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上海boy 番外2

来还债,其实之前就写完不过又改了。

还有5天,别的不说了,各自加油吧!小偶像们也是一样。

PS:人造糖,随便看看,别当真。

不过,你们喜欢的事后这点很让我意外啊






“我跟你讲,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总是难以形容。”钱蓓婷划开手机屏幕,点击了书签页的文字有感情的朗读起来,“好比一部时间简史……”

“哇啊啊啊啊啊!突然闪现什么鬼?”徐子轩抱着手机嚎叫,彻底打断钱蓓婷的声情并茂,“戴叔叔你赶紧过来啊!”

“我过不来啊!我被困住了!”戴萌紧张的握着手机一脸凝重,突然间迷路遇上夹击也是没办法的事,“你让大哥去救你!”

然而陆婷还在哀嚎,“奶!奶呢!”

钱蓓婷无奈退出标签页,瞪着旁边打游戏的三个人。

那么low就不要丢人现眼了好吗?



两年一惯例的华北华南大区的支援与学习,今年轮到华南区派人去系统指导与协作。戴萌和陆婷都是去过一次的人,并不觉得有什么;新晋成为市场一部指挥组长的钱蓓婷一副天将降大任于我也的架势,对这次名义指导实则公费散心的活动格外上心。

等着登机的间隙几人玩起了游戏,然而纵使徐子轩技艺高超也难敌队友废柴和技能树乱点。

“戴叔叔你这样不行啊,连游戏都驾驭不了怎么能驾驭莫阿姨?”徐子轩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教育起打算偷偷注销游戏账号的戴萌。

“莫莫又不是只会打游戏。”戴萌在旁边嘟囔,陆婷拍着她肩膀笑的肆无忌惮。

“没事,会做饭也是可以加分的。”

戴萌感觉自己受到暴击,看热闹的陆婷和徐子轩笑的击掌,钱蓓婷插话,“情话技能也要练一练。”


最近刚和莫寒确立关系就赶上出差,虽然本着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戴萌还是没多说什么,可是心里依然还是有些郁闷和委屈。

可恨的孔肖吟还安慰她,距离产生美、小别胜新婚。结果在机场刚换了登机牌,就刷出朋友圈孔肖吟抱着莫寒一起吃冰激凌的照片,差点气的吐血。要不是陆婷拦着,早杀回去了。

“你不懂啊。”徐子轩一伸手拽过钱蓓婷,“戴叔叔我教你啊,你也这样拍一张。”

倒是钱蓓婷很淡定,对徐子轩无处安放的双手熟视无睹,镇定自若的刷微博,“你这种照片传上朋友圈是要被河蟹的。”

徐子轩很挫败,陆婷好心安慰,“没关系,谁让这次是三长一短的组合呢?”

这次钱蓓婷很生气,“大哥!你好意思说三长!你怎么不说你垫了几层增高垫?”

陆婷也不甘示弱,“这是我最后的尊严!怎么说我也是有鞋垫陆的绰号的。”

“没关系啊,我们还可以是三白一黑组合。”戴萌说完就被钱蓓婷斜眼一瞟,后面的徐子轩笑的格外开心。

“那又怎样,老戴?现在是三个聪明人和一个算数废组合。”

被钱蓓婷说到痛处,戴萌只能翻白眼以对,徐子轩更开心的鼓着掌了。然后钱蓓婷继续展开疯狂怼人模式,“徐子轩,你也别笑,我们还是三个清流和一个老司机组合。”

“还能不能愉快的一起玩耍了啊。”以上,来自出差组合老么的徐子轩宝宝的哭诉。



与远在机场无聊候机的陆婷不同,冯薪朵就显得悠闲很多。本来想着加班后调休赶上陆婷不在家,趁这个机会飞回老家去看看爸妈,结果因为恰逢旅游季节机票涨的飞起,只好把娱乐重心都转移到楼上也是空巢老人的莫寒那。


莫寒来开门时冯薪朵就觉得她可能昨晚没睡好,整个人精神状态像要随时倒地昏过去似的,不过自己也是才没醒多久。

“有吃的吗?”冯薪朵开门见山,“我饿醒了。”

莫寒淡淡的看她一眼,本来要回房间的脚步顿住,改成往厨房走。

被戴萌家客厅里透过落地窗照进来的阳光晒迷糊了眼,冯薪朵有点困倦的抱住一个靠枕缩进沙发一角,用饥饿强撑着毅力不睡着等待莫寒的迟到的早饭或者是午饭。

莫寒端着两碗泡面过来时,冯薪朵终于瞧见她的黑眼圈有点明显。

“戴萌不在家你睡不着啊?”

