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46+[加量不加价]

说多了就显得太絮叨,她们都好就够了。

当然还是得恭喜孙芮、晓玉、叉叉,今年晓慧和家乐也很棒!






46.


和冯薪朵定好见面在地铁转换站,然后一起买晚饭回去——事实上,之前一个人的时候莫寒有时候工作完并不会亲自煮饭,还是会经常点外卖或者顺路外带晚餐回来。只有周末或者一时兴起会亲自操刀烹饪美食。自食的时候不多,偶尔朋友或者同事有空来做客,也会展露一二。

两人提着外带饭菜直接去了楼下的单元,冯薪朵从鞋柜里找出一双曾经被她嫌弃难看而藏起来的拖鞋,“给你,这双大哥买来从来没穿过。”

莫寒看着拖鞋的图案实在喜欢不起来,“她不喜欢还买?”

“就是因为喜欢才买,”先一步换好鞋的冯薪朵接过莫寒手里的提袋,一起放到茶几上,“但是我嫌丑塞到鞋柜最里面了,她最近忙的估计忘了吧。”

“感觉大哥不像是会喜欢粉色或者豹纹的样子啊,”莫寒看着脚上这双浅粉色底深粉色豹纹点缀的拖鞋,心情实在有些难以言喻,“我看她平时穿衣服都蛮干练风的。”

“你可不知道,她老喜欢这种了,一把年纪了少女心还爆棚,”冯薪朵纳闷,“戴萌不是也又条豹纹裤吗?她俩都好这口。”

莫寒想起自己似乎是见过戴萌穿过豹纹裤,但好像也就那么一次。

“这俩人啊,内心都是住着小公举的人,习惯就好。”冯薪朵从厨房找出盘子,莫寒一看,好么,全是粉色的。还有金色描边点缀。完全的少女可爱系。

这到底是有多小公举啊。



陆婷在会议上昏昏欲睡,被旁边的戴萌敲了肩膀,一激灵直接磕到手。其他人听见声音都侧过头来看怎么回事,陆婷只好讪笑着表示不小心,然后狠狠的瞪了戴萌一眼。恰巧这一幕被对面的吴哲晗看见,捂住嘴忍笑。

会议有副总级别的执行马总监主持,总裁办的张总坐镇,各部门部长参与,名义上是讨论新项目的分配还有年初工作展开的进度指挥,实际上主要还是在说总裁办和集团会开出来的人员调动名单。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陆婷给戴萌偷偷发微信,戴萌嘴角一撇,很是无奈。

“上层阶级的斗争太过复杂,不是我们这些小萌新能够应付的。”

“还小萌新呢,都老菜皮了好伐[白眼]”

“你自己承认就好,干什么要托我下水?[委屈]”

“哎哎,你俩!别在那眉来眼去的!参与讨论!”马总监一个喝令,让一直发微信互怼的戴萌和陆婷一惊,赶紧收好手机,赔笑发言。


等张总拍板说今天的会议结束后,陆婷拉着戴萌的手臂小声说赶紧定外卖回到家正好来得及拿上去吃,戴萌拒绝的话还未说出口马总监就叫住她们,说待会儿去她办公室一下。

陆婷苦着脸瘫倒在戴萌肩膀,斜眼看见吴哲晗也被叫住心里有那么一丝丝平衡。

结果在马总监的办公室里,她们还见到了人事部长蒋芸、企划部长陈思。

“这算什么?留堂?”陆婷在戴门身后小声问,手里点外卖的动作好不迟缓。

“应该不是吧。看样子,是要把亲信的派系坐实了。”戴萌和屋子里其他人眼神过一遍,轻叹一声。



冯薪朵歪在沙发上捧着手机刷微博,眼神偶尔瞥一眼旁边边看电视边吃饭的莫寒。然后又看了眼时间,默默算起莫寒的进食时间。

“你都吃了仨小时了,还没吃完呐?”相对于食量少的冯薪朵来说,和莫寒一起共进晚餐会有很多的时间是在等待,通常这个时间她可能打完一盘王者农药或者看完几集电视剧,莫寒仍旧吃的津津有味。

“你虔诚对待食物、认真品尝,食物也会回馈你意想不到的美味。”莫寒总是教育冯薪朵太瘦,吃得太慢、吃的太少,这样对身体不好。冯薪朵却总是嗤之以鼻,继续我行我素。

“不过现在我已经脱胎换骨了!”冯薪朵举起双臂欢呼,表示了自己的重生,“大哥每次都使劲儿喂我,直接往我嘴里塞,说吃什么都赶不上热乎的。”

莫寒白眼一翻,回头怒瞪,“你在跟我炫耀是吗?有人伺候了不起哦!”

