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小孩子的恋爱 (上)

刚试了试超话,第一次用的我仿佛是个小萌新

这是之前说的不务正业第一篇,因为字数比想象的多所以分开了

用文圈常用的标签打一下,就是私设、OOC预警,逻辑略不通,嗯,还有啥来着?


——————————


#小孩子的恋爱



(上)



邱欣怡和张语格来找徐子轩说明意图时,这位常年陪伴两人的大亲友一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欣慰。

“你俩可算想通了啊。”徐子轩感觉自己操心半辈子的心也终于落地了。

邱欣怡忍不住吐槽,“那你这一辈子可不太长。”

徐子轩摆手笑的谦虚,“CP饭的一生总是时长时短的。”

“络络,我和湾湾,明天想找个安静一点的、大一点地方……”张语格不好意思的神情与欲言又止的语气让徐子轩瞬间打了鸡血般振奋,话都没让人家说完就直接长臂一挥,表示不用担心,全包你斩哥哥身上了。

于是只是去便利店买酸奶的万丽娜半截被拦截了,还被某长手长臂的人给彻底环在怀里。

“怎么?要私奔?”万丽娜比徐子轩还精神,对邱欣怡张语格的诉求积极的难以相信,“放心!我家在宝山还是说得上话的!把我爹妈她们在嘉兴路那间给你俩先住!反正她们窝点有的是!也不在乎那一间两间的。”

平时甚为低调的万丽娜穿衣也挺朴素,虽然偶尔也会穿好看的小裙子但很显然都是些万能宝上能搜到的平民价格。喜欢温柔可爱与甜甜笑容的张语格对万丽娜的印象极好,也认为她家里也该是温馨平和家教卓越的。

今天还是第一次听说,原来万丽娜的父母还从事BlackRoad方面的工作,居然还有窝点!

“啥啊。”徐子轩一脸孩子你该多见见世面的表情,“就是个棋牌室。”


其实嘉兴路那间棋牌室准确来说不算她父母的财产,毕竟房产证上写的是万丽娜的名字。棋牌室的营业资金也是从万丽娜多年攒的压岁钱里忍痛割爱的。好在初期投资的亏损很快就扭转为盈,也算是没辱没万丽娜那一对在宝山呼风唤雨的爹妈的智商和面子。

“主要也都是孔姨她们照顾生意,也少不了周围邻居的大力投资。”顺带还带动了社区人民对国粹的热爱之情。

万丽娜打开大门,带着她们从外面的棋牌室穿过上二楼,打开右侧第三个房间,“这屋没人,算是休息室。”转回身把钥匙交给张语格,语气有些凝重,“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弄脏床单。”

徐子轩马上给张语格抛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结果遭到邱欣怡的嫌弃,“徐子轩你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我是想和tako练习一个舞蹈,要参加比赛的。”

万丽娜和徐子轩两脸懵逼不可置信,张语格在旁边轻声确认,“真的是要参加比赛。”

“那你们去舞蹈房啊,整这么暧昧干啥玩意呢?”

不是张语格和邱欣怡不想去舞蹈房,主要是打算参加比赛的这个舞蹈动作暧昧音乐曲风暧昧,连创作背景都很暧昧。她俩实在羞于在每天人来人往舞蹈房给大家观摩调侃。

“果然什么样的人,脑子里就是什么样的想法!龌蹉!”最后急忙撇清自己也跟着想歪的万丽娜指责徐子轩思想复杂。徐子轩有口说不出,至少表示宝宝委屈。



龚诗淇和袁雨桢相互搭着肩从KTV一路脚步浮虚的往寝室楼走,遇见早睡早起身体好的万丽娜。

“辣姐~”龚诗淇嘶哑的嗓子虚弱的喊出一声,戴着耳机的万丽娜根本没听见,依旧脚步欢快的往南食堂走,盘算着今天吃哪种早餐。

袁雨桢也跟着喊一声,倒是没气若游丝,可是油腻的语气不仅没恶心到了万丽娜,倒恶心到了旁边的龚诗淇。

“你俩昨晚这是去KTVHigh通宵了?”最后万丽娜还是不得不发现那两只难姐难妹,“本事了啊。”

“没办法,沉迷打碟无法自拔,”龚诗淇一甩刘海,已经一夜没休息的人刘海也软趴趴的搭下来,根本不飘逸。

“夜生活嘛。”袁雨桢笑着附和,就是笑容有点勉强。

“你俩就作吧!”在承诺给两人带早饭并定好了外带的价钱后,在龚诗淇和袁雨桢哀怨的眼神下,万丽娜感慨自己真是天生具有经济头脑。



南食堂的早饭比北食堂的贵,但是也比北食堂的好吃。因此每每上课日的早上南食堂都是门庭若市。纵向海拔不太占优势的万丽娜通常会周六早上挣扎着起来去享受难得的早餐时光,来躲避平时人多到可以连奶茶都能卖光的拥堵时刻。

徐子轩刚咬了一口包子就看见食堂门口进来一个戴着耳机的小短腿。自从上次借房间乌龙事件,万丽娜的微信小黑屋已经敞开大门欢迎她好几天了。徐子轩苦于没有出路,被拉黑的日子又因为和对方不是一个专业偶遇时间凑不上,连想要解释的辩驳都没机会说出口。

今儿个怎么就这么巧让她在南食堂逮着了人,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万丽娜正四处转悠心里给各种早餐打榜呢,徐子轩一个手臂直接就把人往怀里带。从小自我保护意识超强的万丽娜脚下一跺手肘往后一怼,徐子轩嗷的一声响彻南食堂。

“你这一鸣惊人可是修炼的不错。”万丽娜上斜目看她,“活该!”