莫寒沉吟了一下,否认了这个说法,“昨晚熬夜打游戏早上才睡。”

冯薪朵觉得莫寒这趁着戴萌不在家,放飞自我的方式也太不羁了些。想想自己也是补番到深夜,顿时觉得没什么立场数落莫寒。

一时间,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吃面的声音。


饭后两人一人一个靠枕窝在沙发上刷微博,冯薪朵觉得没意思去朋友圈转了一圈,刷着半截恍然大悟对旁边也是一副要睡不睡的莫寒呼吁,“我们不能这么颓废的生活!要有生机的活着!”

感觉眼皮在打架的莫寒直接拒绝,“我才不要生机,我只想睡觉。困死啦~”


冯薪朵猜测大抵是突如其来的分别与才建立起来的感情关系还没有特别稳定,对于戴萌不在家,莫寒显得有点郁郁寡欢。她把这归结于恋爱开始甜蜜期的普遍症状,说白了就是过多的荷尔蒙无处发散从而导致的不安,很类似更年期的焦虑。

莫寒听完刚要发作,“等一下,你在骂我老?”

“我是说你太缺乏安全感。”冯薪朵马上解释,避免正面撞枪口,“平时太过独立,一旦你对她有多感情依赖,在她不在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不安。”

“你的意思是,安全感不够嘛。”

“但是这个问题也许并不是人家的错啊,”冯薪朵一副孺子可教也的点头,“毕竟你俩也才刚确立关系,你不习惯面对这个如此想念戴萌的自己也是能够理解的。”

莫寒歪着头听,想了想还是觉得重点应该不在此,“但我还是觉得你在骂我。”

冯薪朵一看自己化不开题了,悲哀的仰天长叹瘫回沙发。莫寒用脚踹她,“别躺着,赶紧洗碗去。”

哀嚎着怎么在家是她洗碗,在这又是她洗碗。在莫寒的瞪视下,冯薪朵任命的收拾茶几上的面碗往厨房走,还不忘回头给莫寒继续论证,“你不信问小孔,让她评价一下是不是!”



“整那么多花花肠子干啥!你就直接承认你想她了呗!”孔肖吟打扮的花枝招展,一进门就给冯薪朵和莫寒展示自己刚做的美甲,“瞧姐,从不去想那么有的没的!小钱不在,照样过得美丽滋润!”

莫寒指着孔肖吟给冯薪朵看,“这个也太心大了吧。”

冯薪朵回以认同,具体案例具体分析。

孔肖吟看那俩人越过自己独自交流,双臂一抬一边搂住一个,“整啥小秘密呢啊?赶紧的趁大哥和戴萌不在,咱姐仨乐呵乐呵去!”

莫寒和冯薪朵让孔肖吟搂住脖子不太好动弹,两个人都素面朝天而且才刚睡醒吃完过了点的早午饭,根本不想在炎热的大下午顶着高温出门以及消费。

“我不。”尽管被孔肖吟搂的都要倒她怀里,莫寒还是不肯屈服。然而另一边的冯薪朵就显得没那么立场坚定了,毕竟孔肖吟腿都快扒上去,实在难以逃脱。

“哎呀,别磨磨唧唧的啊。”一副全司最拽孔部长的表情上线,孔肖吟眼一瞪企图以武力镇压。以往这种眼神攻击在公司百试不爽,今天大概要在莫寒和冯薪朵这栽跟头了。

没事,我还有油腻攻势。孔肖吟想,你们太小看老娘了。



“我们为什么要折磨自己?”莫寒举着遮阳伞委屈的走在街上,后面还挂个热的不想走路的冯薪朵。两人哀怨的看着前面衣光靓丽的孔肖吟,“真是石乐志!”