冯薪朵歪着头一脸无辜,“戴萌不是也喂你吗?”

“那不一样!”莫寒有些羞赧,“再说你怎么会知道?”

“我为什么不知道?”冯薪朵一下子来了八卦精神,“你有什么可瞒着我的?”

“谁瞒你了,我们光明正大,你们才是天天虐狗!”莫寒反驳,冯薪朵不认账,和莫寒争辩,一点也没和陆婷吵架时那种幼稚又中二的影子。


两人唇枪舌剑半天,都有点矫情的累了,外面门铃响。冯薪朵不肯开门,指使莫寒去,莫寒因为刚才没有分出胜负不甘心也不去。外面又按了几声,然后响起了送外卖的声音。

“你的外卖。”

“不,你的外卖。”

“你刚还说我吃了三个小时,我怎么可能又点?”

“那谁知道?连戴萌都说你量大。”

“她……!你还认同是怎么着!”

“别磨叽了,赶紧开门去。”

莫寒接了外卖心想冯薪朵自己点了东西不告诉她还诬陷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朝着茶几上一搁,闷不做声的拆开包装就要吃。

冯薪朵诧异,“你还真点了啊?”

莫寒停下进食动作,也是一脸懵逼,“不是你点的吗?”

“真不是我。”

两人一扫包装袋外面的名字,一看完蛋。

“陆婷的啊。”



和戴萌打车回家,陆婷斜靠着电梯捋头发,打算一会儿回去吃完外卖赶紧泡个澡。戴萌累的也不太想讲话,靠在电梯另一侧,想着明天还得和蒋芸再沟通调动的事。

拿钥匙开了门以后就看到沙发上两个人排排坐看电视,仿佛两个乖宝宝一样笑的十分天真。陆婷一副看弱智的表情,身后的戴萌忙换鞋没瞧见,不然也得纳闷。

“我的外卖送到了吧。”陆婷随意把包扔在沙发一角,在冯薪朵旁边的单人沙发坐下,对面正好给戴萌留着。

“到了,还热乎着呢。”冯薪朵递了纸巾,“你俩没吃饭啊。”

“别提了。”戴萌后靠仰头叹气,“临时加开会,完事又给领导叫去留堂。都快饿过劲了。”

莫寒从厨房端来温水递给两人,“要不去弄个汤?”

陆婷忙摆手,“随便吃口吧。我俩累的要死,吃完泡个澡就去睡。别忙乎了。”

莫寒于是坐下来,和冯薪朵对视一眼,打算把刚才偷拆外卖一事,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点开有惊喜]








47.


钱蓓婷中午和孙芮在食堂碰头,俩人端着餐盘在那嘀嘀咕咕,陆婷下来看见她们在那不知道讨论什么,“嘛呢,鬼鬼祟祟的,又动什么鬼主意呢?”

“大哥!我问你,”孙芮把她拽坐下来,和钱蓓婷一起一脸真诚的发问,“听说高层要变动是吗?”

“你从哪听来的 ?”陆婷眉头一挑,“消息挺灵通的嘛!”

“哪有你消息灵通!”钱蓓婷忙给陆婷戴高帽,“是真的吗?我听说执行总裁的位置要空出来?叶总还有陶总都有意要争取一下?”

“就是张总没表态一下?”


孙芮和钱蓓婷一上午就在市场部和后勤部听各种八卦,这可在中午逮到陆婷,势必要确认一下真实性。


“知道的还挺多啊,我都不知道这么多。”陆婷不答话,只露出曾被冯薪朵形容成史迪仔的关爱的微笑。

“你这不是离案发现场最近嘛。”

“戴萌比我更近好伐。你们应该问她。”

“她又不像你这么八卦,啊不是,消息灵通!”

孙芮一不小心说漏嘴,惹了陆婷一个怒瞪。钱蓓婷忙拉回话题,“你快点说!我们还等着听呢!”

“你快说吧!我们都急死了!”

陆婷就是不说,看着急脾气的孙芮想知道却不知道干着急,钱蓓婷也一副兴趣盎然的的样子。坏心眼一起,故意卖起关子,话题就是不往正文上绕。成功让孙芮和钱蓓婷齐翻白眼以示抗议。


戴萌下来准备吃饭,看孙芮和钱蓓婷齐数落陆婷不厚道忽悠她俩,见自己过来就赶紧也拉入战局。


“什么情况啊?”戴萌一脸懵逼,看陆婷还一副得逞的笑容。

“没,这不是小钱和芮仔着急了嘛。”

“着急什么啊?”

