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小孩子的恋爱 (中)

今天的主角,其实是碰瓷




——————————




李艺彤拿着话剧社的剧本狂奔在宿舍走廊,闪避技能点满顺利躲过一路上各种行李杂物垃圾袋还有雨伞,以百米冲刺的架势冲向徐子轩她们的宿舍去薅人排练。结果千算万算没算到袁雨桢开门的时机,直接给怼了鼻梁,接着屁股着地,好一招平沙落雁式。

袁雨桢揉了揉鼻子,小奶音里忍不住笑声,对不起三个字简直像把补刀戳进李艺彤的胸口。

同方向路过的龚诗淇和易嘉爱围观了全程。躺在地上的李艺彤拽住龚诗淇的裤脚,“要十七亲亲抱抱才起来!”

龚诗淇重庆口音都彪出来了,“你个滚起去!”

于是李艺彤继续拽住易嘉爱的脚腕,“嘉爱,你又没穿裤子啊!”

被惊恐未定的易嘉爱直接踹了一脚。

正在咳出节奏感的李艺彤气还没顺过来,身旁就蹲了个撅着章鱼嘴的张雨鑫,“发卡,要亲亲吗?”

于是回宿舍的万丽娜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似乎来自和自己寝室同楼。沉默了几秒,辨别出似乎是某个浪里黑条的小舅舅,万丽娜想着要不还是先去图书馆驾驶梦想的纸飞机来一局欢乐斗地主吧。


来自家族遗传的碰瓷技能是与生俱来的本事。李艺彤炉火纯青,万丽娜技高一筹,当年还是孩提时期年龄相仿的俩人不知道用这招欺骗过多少亲朋好友的泛滥少女心。

“你这个语句不通吧。”徐子轩仰头和难得海拔超过她的万丽娜对视,“应该是母爱心?”

但是万丽娜没兴致和她纠缠语法问题,“你起不起来?”

在图书馆想找本书挡光斗地主的万丽娜居然也能赶上碰瓷,还来自某位自称玛丽苏少女拙劣的演技。

“我可没说我是玛丽苏少女!怎么着我也得是狂霸酷炫拽的斩哥哥!”

徐子轩不服气,长的好又不是我的锅,有本事找我们家基因好的爹妈去啊!

“你不起来是吧?”万丽娜的好脾气维持时间仅限吃到甜品的时候,徐子轩此时此刻如同火上浇油,一点就着,“有本事就别起来。”

“你亲我一下我就起来。”

徐子轩双臂后撑着地板,大长腿伸直,仰着上半身欣赏万丽娜的恼怒,开心的不得了。

怪不得戴叔叔总喜欢怼莫阿姨,看傲娇炸毛就是爽!

“你个抖M!”万丽娜迎头就是一拳,徐子轩眼疾手快的抄起旁边一本硬皮书挡脸,结果半天也没见对方有反应。挪开书一看倒好,人早就不见了。

这欲擒故纵,跟谁来的不学好!

现场碰瓷失败,她只好站起来拍拍裤子的土,把书放回原处,琢磨着下回用什么法子来应对。对付小炸弹,点燃可比熄火有趣的多了。

徐子轩最近对此事乐此不疲,主要还是万丽娜的反应很有趣。和性格软糯的张语格与比自己还拽的邱欣怡、甚至是只会委屈到变形的袁雨桢不同,万丽娜羞恼傲娇的样子太可爱了。

好吧,也许我就是个抖M。只在这里承认。

对外还是那个可御可帅的络大人。


难得上大课,万丽娜怀里揣着课本跟在龚诗淇身后窜进大阶梯教室,两人搜索了一个较好的地理位置,把课本往桌上一摊,就开始掏早餐趁着教授还没来先垫几口。

前座的张语格闻见食物的味道转头眨着眼睛观察她俩,龚诗淇是没空闲的嘴讲话,万丽娜只好把手里的蛋饼递过去让张语格尝个味道。

“好吃!”张语格竖起大拇指,因为被投食而开心的眯起眼睛笑了。旁边的邱欣怡瞧着,也太像莫莫了吧。

万丽娜瞧着邱欣怡也盯着她眼里的蛋饼出神,只好忍痛转而递过去,结果邱欣怡一脸问号的看着她,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对于邱欣怡和张语格关系好这件事,万丽娜大部分的消息是从徐子轩那道听途说来的,小部分是通过自身八卦之眼的观察。也听家里说过她们的情况,但是第一次知道她们是重组家庭时还是多多少少有些意外。张语格都是笑眯眯的说莫妈做饭很好吃,超开心;邱欣怡则一脸无奈的成年人做派,表示都是爹妈年轻时犯下的错。徐子轩描述的不够详细的信息让万丽娜有一阵觉得挺感兴趣的,后来接触多了也觉得没什么。这有啥,我还有个跟我一起上大学的舅舅呢!虽然我爹妈看起来跟我姐姐差不多。