徐子轩感觉自己简直水逆到家,这还没从小黑屋出来呢,又受了回大刑伺候,全身心都遭受打击,这世界也忒不美好了。

万丽娜知道自己的手下轻重,一般人能承受的力量眼前这位瘦高个似乎看起来有些承受不起,真是白长了这么攻的一副好皮囊。

“您老还好吧?”大概是觉得徐子轩太过娇气,明明看起来人高马大,谁知道这么弱不禁风,“要不扶你去医务室?”

不说还好,一说徐子轩忍着痛也要尔康手拒绝。

开玩笑,去医务室还能得了?那都不是满血上车半血下车够的。

“直接落地成盒了好不啦。”

“你、好、麻、烦。”万丽娜翻着她爹妈同款白眼把徐子轩扶到座位上就要走,徐子轩连忙拽住她仿佛碰瓷现场,“等着!我先去买早饭,不然白起那么早了!”

“那啥,能给我带碗粥吗?”徐子轩可怜兮兮的望着她,试图用上线目的角度传达楚楚可怜的气息,然而万丽娜似乎并没有接收到,撇着嘴走了。

长着一张小可爱的脸,性格却偶尔像个小恶魔,没想到本性居然是个直男。

其实这也不能怪万丽娜,家族遗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是吗。



徐子轩把碗放下后看见万丽娜手边还有至少两份早饭。她有生之年就见过两个如此肚量的人,一个是青梅竹马的张语格,一个是张语格的后妈。有时候看她们母女俩进食的模样,都怀疑到底是继母女关系还是私生女关系。

“你是打算这一天的食粮都靠着南食堂了吗?”徐子轩讪讪的问,她模拟了比较好的情况,也许万丽娜和她一样,是个不喜欢在中午从教室或者寝室奔向食堂贡献人均GDP的懒惰派。

万丽娜气定神闲的喝着粥,还咬着蛋饼,“这是帮别人代购的。给我们宿舍的那个虹口杀马特。”

“啥玩意?”徐子轩错愕的瞪大眼睛,“我觉得你们系的人最近说话用词很奇怪,那天我和小十七聊天的时候她的用词,嗯,很……难以理解。”

“一个龚诗淇你就不行了?下回让试试和张雨鑫交流一下,你可能会觉得自己都不是在讲人话。”

“还是算了吧。”徐子轩对和文学系知名同人文作家沟通没什么兴趣,比起那些,她现在更关心别的,“我说,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从小黑屋放出来?”

万丽娜抬眼看她,反应了一下小黑屋是啥,才恍然大悟,“哦~~~看我心情喽!”



其实她也倒不是真想拉黑徐子轩,只能说这个人命该如此,那天联合易嘉爱与张雨鑫和龚诗淇斗表情包正酣,徐子轩微信一条条跟着往里顶的她烦了,就先顺手拉黑清净一下。后来斗完去吃饭上课玩耍,早就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

要说对徐子轩的印象也还算好,小时候也一起玩过几回,那都是太久远的事。久到万丽娜第一次在学校见到徐子轩,完全想象不到眼前这个静若仙御的人,是当年那个让自己拿着孔姨的全彩钻球棒追着满屋子跑的小哭包。

时光荏苒,那个总喜欢抱着她家小火龙玩具企图顺回家的小哭包,如今成了俊秀挺拔的帅气少女。大概再也不记得会哭唧唧的拽着自己的衣角小心翼翼的叫自己娜娜姐姐了吧。

哼!我也不再是当年那个小恶霸了!人家现在可是小公举!



“这些年你赵叔叔都给你灌输了什么奇怪的思维啊!”来看她的李艺彤噘着嘴坐在床边,“我才是家里的小公举。”

万丽娜还没说什么,躺床上的龚诗淇先一步呕出声,“CBYL!”

“行了,东西放下,你可以走了。”万丽娜先失了耐性,她要开B站看一会儿新番,待会儿还有个舞蹈教室的录播要看。

“辣姐,你怎么能始乱终弃?”李艺彤对她哭诉,换来的只是万丽娜的一对白眼,“我要回家告状!”

“有本事现在就回去!”

虽然李艺彤辈分比万丽娜高,但是家庭地位可是还不如家养纳豆。为自己抹了一把辛酸泪,李艺彤把她姐给万丽娜带来的吃的硬塞储物柜里,才在万丽娜的指示下跪安。

“你这个舅舅很作死哦。”龚诗淇评价,“和我家那个中央空调的爹有点像。”

万丽娜边解锁iPad,边回社团的微信群消息,“你爹只是温暖大家,我家这个是浪!概念不一样。”正准备放下手机专心看番,一个强迫症点开更新提示,万丽娜想起了昨天在南食堂徐子轩的造作哭诉,顺手就把黑名单解锁了。

看在有美食到货的好心情,就先放过你吧。



徐子轩拿iPad在寝室和袁雨桢联机农药,用她手机看剧的成珏看着半截回头说一句你有微信。可惜徐子轩分身乏术,在得了一个双杀后大概半小时才想起有人发微信给她。

换回了手机点开,她就乐了。

可算解放农奴,小地主看来今天是心情不错。还给她一张放飞自我的表情包以示证明。

袁雨桢还在一边呼喊不知道笑什么的徐子轩表情很猥琐,招呼她接着再来一盘。徐子轩转过身笑的有些意味深长,看得袁雨桢一下子鸡皮疙瘩全起。

“太渗人了!”袁雨桢哀嚎。然后被成珏打了。

“闭嘴!别吵老娘看剧!”


评论(5)
热度(83)
  1. 极简派状erickasper 转载了此文字
    【SNH】络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