“着急八卦啊。”

戴萌不懂什么意思,看陆婷一摊手,“这还不懂?八卦恒久远,人类永流传呗。”



冯薪朵晚上要和黄婷婷去见客户不回来吃饭,陆婷本来想去楼上蹭一顿,结果热情的钱蓓婷和孙芮直接把陆婷架上出租车要带回家去。

“放心吧大哥!家里有小孔和大C,会让你快活的!”孙芮撂下狠话,哼笑的给陆婷一个不太友善的眼神。陆婷知道贼船难下,只能企图给刚出公司大门正打着电话的戴萌招收求救。


戴萌说,放心吧大哥,一路走好!替我问候消音姐和大C。


听完戴萌的转述,莫寒估摸着转天陆婷就得找她报仇见死不救。戴萌耸肩表示不怕,大家彼此经常互坑,也算礼尚往来。

莫寒拉着购物车左前角在前面走,戴萌小心的在后面推。这是两人在超市一起购物时的习惯,并且都很喜欢这种方式。

“待会儿打车回去吧。得买箱牛奶,家里快没有了。”莫寒看一眼单子,“最近吃早餐也常喝。”

“一箱六瓶的话,嗯,两箱够吗?”戴萌看着货架上的单瓶升数。

“够了,不要买太多。尽量挑生产日期近的。”看戴萌抱了两箱进购物车,莫寒又从货架上拿了两个单瓶,“这样就不用拆包装,直接多扫就行了。”

戴萌恍然大悟,“还可以这样哦!”

“不然一会儿拆箱再打包太麻烦。”就知道她根本想不到,莫寒微微摇头,“再去买点饼干。你最近加班时别饿肚子。”

一说到这戴萌就大叹气,“唉,人多事杂。简直了!”

莫寒了然的拍了拍她,“行了,在其位谋其政。你身居要职,担子重更表示你的重要性。”

戴萌撇嘴,我倒想天天悠闲的健身喝茶过退休生活呢。



“你这么快就有老年人的思想是不正确的!”陆婷吃着戴萌便当里的清炒秋葵,还不忘教育她的思想,反被戴萌敲了筷子。

“吃我的你还这么多话!”昨儿莫寒也笑她仿佛老年人思想,“这还不都是生活所迫么。”

“你得顶住压力啊。虽然现在压力是挺大的。”陆婷毫不犹豫的接着说,“但是我们有消费需要啊!不赚钱,怎么花钱。”


好直白的理由,并且难以反驳。


“你以为每天优哉游哉的,煤水电吃吃喝喝的钱就天上掉下来?”

“也不是没有可能吧。”孙芮接茬,钱蓓婷在后面补充,万一一张彩票五百万呢。

“做梦吧!努力都不见得有回报,你们还指望天上掉馅饼呢?”

戴萌摇头叹气,“馅饼没见到,陷阱倒是有不少。听说昨天陶总和叶总因为设计部一个案子吵起来了?”

陆婷不以为然,“说是设计部其实没多大关系,主要是市场部那边的后续跟的有问题。吴哲晗不是给叫去了?”

“嗯,陪听陪训了一个多小时。幸亏五折爱开小差经常神游,不然哪那么容易抗这么久。”

“真没听出你这是在夸她。”

“我有说我在夸她吗?”

“唉,生活不易,工作艰辛。我们得乐观,老戴!”陆婷一副街道知心陆爷爷的过来人表情,揽住戴萌的肩膀,“好好工作,好好做人,知道吗?要沉着冷静,处变不惊。太社会脾气要不得。”

戴萌一抬手躲开陆婷搭肩膀,哭笑不得的回嘴,“你还好意思说我?你先把你那条水彩笔画的龙擦掉。”

“你是不是傻,这叫纹身贴,OK?”

“你俩别再吵吵了,都有啥用!”孙芮最不爱听她们就这种无聊的话题拌嘴,“还是想想今晚吃火锅,还是火锅,还是火锅吧。”

三人一听顿时闭嘴,让年龄最小的孙芮安排,“是是是,您最大,您做主。”

“那还瞎整啥,给朵子姐和莫莫发微信,哦,还有小孔和大C。晚上火锅的开路!”

“果然我们的友情都是建筑在火锅的基础上。”陆婷掏手机给冯薪朵发微信。

“还有烤肉。”戴萌也掏手机。

“还有小龙虾。”钱蓓婷最后说。




——————————

说真的,其实我卡文好久了

评论(26)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