被孔肖吟软磨硬泡的油腻撒娇恶心的没法,只好顶着大太阳出门。出门前换衣服时还被孔肖吟揶揄私服选择品味太不性感。

“被别人嘲笑也就算了,被她,我不能忍。”冯薪朵怒而刚,孔肖吟挺胸以回击,冯薪朵气的把正换上衣的莫寒拽出来,成功收获美声赏析·莫式狮吼功。

“流氓!”莫寒用衣服挡在胸前,眼神悲切的控诉孔肖吟坦荡荡的扫视目光,冯薪朵偷偷拿出手机给戴萌发微信——“速报:莫寒正在被某孔姓女纸……[附图]”

彼时戴萌正在开会,手机调振动但没来的及看。旁边的陆婷收到冯薪朵的转发差点笑出声,要不是戴萌正一脸严肃的和其他人讨论工作不能打断,不然真想提醒下她隔壁孔鹅要把她家莫莫怎么样了。


冯薪朵给现场还原照片的评价是逼良为娼,某些部分还特意打上马赛克,令整个画面显得更加欲盖弥彰。陆婷简直能想象到现场在孔肖吟的淫威之下莫寒缩在角落里无助的躲避,毕竟唯一应该帮助她的人正在一旁用手机给她们做表情包呢。


戴萌开完会看陆婷笑的一脸狡猾,顿时警惕心大起。

“你看看手机。”陆婷边笑边招呼钱蓓婷和徐子轩过来一起围观。

果不其然,戴萌看了冯薪朵的微信,握着手机恨不得现在就把孔肖吟就地正法。赶紧打电话过去,一接通戴萌就噼里啪啦的一通上海话,陆婷试图用文明的语句给一句都没听懂的徐子轩翻译总结了一下就是『孔肖吟,你死定了了。』

孔肖吟正莫名其妙的还没反应过来戴萌说了个什么乱七八糟的鸟语,然后电话那边就挂断了。接着莫寒的手机就响了。

终于挣脱孔肖吟魔爪的莫寒趁机穿好衣服,赶紧过去接电话。果不其然,是远在外地的戴萌。

结果上来第一句委屈中夹杂撒娇味道的“呆萌萌”一喊,电话那头的戴萌组织好的语言全报废了。

旁边围观全程打电话的三人就此时戴萌的表情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戴叔叔此时此刻的表情简直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猥琐!虽然和莫阿姨小别胜新婚,但是和她本人高冷禁欲的气质太不相符了!”

“现在气质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陆婷摆摆手,“对萌仔来说,家里的那个最重要。”

“出息呢。”钱蓓婷冷哼一声。



后来终于在等待的不耐烦的孔肖吟扔掉了手里的瓜子后,强行拉住莫寒拿着手机的手朝电话那头的戴萌叫嚣“有本事你就回来啊不然别那么多话恶心死老娘了”后,直接挂断了。

冯薪朵看得一脸懵逼,和同样一脸懵的莫寒,就这么被孔肖吟拖出门强制消费去了。

挂了电话的戴萌朝陆婷委屈的噘嘴,“我要回家!”

陆婷边笑边气,手往戴萌脑袋上瞎胡撸,“你三岁小孩吗?离了莫妈活不了?”平时众人依靠莫寒的厨艺养活,生活废的这么久,总算是在莫寒的调教后略有长进,为此尊称一声莫妈以表敬重。

尽管莫寒本人对此是十分拒绝的。

其实戴萌也就说一说表达下情绪,毕竟不可能真的回去。

“为今之计,戴叔叔你就好好的工作,争取早日完成任务回家伺候莫阿姨。”徐子轩手一摊,“其实你该多学学我,找点别的乐子,把注意力转一下,就不会那么在意了。”

戴萌斜眼看她,“学你四处浪吗?我那么专一的人才不会呢!”

“就是,我们萌仔多专一的人!是吧小钱!”陆婷跟着说,可是脸上的笑容出卖了她。而钱蓓婷更不给面子,坦言真没看出来。



晚上才从孔肖吟魔爪下逃脱的莫寒甩下冯薪朵一个人窜上楼,挥一挥衣袖,带走了好几份外卖。戴萌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刚拔了钥匙打开门,告诉她等一下,确认门锁好,莫寒才继续举着手机躺回沙发上停尸休息。戴萌估计她这一天也被孔肖吟折腾的够呛,毕竟说起孔姐逛街的兴趣,都快超过调戏钱蓓婷的乐趣了。