不过意外的对这两人有好感,也是从上次借房间的乌龙事件后,接触的多了,学习上、社团里,万丽娜喜欢和她们一起玩,就像喜欢和龚诗淇、易嘉爱、袁雨桢一起玩一样。

除了,那个一见面总喜欢逗她到爆炸,不见面又有些会想念的徐子轩。


自从把她从小黑屋解放,在经历了碰瓷与逃逸事件后,每天的微信骚扰和宿舍走廊强行偶遇就成了家常便饭。万丽娜甚至怀疑徐子轩在她身上安了个监视器。似乎,她确实有这个技能。

“你绝对是美剧看多了。”毫不意外的与徐子轩成为好心友,曾被万丽娜和龚诗淇嘲笑忘年交的李艺彤为徐子轩辩解,“她最多也就是游戏里站个大神的设定。”

邱欣怡也表示肯定,“跟我们家莫妈比,她黑科技差远了。”

青梅竹马的张语格则表示,撩妹技能她倒是比较在行。

不。我其实并不想知道这些有的没的消息。万丽娜痛心疾首痛定思痛,觉得自己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做的有问题,招惹了徐子轩的报复。毕竟小时候确实有过黑历史,但隔壁黄阿姨都能熟练操纵烹饪器具再也不是那个用电水壶煮面的厨房杀手了,难道就不能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吗?

万丽娜决定和徐子轩谈一谈,开诚布公,心平气和。

“给我!”拽着徐子轩的领带,万丽娜上线目瞪视着她。

“就不~”徐子轩十分得意,手机举的老高,直播弹幕里全是航拍视角的慨叹。

今天在舞蹈房网络直播舞蹈教学赚外快的万丽娜依旧是咬牙启齿。

今天路过寻找空教室想实践饮水机吃火锅的徐子轩按时打卡登场。


小炸弹一点即着,扒着徐子轩要往身上蹿未果,发泄无门只好耍流氓。

“诶!万丽娜!手往哪伸呢?欠收拾是不是?”徐子轩一时间被三舅打小培养的东北口音飚出顺嘴的话,紧按住万丽娜往她打底衫里攥的手,把手机往裤子后面的口袋里一塞,朝着万丽娜的大腿就去了。

舞蹈房里愤怒的申斥与欢快的笑声混杂在一起有些微妙,也听不出是谁的,至少站在门口的易嘉爱是听不出,也不好意思打开门偷窥,虽然她十分想,但万一看见什么不该看的,都不知道是对方尴尬还是自己尴尬。


折腾了大概得有十来分钟,万丽娜终于累了,额前的刘海因为出汗软趴趴的贴下来,怀里还抱着徐子轩按在自己肚子上的手,一屁股坐地上。而就着她的劲儿也跟着蹲下来的徐子轩是笑累了,对上万丽娜不服气的怒瞪,更是忍不住扬起嘴角。

“给你个折中的法子,听不?”

“不听!”万丽娜还有点闹累了喘着气,拒绝和解,“等我喘口气,接着弄你!”

“哎呦!”徐子轩一听乐了,“你还有力气来二回?这气都喘不匀了。”

“哼!你以为我收拾不了你!?做梦!”万丽娜语气凶狠,可是带着红晕喘气的样子完全没说服力。徐子轩也不知道她跟谁学的这痞里痞气的说话语气,就是突然觉得很可爱。

如果她知道是和自己一样师承她三舅舅和孔姨,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

“你不累我也累了。今儿就到这呗。我给你买百香果。”徐子轩想着待会儿让逛街的成珏带回来,正好顺路。

“不喝!没有火锅免谈!”万丽娜遵循了家族遗传,非一顿火锅不能解决世间事。

而从小吃沙县大酒店长大的徐子轩并不是特别能理解这种执念。在她看来,只有和阿爸出去,才能吃到沙县大酒店以外的食物,就算是三天参鸡汤三天麦当劳都没关系。

“行吧。明天下课我来找你,咱俩出去吃。”徐子轩又确定了一下,“可只能咱俩去。”

万丽娜没转过弯来,还一脸你是白痴的表情,“不然呢?你还想叫谁?”

没谁。就是给钱包上个保险,万一你带你室友来我就惨了。


然而她们想多了,龚诗淇才没时间去参加她俩的聚餐,哪怕是陪坐。她还要和易嘉爱约会去呢!大好的青春当然是用在谈恋爱和喜欢的人一起打碟唱歌压马路这些事上。围观青梅竹马的室友和同一个话剧社团打游戏交情的朋友吃饭,她十七小少爷没兴趣!

身为半个监护人半个家里爹妈狗腿子的小舅舅李艺彤正拉着袁雨桢和成珏在话剧社排练,压根儿就不知道还有这趴的存在。

邱大小姐表示日式烤肉比火锅的吸引力大,与张语格打车移动中。

于是她俩约在南食堂门口,扫了两辆小黄车,平平淡淡骑车去约饭了。



——————————

和十七年比起来,络娜一点都不虐狗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