,哭……”来自李艺彤的哭泣表情。

“太好了络络!为了庆祝,今天去寿喜锅吧!”张语格说完徐子轩就想退群了。



邱欣怡亲眼看着张语格把剩下的鱼丸和牛肉全倒进锅里,咋舌之间,往徐子轩方向靠了靠,压低声音八卦起来,“结果你后来怎么搞定娜娜爹妈的?”

徐子轩本来火锅吃的好好,被邱欣怡一问,瞬间勾起并不美好的回忆——冷着脸一副空巢老人的陆婷从后视镜里看她和娜娜在后座有说有笑;戴着墨镜气场全开捣鼓一帮人在话剧社整蛊她的冯薪朵……“说多了都是泪,唉!”邱欣怡了然的拍了拍徐子轩的肩膀,一副我都懂的样子。

“她把存折和房产证往桌上一拍,她爹妈就没在说啥。”这柜出的也忒轻松了!邱欣怡还没来及收回的手直接朝着她脑袋一拍。真是浪费她的操心。“她爹妈也挺宠她的。”

“谁家爹妈不宠孩子啊。”

旁边用筷子捞锅里剩余肉的savoki表示委屈,瞧瞧吃到高兴的眯起眼的张语格,活在一个典型的穷养儿子富养女家庭里,苦还是她苦。邱欣怡和徐子轩对她投以同情的目光,以及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的笑。

“反正我俩一起开心就够了。”徐子轩最后总结,用玻璃杯豪迈的碰了邱欣怡她们的水杯,把里面的可乐一饮而尽。“谈恋爱还是单纯一点好,毕竟我们还是宝宝嘛!”

“天哪!徐子轩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长这样还敢说自己是宝宝?”邱欣怡白眼快翻上天,savoki更是举着筷子鄙视她。

就连捞着锅里的鱼丸的张语格都不满的吐槽,我才是宝宝好吗?



从外面溜达完的徐子轩躲着手机镜头进来,为了不打扰万丽娜每月固定的舞蹈教室网络直播,她只能猫着腰走,场面十分诙谐。

万丽娜一个转身动作,徐子轩马上比心;接着一个侧身偏头,徐子轩又是一个飞吻,看得万丽娜红着脸赶紧转回去。

“你怎么这么油腻?嗯?”下了直播的万丽娜用手戳徐子轩额头,坐在地上的人握住她的手到嘴边亲了一下,惊的万丽娜猛的缩回去,“干什么?耍流氓揍你哦!”

“只对你耍流氓。”徐子轩笑的十分欠揍,万丽娜一时间找不到反驳的话,有点闷气的坐她旁边使劲儿挤过去,“哎哎,你再挤我就贴墙上了。”

万丽娜不理她,还是挤,徐子轩无法,伸手抱住她,怀里的人更使劲反抗。

“再挤我亲你啦。”

万丽娜马上停住了。徐子轩一低头,直接亲脸上。

“徐子轩!”

“唉,我听着呢宝儿!”

两个人暗戳戳的闹了一会儿,都累了就依着墙聊天。

“我爹妈估计这会儿正在棋牌室和孔姨她们借火锅消愁。”

突然聊到家里,万丽娜闷出一句话。

“也不一定吧,没准儿斗地主正酣。”听从孔姨那传来的小道消息,马鹿夫妇目前比较关心的还是家里这位小祖宗会不会因为谈恋爱而忘记一心向钱的伟大志愿。这可是关乎以后她俩过生日万丽娜孝敬爹妈的礼物级别水准。

徐子轩搂着她,侧脸相贴,“不用想那么多,就记得我们彼此喜欢对方,是单纯真挚的感情就行了。”

“父母都希望孩子有个美好的恋情。你爹妈不也是这么想?”

徐子轩心说我爹妈可能不一定这么想,她们自己恋爱还不够呢,天天虐狗不着调。

“生活工作的琐事毕业了再说,现在还是宝宝们享受青春的美好时光。没有物欲横流,没有烦扰纷争。像小孩子一样的恋爱,单纯而美好。”

“胡说!什么叫像?我就是好吗!黄阿姨说了没结婚都是宝宝!过年照样能领红包!”

徐子轩失笑的继续抱紧怀里的人,附和娜娜说的都对,等过年拿了红包出去玩,吃你喜欢吃的火锅,买我喜欢的游戏盘,开开心心的在一起,简简单单的谈恋爱。




——————————


二期生四周年快乐!

评论(2)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