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kasper

All endings are also beginnings.

©erickasper
Powered by LOFTER

上海boy42

终于暂时没公演没直播没理由,只好来更文了。

鉴于小戴进组新公演MC又拆,所以带了人工硬糖,希望大家看完不会磕掉牙。

然后我有点期待8号朵朵生诞祭了。





42.


对于莫寒极强的动手能力,戴萌在和她开始做临时室友时就有了深刻体验。时不时网购组装产品对莫寒来说是独居生活归纳整理的必备,相对于喜欢买成品东西即买即用的戴萌来说,这项技能简直是意外收获,更直接的提高了家里的地位。


戴萌下班的时候在楼下快递柜那找到莫寒的快递。虽然分量不重但是体积不小,戴萌有点发愣的看着箱子,然后回头看陆婷手里提着的只有一个塑料袋的两盒外卖,实在是不得不感慨。

怕戴萌不好拿,陆婷还陪她到楼上,帮忙把东西搬出电梯才下楼。莫寒出来接她,也是一阵折腾俩人才把快递弄进屋。

“你先去洗手吃饭,待会儿再弄它。”见戴萌放下包就要帮忙拆快递,莫寒赶紧制止,“吃完饭再说。”

饭后戴萌洗完碗,莫寒已经开始拆了。

“这又买的啥?柜子?”戴萌端着水果盘坐在沙发上,看着把茶几推开,坐在沙发前地毯上的莫寒,“草莓还是苹果?”

“都要。”莫寒手下壁纸刀熟练的划开胶带接口,被戴萌投喂了一个草莓,“真的蛮甜的哦。我买的时候,那个摊位的阿姨一个劲儿的推销。就是有点贵。”

戴萌也吃了一个,“嗯,甜就行。你喜欢吃就买呗。这个季节就应该多吃水果。不用怕,咱有钱!”

“你这种思想就是错误的。”戴萌正吃的开心,就听莫寒批评她,“虽然吃也很重要,但是还是要考虑一下成本。毕竟也是一笔消费。”

戴萌赶紧点头称是,您说的太对了。为了转移话题,又看莫寒开拆的快递是个组装收纳柜,戴萌突然问,“要不,装修一下房子?”

“什么,”莫寒回头,以为自己听错了,“嗯?”

戴萌耸肩表示没什么,被莫寒盯着看,才又说,“要不还是先去趟宜家吧。”


周末两人打车到宜家时,戴萌才发现莫寒准备周全。

“你从哪弄来的?”没想到莫寒居然拿着家里的内墙尺寸图,戴萌一脸懵逼。莫寒扬了扬图纸,直言找陆婷要的,然后熟练的拉了手推车拿了购物袋,还从包里掏出卷尺和笔记本。

万事俱备,只欠消费。

在戴萌赞叹推车中,开始了购物计划。



满载而归的两人在宜家的餐厅吃了晚饭。结账后莫寒还在瑞典食品屋买了两袋戴萌说喜欢吃的冷冻肉丸。回家后一番折腾收拾,在转天陆婷和冯薪朵上来蹭饭的时候,才发现戴萌家的格局有点变了。

“这些都是莫莫的规划。”戴萌领着陆婷参观,还不忘称赞莫寒。陆婷白眼一翻,心说当初搬家时提议和戴萌装修改变格局时遭到拒绝。为毛莫寒来了就立刻妥协。


哼!果然是不够意思。陆婷现在深感冯薪朵说的都对。果然戴萌很偏心,小陆很哀伤。


“我们也去宜家!”跟冯薪朵抱怨,陆婷不甘示弱的心也不知道在比什么,反正就是要去。

冯薪朵倒是无所谓,陆婷乐意折腾她也无所谓,她又不掏钱,又不是房东。自己乐享其成也蛮好。

“给咱家打扮打扮。”陆婷找了个理由,乍一听挺义正言辞。冯薪朵就是想问问这个咱家,是不是也包括她的房间?最近工作略有松散,不那么忙碌的状态下她宅的属性有所回归,长时间待在屋子里疏于打扫收拾,已经被陆婷边呵斥边收拾了几回。

啊,果然还是找个小时工来打扫比较实际。

“要不还是先找个保洁阿姨吧。”冯薪朵一歪头靠陆婷肩膀上,有气无力的说,想到自己房间那些必须耐下心才能整理出来的书籍资料还有游戏盘就一阵肝疼,“我不想收拾房间。”

说到这个陆婷就有了发言权,这些日给冯薪朵收拾房间的怨气不得不吐,“我早就跟你说过东西不要乱丢。你放放好,不然下次又找不到。还有不是给你买了零钱包吗?钥匙和零钱放里面,卡放钱包或者卡包里。我可不想再在冰箱里看到钥匙或者你的银行卡或者我的门卡了。”

“你收拾的好嘛。我每次找东西都能找得到。”冯薪朵还靠着她,语气软糯听起来更像撒娇,“能者多劳。”

陆婷一听差点吐血,“我每天上班好累的好伐,还要给你收拾。你以为收拾两个房间很轻松吗?”哪知冯薪朵说了让陆婷更差点呛到的话。

“那我们搬到一个房间,你就收拾一个好了。”

冯薪朵没想那么多,接茬一时爽怕陆婷她不高兴了,刚要补救,陆婷就怒了,“凭什么!你让我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天天跟你屁股后面收拾东西……”

冯薪朵原本酝酿的、怕场面太尴尬挽回局面的话全堵了。

“你别想那些个逃避家务的邪门歪道,给我老老实实的收拾房间!”陆婷拒绝,“再说,我房间放不下两张床。”

“那我们可以放一只床啊。”



戴萌和莫寒端饭菜出来,看见陆婷和冯薪朵不知道在那矫情什么。戴萌刚想说话,放下手里的盘子莫寒一把捂住戴萌要拖回厨房。

“你没看到那个气氛不对吗?”莫寒为戴萌迟钝的感觉扶额,戴萌却听着莫寒秒懂的点难以理解。

“好像看出来了,也好像没看出来。”戴萌想了想,“场面似乎有点尴尬。”

莫寒教育她,“这个时候你去也很尴尬。”

“那不会,我最会逗女孩子笑了。”戴萌得意的扬起下巴,“你还不知道吗?”

虽然很多时候戴萌确实很会搞气氛,这点和陆婷有得拼,“我觉得你可能,不一定会能逗笑她俩。”

莫寒试图用委婉的方式阻止她。可是戴萌对自己很有信心,“没关系,能把你逗笑就够了。”



——————

明儿要是没事,也许再更一篇。但是我发现番外很难搞啊,唉

评论(25)
热度(81)