“你今天在那边怎么样啊?累不累?”莫寒躺沙发上伸直腿,头枕着之前戴萌买给她的颈枕,就是为了以防她在沙发上躺着玩游戏时不舒服,“晚上去饭局的话多吃菜,少喝酒。”


之前曾经有过一次和戴萌一起出差的经历。那也是戴萌第一次喝多上头,同时也是戴萌第一次为她挡酒。

莫寒也知道像戴萌、孔肖吟这种工作性质的,面对饭局酒局在所难免。平时都会尽量避免,逃不掉喝几杯也是能行的。那一次喝多真是吓坏她了,害怕胃不好又容易引起过敏,之后只要有应酬饭局莫寒都会提前准备好胃药和醒酒茶一类,并且千叮咛万嘱咐,以防旧事重演。当然,从那以后莫寒也不遗余力的努力改造戴萌的饮食环境,尽可能多做有机健康的食物。偶尔想吃高热量胆固醇高的,也严格控制;努力培养戴萌对蔬菜的喜爱度。毕竟饮食习惯不好改变,就想办法做些健康她又喜欢吃的吧。

后来陆婷和钱蓓婷偶然得知这件事,深深反省自己室友为什么不擅长或者根本不会料理,并致力加入莫阿姨健康饮食的小饭桌而努力。

冯薪朵和孔肖吟对此也有些不服,然而比起至少还会做几道菜的冯薪朵,只会炸薯条的孔肖吟实在有些无力反驳。


“没喝。”戴萌乖乖的回答,“我和小钱喝的果汁,大哥和络络喝的低度鸡尾酒。”

“络络还喝酒了?”小孩子没人管就撒欢,莫寒叮嘱戴萌看着点,“虽然个头不小,但怎么说也还是个孩子。”

对以前粘着戴萌后来粘着莫寒的徐子轩来说,在她们眼里就是一个过于快速成长的小孩。虽然平时喊吴哲晗爹喊的十分频繁,大多数时候都是戴萌和莫寒在关照她的工作和生活。也怪不得徐子轩开玩笑说是戴叔叔莫阿姨养自己。

“放心吧。实在不行还有大哥呢。”戴萌发现徐子轩虽然也和陆婷开玩笑,但潜意识里还是有点惧怕,或许有什么别的原因她不知道的。徐子轩没说,陆婷也不说,戴萌觉得有时间去问问冯薪朵也好。“孔肖吟没把你怎样吧?”

“别提了!”说道这个就来气,莫寒本来闭着眼和戴萌打电话,这会儿都气的睁开眼忿忿不平,“热死了!还非要拉着我们出门。虽然商场里有冷气但是外面超热的!之后去吃的那家韩料店冷气还坏了!我简直是边流汗边吃完拌饭的!朵子热的都没吃几口,很浪费诶!而且,那家店服务超差的!上菜慢量还少,要个勺子半天那不过来!就结账快!”

看来莫寒是很怨念,戴萌听她在那边碎碎念半天,想象着她生气时偶尔鼓着脸的样子,肯定超可爱。

“别生气啦,我周末就能回去了。给你带好吃的回去。”戴萌白天特意查了当地的小吃特产,想着趁休息时间拉陆婷一起出去买,“你明天就算不上班也别太晚,早点睡啊。”

“嗯~”莫寒翻了个身哼了个转音,昨天戴萌不在家她就早上才睡的。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睡也没什么,怎么自从在一起两个人一起睡之后,转回一个人还不习惯了。

“怎么了?睡不着?”戴萌一下子乐了,“想我啊?”

“才不是。”然而傲娇的兔子怎么会承认,“太热了而已。”

“开空调嘛。”没有揪着莫寒的话继续说,戴萌想戳破又怕戳破后某人羞耻心爆发而盐自己,决定放弃揶揄的机会,“你调成睡眠模式,再开除湿呗。衣柜下面那个抽屉里有个我新买的凉枕,走之前忘和你说了。你晚上拿出来躺一会,但别躺太久。”

“知道啦~”莫寒的语气有点困倦,也许也是睡太晚而又被孔肖吟拽去逛街累的,也许只是听见戴萌的声音而觉得安心从而放松下来,“家里的储备粮快没了,你回来了要陪我去超市。还有孙芮快过生日,礼物还没买……”


