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上海boy 43

因不可抗拒的原因起早了,所以,更一下吧。

昨晚看辣宝,能说出来已经是很大的勇气了。能发泄一下也好。

不过小戴真是被咬的太可怜了。

下周莫莫有闻第一季收官,不知道会是谁呢?






43.


戴萌从办公室收拾完准备下班时电话响了,边接电话边关门跟陈观慧打招呼的时候,钱蓓婷带着孙芮窜上来。因为已经习惯她们的串门,戴萌没当回事,还打着电话跟她们一起朝电梯走。等挂了电话进了电梯一直到出了公司准备坐地铁回家,发现她们还在。戴萌这才意识到,这两人是特意来堵她的。


“小孔有事回老家了。大C跟工作室的人临时出差,我们无家可归了。”钱蓓婷可怜兮兮的跟戴萌撒娇,旁边的孙芮忍着不吐看钱蓓婷卖萌。

戴萌终于明白,“哦,你俩想要蹭饭啊。”

钱蓓婷和孙芮眼神闪亮猛点头。


上地铁前戴萌给莫寒打电话,说晚上孙芮和钱蓓婷一起去吃饭。莫寒看着冰箱里的菜,提议干脆去超市买点涮肉吃火锅好了。

“好主意!”蹭吃蹭喝的两人表示赞同,戴萌回头撇嘴怎么又是火锅。

尽管如此,戴萌还说让莫寒在家等就好,她们去超市买肉回来。和莫寒通完话,戴萌给陆婷发微信问晚上吃不吃火锅,结果陆婷秒回家里等她,一定和冯薪朵准时杀过去。

“一说到吃火锅,大家都不顾矜持了。”

“这个时候了还关心什么矜持?火锅才是最重要的!”钱蓓婷肯定了火锅在大家心中的地位,“当然烧烤也是不错的。”

“小龙虾也行!还有牛排!”



“大C去你们那个工作室了?”吃到八分饱的时,戴萌停下筷子喝了口汤准备待会儿继续。钱蓓婷和孙芮感慨没有孔肖吟和徐晨辰的家舒坦的很,然后聊到徐晨辰这次回来也是换了工作,还到冯薪朵她们工作室去上班了。还美曰其名为了增进感情,暂时搬到她们的租房。


虽然陆婷质疑徐晨辰去了冯薪朵她们那,不知道是担心徐晨辰不适应,还是觉得工作室有什么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人家不是好好的?”戴萌感到莫名其妙,钱蓓婷想起某次和陆婷去接聚餐的冯薪朵,看到的是抱着酒瓶子快要哭的李艺彤、举着手机四处拉人自拍的何晓玉、戴着眼镜使劲消灭眼前一大盘饭菜的张雨鑫、醉的都快认不清人还不忘数落冯薪朵的黄婷婷,和一直拿着手机各种趁机录下大家黑历史的冯薪朵。

天知道她当时是做了怎样的思想斗争才拉住想直接扭头就走的陆婷的。


“都是文艺青年,没问题的。”冯薪朵摆摆手,表示不用担心,“大C也是在业界摸爬滚打过的,放心。”

陆婷白眼一翻,心说并没让你评价人家好吗。旁边戴萌忽然想起莫寒来这边也有些日子,都没见她提工作的事。嗯,其实她在家也挺好。

似是感觉到戴萌的想法,莫寒身体身体微偏靠近她,才小声说,“我也准备去上班了。”

“真的?”戴萌一愣,“你不会也去冯薪朵她们那个工作室吧?”

莫寒失笑,摇了摇头,“真找不到工作,大概会去考虑转行去她们那试一试吧。”



戴萌去总裁层的小会议室开完汇报会后,去楼下拿文件顺道找吴哲晗确认。电梯一开,刚开完季度例会的陆婷抱着一摞文件进来。看她一脸无奈,想来也是繁杂事不少。陆婷略显疲惫,晃了晃脑袋。戴萌伸手在她后颈捏了捏,又在肩膀处捏了捏。

“还是你的力道好,我刚才让曾艳芬给我捏一下,她那个劲儿啊。我都怀疑她是趁火打击报复。”

“是你确实该舒筋活血了。”最近她们也是常开会,弄的也是肩膀酸痛,“约个按摩吧。”

“嗯,顺道来个SPA。”陆婷掏手机看,“上次我和冯薪朵蒸汗那家不错。”

“行吧。我回来叫小钱她们。”


两人闲聊一会儿,电梯到中间层又开,进来一人朝戴萌点头示意,就站在电梯的另一角落里。

戴萌认出这是之前吴哲晗和蒋芸挖墙脚的那位,说起来,还是莫寒的前同事。

“还习惯吗?”戴萌自认和煦的笑容,想着也算是自己参与过的挖角任务,多少作为前辈也该关心一下,况且据说也曾是莫寒比较认同的部下,“有什么需要随时和我说,或者找你们的陈主管也行。”

“嗯。谢谢。”对方礼貌的道谢,客气的笑容里眯起的眼睛让陆婷脑子里蹦出来一个句话。

“对了,你现在住在哪?是员工宿舍还是自己租了房子?”戴萌还在和对方聊天,完全没注意到陆婷的小心思,只尽量表现的像一个关爱同事的好领导。

“在朋友那住。她家里有地方,正好一个人住也比较冷清,就过去了。”

“那就好。”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预定楼层,戴萌道了别,和陆婷一齐出去,“你刚才就一个人在那笑什么呢?”

陆婷笑问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戴萌还在纳闷,陆婷露出被冯薪朵戏称史迪仔的笑容,“眯眯眼都不是好人。”



戴萌晚上回家和莫寒聊起说碰到她的前同事,据说在她们部门做的也不错,手上在跟的案子也做的挺好,顺利的话,年底应该有升职的机会。

莫寒表示祝福,“赵粤挺有能力的。其实换了新公司,应该能更好的发展才对。”

“是啊,她们主管也这么和我说。”戴萌想起陈思在电话里那眉飞色舞的神气劲,别提对赵粤多满意了,“我听她说现在住朋友家。也应该是没有什么后顾之忧,所以工作方面也是比较全力集中吧。”

“朋友家?”莫寒记得赵粤从来没跟她提过有朋友在上海本地,“我以为她住员工宿舍了。还想她自己一个人,叫她来家里吃饭。之前一忙也给忘了。”

“说是朋友也一个人住,两个人正好就伴。”戴萌帮因为思考停下动作的莫寒收拾好剩下的碗筷,“你想叫她来就叫嘛。都是孤身一人在异地打拼,我们应该多关心。”

“为什么你的语气很像长辈关爱小辈?我也是孤身一人来异地,你是不是也该把关心平均等分一下,嗯,戴叔叔?”

戴萌被莫寒揶揄的语气弄得不好意思,耳朵一下子红起来,半天都没消下去。



——————————————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粤仔和谁住一起呢😂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