戴萌听着莫寒跟刚才碎碎念完全不一样的软糯语调一阵舒心。恍惚间回想起那天早上率先醒来的自己,叫着因为昨晚的劳累还睡的很香的莫寒先吃早餐。不堪骚扰的莫寒闭着眼胡乱抓住了戴萌正伸过来的手,捏了捏又趁着睡意还未消散要继续睡。戴萌只好放弃叫醒服务。而大概是醒了但是不愿正视起床这件事,在戴萌停止声音骚扰之后,莫寒不情愿的睁开眼,从被子里露出的手臂和肩膀一丝不挂,看得戴萌深吸一口气。抬手揉完眼睛,看清背光站在床边的人是戴萌后,才柔弱的喊着她的名字,伸出双手要抱抱才肯起床。

看样子是还没睡醒。戴萌忍着笑意弯腰抱住了床上的人,连同被子一起,心想莫寒刚睡醒时撒娇的样子可爱的要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仿佛心口中了一箭。哦,是那种丘比特之箭。

趁着懵懂迷糊的人刚睡醒还没变成精明傲娇的状态,戴萌占便宜的亲了几口,才放开人去洗手间准备好洗漱的东西,接着赶紧逃离现场。不然待会儿莫寒醒过来知道刚才是怎么个状态,大概自己的耳朵就不能要了。

不过顺利躲过第一案发现场的戴萌边心里长草的想着莫寒难得撒娇的样子,边把外卖的早餐端上桌。尽管这种机会比较少,傲娇的、撒娇的、因为自己的调戏生气不理人的、认真工作气场全开的、吃到美味的时候笑的眯起眼的、还有因为自己动作牵引而眼角含泪、忍耐不住抱住自己欲语还羞的,全部的莫寒,全部都是她喜欢的。

“你一个人在那想什么美事呢?”莫寒有点冷淡的声音传来,戴萌还是仔细辨别出某人欲盖弥彰的娇羞。她也不否认莫寒说自己在那想美事,毕竟回忆到昨晚在床上的激情,耳朵在所难免的又变红了。

就更别提看见穿着自己的T恤,领口处露出红痕印记的莫寒,也跟着脸红的样子。

哎呀,上次络络怎么形容我俩来着?耳红狼脸红兔?


又和戴萌聊了一会儿琐事,把外卖的袋子收拾好,莫寒真的是开始困倦涌上来。互道了晚安,在戴萌发了个啾咪的自拍图后,哭笑不得的回覆一声甜甜的晚安,莫寒终于肯放下手机打算去洗澡睡觉。



转天中午起床时,听见敲门声莫寒就一阵烦躁。以为是冯薪朵,刚想打开门数落,结果是气定神闲的孔肖吟。莫寒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然后微笑,关门。

孔肖吟先是愣了几秒,然后气不打一处来的猛敲大门。

“莫寒你什么意思?”

大约半分钟后,声音消失,抱着个枕头的莫寒缩在沙发上等外面安静,才回房间继续睡。然而她刚躺到床上,门外面又传来敲门声。莫寒用夏凉被裹住自己的同时,床头的手机也跟上来节奏铃声不断。


冯薪朵像小鸡仔一样被孔肖吟扔进莫寒怀里,被莫寒嫌弃的推到旁边。十分钟前刚从厨房泡了碗面起床吃饭的冯薪朵被孔肖吟的魔音攻击,不得已打开了大门。

“一丘之貉。”莫寒总结立场不坚定的队友,冯薪朵委屈的用抱枕遮住脸,只留大眼睛眨啊眨,“这招对我没用你知道的。”

“切!”冯薪朵拿开抱枕,对陆婷的攻击对莫莫不管用,失策了。

孔肖吟掏手机查大众点评,“今天去哪玩呢?”

朵莫两人一脸祈求,“我们能不去吗?”

孔肖吟了然一笑,“当然了,不能。”

朵莫只好无语问天花板。


此时此刻,莫寒真的要承认自己实在是很想戴萌,希望她赶紧快点回来,然后把孔肖吟这个磨人的家伙赶走,拯救自己脱离苦海,回归空调屋火锅爽的宅日常。




————————————

之前说的摸狗相依为gay、事后这几个point我是不是都占上了?顺便还透露了一下某些讯息,我真是太聪明了!



评论(30)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